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财团?就是当初让我灭的那个老外团队?”

  “对,就是他们!”

  “他们又想干嘛,卷土重来?”

  “据说想跟您谈一把合作,丫丫姐那边不待见他们,他们没办法就想来找你。”

  “哈哈。”我大笑两声:“你告诉他们,我们老张家,丫丫当家!”

  唐糖噗嗤一声笑了:“合适吗?”

  “去吧。”

  “好!”唐糖对我竖起大拇指:“潇洒要是有你这么疼媳妇就好了。”

  “你要是有丫丫那暴脾气,想不疼都不行。”

  “哈哈。”

  ……

  另外一边,虽然丫丫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坚持练习跆拳道以及健身的她,身材已经恢复成生孩子之前一模一样,甚至还多那么一丝丝的女人味。

  不过丫丫身上的少女气息并未散去,穿衣打扮在成熟与青春之际随意切换。

  这一天,丫丫手里拿着八万多的爱马仕钱包,头发熨的笔直刚好过肩,戴着一副墨镜正在江边等人。

  一个看着有点叼的青年晃晃悠悠的来到丫丫面前,阴阳怪气的说道:“哎呦,这不是我耀阳哥的女人么。”

  丫丫淡淡的扫了他一眼:“你谁啊?\"“你不用管我是谁,你只要知道跟着我绝对比跟耀阳哥在一起舒服,我保证能给你伺候的明明白白的。怎么样,考虑下。”青年龇着牙笑着的挺贱。

  “兄弟,你知道什么是规矩么?”

  “我需要知道吗?”青年两手一摊,笑的更叼了。

  “呵呵。”丫丫笑了笑,先是将拿着爱马仕钱包的左手搭在青年肩膀上,紧接着又将自己的右手搭在青年的肩膀上,双手环扣搂住他的脖子冲他妩媚一笑。

  正当青年撅着大嘴唇子想要跟丫丫来个刺激接吻的时候,丫丫对其裆部就是一个膝盖伺候!

  这人的脸顿时紫了,蜷缩在地上就像小虾米一样。

  丫丫不屑地笑着说道:“兄弟规矩就是大哥的女人你得叫大嫂!”

  然后不理会这个前来搭讪的二笔,上了自己的保时捷离去,同时拿出电话:“我在这边遇到个流氓,心情不美丽,咱俩换个地方约。”

  “小娘们,你他m给我等着!”青年阴着脸,感觉疼痛有些缓解了,便沉着脸离开。

  晚上,酒吧里,小青年找到常威,冲他说道:“这个比娘们气死我了,我非要整她一下,不然难解我心头之恨。”

  常威喝着啤酒,跟着现场DJ随意的晃悠着自己的身子:“张耀阳的女人你最好别碰,容易死的挺惨。”

  “威,你什么时候这么怂了,咱们兄弟在这一块纵横这么多年了,啥时候怕过别人,我不管啊,今天我在迟小娅那个娘们身上吃亏了,我必须要找回场子。”

  “找?你想咋找?”常威挑了下眉头说道:“别说我没提醒你,张耀阳这个人看着不起眼,手段确实挺狠的,你跟他碰,折的面太大。”

  “我爸是交T科的Ke长,我看他能把我怎么滴!”青年咣的一摔酒瓶子,怒气冲冲的问道:“你跟我一起做不?”

  “我就算了,收拾那个小子,你自己就够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常威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不想跟之前的人在一起玩了,自从认识方柔之后,他自己也有了些改变,总觉得现在的朋友正在荒废人生,做着毫无意义的事情,殊不知曾几何时他也是这样的人,但现在的确很反感之前的纸醉金迷的生活。

  他现在想活的简单一些,每天跟方柔聊聊天,这就够了。

  跟一个有教养有涵养的人呆的久了,人的自身品格是会得到升华的。

  “什么玩意,有了女人就不要兄弟了,狗蓝紫。”青年挺不乐意的嘀咕一句,随即将杯中的啤酒喝掉。

  ……

  尚华洗浴,我跟常威穿着一次性的小内裤刚泡完澡正往楼上的按摩房走去。

  两个人点了一套正规的按摩,这个房间就能容纳两个人,墙上放着电视,声音挺小的。

  我们两个人舒适的躺在那里,技师正在帮我们修脚指甲。

  两个人曾经有过过节,但也可以为了相同的利益坐在一起聊天,甚至成为很好的朋友。

  社会只不过是学校里大一点的演变,上学的时候我们也经常会有干仗的人,干着干着两个人的关系就很不错!现实也是如此,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是干着干着就会不死不休的局面。

  我想过了,往大一点说呢,咱们G家也是如此,即便当年那些各种各样的战争,各种各样的侵略,到了现如今在追求发展的时代,如果在其中有了利益这两个字的存在,那我们便要放下干戈为玉帛!

  G家是为了G家发展,我们个人是为了个人去发展,大同小异,这里就不做过多的解释,说了你们这群盲流子也不懂!

  “你跟方柔最近咋样了?”我笑呵呵的弹了弹烟灰问道。

  “能强一点了,至少给她发微信的时候能回我了,不像之前发一百条微信能回我一条就烧高香了。”常威苦笑道。

  “慢慢来,方柔虽然说不好搞定,但是你一旦要是搞定了,这辈子都不用担心你被戴绿帽子了。”

  “我觉得也是,她跟我见过的其它女人不一样。”常威一脸幸福的说:“别的女人,看着就想睡!方柔不得,看着就想保护她,这种感觉你懂吗?”

  我摇摇头,咧嘴乐道:“我不懂,只要是我喜欢的姑娘我就想睡。”

  其实我能不懂么!在上初中那会,对于秦子晴的感觉就是这样的,只不过我不想再提了。

  常威看来是真的遇到心动的女孩了,不然怎么会让一个纨绔子弟变得这么老实。

  也别说人的性格不会改变,关键是能否遇见那个让他愿意改变的人。

  多少个头婚男人在家那是又懒又馋,回到家啥也不做就往那一趟,然后二婚的时候就算在外面累的跟狗一样回家还得洗衣做饭。

  “对了,我得提醒你一下,我以前有个总是一起玩的二世子朋友看上你媳妇了,可能要找她麻烦,最近你注意点。”常威还是很好心的提醒一句。

  我诧异的看了眼常威。

  “干嘛这么看着我?”

  “没。”我摇了摇头,终究没好意思说出来那句话。

  “是不是觉得我为什么忽然选择替你说话?”

  我笑了笑,没承认也没否认。

  “咱们现在既然是合作伙伴,我自然希望你能好好的,你好了,我就有钱赚,不是吗?”

  “可他是你朋友。”

  “酒肉朋友而已,这样的朋友纵使千般万般好,一旦有一件事做的不好,我们之间的关系可能就会崩了,再者你看,明知道咱俩现在是合作伙伴的情况下他还要搞你,这说明什么?完全都没把我当回事,你说是吧?”

  我点了点头:“有道理。”

  随后常威便没有说话的兴趣,就在那闭着眼睛。

  而我却是一点都不担心,这年头惦记我媳妇的人简直不要太多,我各个都当回事的话,岂不是要得心肌梗塞?

  不拿别的来说,就是丫丫没事玩她的那个直播,多少个同城给她刷礼物要微信号想约她出来的比比皆是!

  只要她的人生安全是自由的那就没事。

  我低头看了眼给我按摩的那个小妹儿,随口撩闲道:“你们这里都是正规的么?”

  “嗯呐,哥,都是正规的。”小妹岁数不大,二十二,三的样子。

  “有不正规的么?不差钱。”我冲她咧嘴一笑。

  “你想要我就给你找,哥。”小妹甜甜的回道。

  “你找一个过来吧,给我兄弟伺候好就行了,我就不要了。”

  “好嘞,哥。”小妹笑着出去了。

  不一会儿领来好几个姿色都是绝佳的姑娘,这帮姑娘白天在大学里上学,晚上就会来这边兼职,我自然不会傻到问她们为什么来这里做这一行的蠢话,用笨脑子想也都知道是为了钱。

  谁有钱会做这一行?

  “你不玩啊?:常威冲我问道。

  “我要是玩了,回家老婆让我交粮怎么办?到时候交不出来,我不废了!”

  “哈哈。”常威大笑一声:“我给你个面子,玩可以,但是不行告诉柔柔啊。”

  “都是男人,懂得,行了,你在屋里凌乱吧。”说完我领着这个小妹单独去了另外一个房间。

  “哥,你怎么不玩?”小妹给我按完脚以后,便开始给我掏耳朵,我闭着眼睛享受的。

  “没兴趣。”

  “从你们刚才聊天中你好像挺怕嫂子的?”

  “我怕她?不是你耀阳哥跟你吹啊,我家的地位简直就是皇帝级别的。”

  话音未落,电话响了,一看是丫丫打来的,就冲她比划一个嘘的手势,然后这姑娘就在那偷偷的笑。

  “媳妇,啥指示?”

  “在哪儿呢?”

  “跟客户在外面吃饭呢,咋了?”我真是不敢说在外面按摩的事,即便是真的正规的,媳妇也会怀疑。为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索性撒了个小谎。

  “你自己看看朋友圈就知道了,皇妃的!”说完皇妃便挂了电话。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