“好的,好的,吃个橘子,辛苦了。”我贱呲呲的剥了一个橘子递给方柔。

  “不吃。”

  “可甜了,张嘴,啊。”

  方柔张嘴了,然而我将这个橘子塞进自己的嘴里,惹得方柔又是对我一阵追打。

  我俩闹了一会儿,方柔方才正色道:“得,不跟你扯了,很晚了,我得回家了。我提醒你一下啊,你今天让我做的事,说的话,常威都看出来了。”

  “但他仍然同意了是不?”没等方柔说完我便接话。

  “你怎么知道的?”方柔感到惊讶,原本她还想提醒我要小心常威这个人,并不是无脑富二代。

  然而看着我的反应全都是意料之中!

  “按照正常男人的想法在金钱跟美色中,应该是对半开的,但对于他那种本来就不差钱的富二代来说,肯定选的是美色,再者,他说的要我公司百分之十的股份那都是扯犊子,真让他选,一定是选现金,只不过他想多要点而已,他可不会傻到跟我的公司绑在一起,万一真出事了,就他那b样的能保护了谁啊。”

  “那你……?”

  “怎么还给他钱是吧?”

  “他收了我的钱,就相当于被我贿赂,如果他爹哪天不爽要搞我,我他妈就给他儿子搞了,我花个三千万买个平安,这笔账合适。”

  “也就是说你第二年根本不打算再给常威钱了?”

  “我有这钱给你买两套化妆品不比给他强?”

  方柔一点就透,果然聪明!

  “你心里有分寸就行,我走了。”方柔走到丫丫卧室冲她说道:“美女我走了?”

  丫丫将两个孩子的被子给盖好,踏着拖鞋走出来,拉着方柔的说问道:“解决了?”

  “解决啥呀,你家老爷们太臭不要脸了,真是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丫丫跟方柔同时看了我一眼,紧跟着丫丫笑道:“他这人就这样,没恶意,你别生气哈。”

  很显然丫丫在卧室里听的差不多了。

  “怎么会呢,就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也不能真的生气呀,行了袄,太晚了,我得溜了。”

  “在这睡吧。”

  “是啊,在这睡吧,我那屋床大,哥搂你。”

  “滚!”

  “柔柔你学坏了。”我委屈的说道。

  丫丫还是让我将方柔送回去,毕竟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在晚上自己回去也不是很让人放心。

  “说真的以后不要在利用我了,心里真的很不舒服。”

  “不会了。”

  “我相信你!”

  在楼下我跟方柔完成了这一次简短意骇的对话后,互相挥手说了再见。

  我跟常威的合作在方柔这个中间人的帮助下可以说很顺利的就完成了这次合作。

  常威最终收了我三千万,来保证我这一年的安稳!

  而我的公司就可以彻底甩掉后顾之忧,光明正大的捞钱。

  丫丫发展她的秩序公司,我便在网上漫天捞钱。

  虽然我知道这些赌客面临着妻离子散,拆房子卖地,甚至给孩子上大学嫁人的钱都输出去了。

  但是我却没有一点同情心,对于这种人,就算钱不输给我,也是输给别的赌场了。

  如果他们不能自控,在赌海生涯里没有人可以救他们!

  能够救他们的,只有他们自己!

  短短数月,我就已经捞了一笔天文数字,最简单的来说,我给常威的那笔钱,如果算纯利润的话,我没到二十天就给赚回来了,你们可想而知,一天因为赌博倾家荡产的人有多少!

  这一天,我正在办公室里给别人转账呢。

  铂叔叼着烟,迈着凌乱的小碎步,脑袋上仅剩的几根头发在风中凌乱飞舞!

  “犀利哥!”

  “滚犊子,往那边去点。”铂叔坐在我旁边用屁股拱了拱我,看着电脑面前:“给他们转账呢?”

  “嗯呢。”

  “这帮人充三五百,提款个七八百,他们每天赢一点就收手,那你不是亏了?”铂叔看了会问道。

  “不会,赌博这玩意不怕你赢钱,就怕你不玩,你甭管他赢了一个月还是三个月,只要他一直玩,总有一天能让他在一天之内将之前赢得都吐出来!”

  “为什么?”

  “因为他已经赢习惯了,就不喜欢输,连输一两把就会觉得下一把能赢回来,一翻倍一上头,然后钱都得给我吐出来,在加上抽流水,虽然这是两个玩家对赌的游戏,玩到最后光是抽流水也让他们受不了。”

  “真他妈好赚,像我们在公司拼死拼活都没有你这个来钱快!”

  “风险也大啊。”

  “最近跟你媳妇咋样?”话锋一转,铂叔冲我贱贱的问道。

  “还内样呗。”

  “晚上带你玩个小公主去呀,大学生,听说刚下来的,还是厨女呢,试一下!”

  “没兴趣,这事你找潇洒哥啊。”

  “找个锤子,前几天飘唱让人抓进去了,现在还没放出来,给丫丫气的差点开除他。”

  “我靠,唐糖知道吗?”

  “不知道,以为他出差了。”

  “这小子。”

  “正经的,晚上师傅带你出去嗨一圈,男人嘛,该放纵还是得放纵的。”

  我摆摆手:“得了,小仙女的事情已经让我长教训了,我可不敢去,万一在她m给我抓到,肯定要离婚,不去不去,你喊丝袜平吧。”

  “我才不喊他,上次我俩就去玩了,结果这货对着人家高跟鞋玩了一个多小时,回来告诉我小**疼,我就不明白一个高跟鞋能有啥玩的??”

  “那叫境界,我等凡夫俗子肯定领悟不出来!”可能是跟丝袜平呆的久了,有点被他传染,每次方柔来我家的时候我的眼睛就总是不自觉地往她袜子上瞄,有时候看着竟然也想去闻一下,感觉是香的!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句话来的不无道理。

  “是这么回事,那晚上喝酒去呗?”

  我斜眼看着铂叔不说话了。

  铂叔冲我嘿嘿傻笑。

  “你丫有事求我就直接说,别整这些虚头巴脑的。”

  “我能有啥事啊,没事。”

  “没事你来干啥?赶紧的吧。”

  “嘿嘿,还是逃不过我大徒弟的法眼,耀阳我发现你越来越聪明了哈。”

  “滚犊子老毙蹬,别整这些恶心的,有事说!”

  “你小妹这不是毕业了么,我想给她安排个工作,你看看你这有啥好的位置没,给安排一个,工资不用太高,够她生活就行!”

  “秩序公司那么老大,随便找个职务不都是分分钟的事情,你来找我??”

  “婷婷也说不想让公司觉得她是靠关系进来的,所以想求求你。”

  “靠关系怎么了,这年头谁不是靠关系?王校长没有他老爹他不也不行。”

  “哎呀,女孩子嘛,好面子,再说了现在的年轻人都想证明自己一把,你懂得。”

  “行吧,啥时候来,我安排她。”

  “嗯,不过我有个前提,最好给她安排离你远点的工作档位。”

  “草,你啥意思?我的办公楼就这么大点,一共几个屋,离我远能有多远?”

  “呃……我的意思是最好就是上班的时候是上班,下班的时候不跟着你乱混那种,你这么骚,我姑娘跟着你我有点不放心呐。”

  “滚,麻溜自己滚。”我黑着脸指着门口说道:“这里不欢迎你。”

  “草,怎么跟师傅说话呢,抽你了袄!”

  “哪有你这么埋汰我的,我咋骚了,我这么正经,我都感觉自己没你骚!天天找公主,没事就泡大学生的!”

  “也是。”铂叔想了想:“以你现在的处境有贼心也没贼胆,得,那我让我姑娘明天来你这上班。”

  “妥了,工资你想开多少啊?我都行。”

  “她刚出来,你磨练磨练她,给她开个三千块钱得了。”铂叔挺不好意思的说道。

  “三千块够干啥的,都不够买套内衣……不是,不够买一套化妆品的,一万吧,。”

  “你有钱你愿意给多少就给多少吧。”

  就这样,我的公司再次入住一个小美女。

  而我给刘婷的打算就是安排当个领班,就是负责在屋里面背着小手转圈,看着荷官他们发牌的工作。

  本来我的公司不确人了,但是铂叔开口了,我也得必须给往里安排人。

  唐糖端着一杯咖啡妖娆的走到我面前:“张总,喝咖啡。”

  “最近看着心情不错呀,潇洒哥给你滋润的挺好?”我笑着打趣道。

  “锤子,这货出差了,不定在外面怎么浪呢!”

  “那你这满面春光的,咋?有外遇了?”

  “我跟你外遇啊?”

  “外呗,来,坐上来。”我拍着大腿笑呵呵的硕大,M的我就不信还能让你一个姑娘给调戏了。

  果然唐糖就坐了过来,吓得我一个健步往旁边一跳。

  唐糖哈哈大笑:“我坐你腿上就来自拍,然后给丫丫姐发过去,吓死你!!”

  “你太坏了!这个月奖金没了!”

  “说滴好像就跟我有奖金一样,好了,不跟你闹了,金式集团的老总要见你,说是要跟你谈个上亿的项目,你见他不。”

  “就内个满脸麻子一身猴的那个老蹬?”

  唐糖哈哈一笑:“人家哪有你说的这么磕碜。”

  “不见,那小子就会吹牛逼,膈应他。”

  “可他说了,是关系到欧美财团的。”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