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拼命的叫喊着,可周围空无一人,除了这几个淫贼外,再无其他。

  这王八蛋怎么还没过来,丫丫在心里正嘀咕呢,然而便看向不远处,顿时松了口气。

  “大哥,你看。”就当他们刚给丫丫塞进车里的时候,忽然一小青年指着不远处的过道,徐光光寻声望去,只见一排排霸道整齐划一行驶过来。

  一辆接着一辆,一共近二十辆。

  随后霸道逐渐分散,在街道两排缓缓停止,闪开的车道中间,一辆耀眼的迈巴赫带着轰鸣声出现!

  车上下来一个最帅气,自带光环的男人,就是我张耀阳!

  整理了下衣角,带着笑容,缓缓走下车。

  当时徐光光的脑袋里就只有一个想法,他怎么来了!

  是的,丫丫早就感觉不对劲的时候,根本没冲动,偷偷的给我发了条短信,告诉我好像有人跟着她,我就管她要了地址。

  所以丫丫刚才才敢直接将车停下去找那个人的麻烦,看看到底是谁。

  这个跟踪这件事是必须要解决的,即便今天丫丫开车跑开,但是心里就一定会发堵,每天一出门,身后就有人跟着你,换谁谁心里都不痛快。

  我慢悠悠的走到徐光光身边,深深地看了眼他,一下子就猜出来了,他可能就是上次提醒我的那个官二代,打我媳妇注意的人。

  恰好,今天让我抓到了,别管你什么身份,什么背景,动我女人,下场只有一个!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我看了眼周围的四五个人,上前问道:“听说你喜欢人多欺负人少昂?”

  话音落,霸道车上依次往下码人,不一会这条街道上就被我们的人给站满了!

  黑压压的一片,特别的有气势。

  见到这个阵势,即便牛逼哄哄的徐光光此刻心里也是突突的不行,平日里嚣张跋扈惯了,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这他m明显就是黑社会么!

  心里虽然慌,表面仍然装的很不屑:“什么年代了,你跟我玩黑社会这一套呢?知道我爸谁么?我爸是ke长!你动我一下,试试?”

  “呵呵,动手。”懒得跟他废话,我直接喊兄弟们给他带走!

  若是敢反抗,就是一顿暴揍!

  但是这种场面是个正常人他都不会选择反抗,不然真挨揍啊。

  片刻后,我将这边的工地暂时借来一用,准备拿这个徐光光跟他那老爹ke长聊聊天!

  潇洒哥拿着钱来到工程经理身边:“这帮兄弟们也都累了,带着农民工兄弟们出去吃一顿,我们张总安排。”

  这个经理可是注意到我们这边的大场面了,顿时也明白啥意思,当下任何废话没有,带着所有农民工火速离开现场。

  而这里变成了我肆意挥洒的地方!

  徐光光跪在地上,眼睛喷火:“你们这么对待我,就是不给我爹面子,让我爹知道了,他会让你在s海呆不下去的。”

  “哈哈哈。”我大笑几声,抠了抠耳屎:“这他M苍蝇还真是烦啊。”

  啪!

  黄平上去就是一个嘴巴:“闭嘴!”

  “C你妈,你打我?等着我爹连你一起收拾了。”

  “你是真能跟我俩叫号!”

  兹啦!

  丝袜平拿出胶布,围着徐光光的嘴缠了N圈!

  这下子,世界清静了。

  丫丫坐在我旁边心里有些担心,刚要开口,我便摆手示意她没事。

  丫丫眼里仍然闪过些许担心,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喂?”待到我将电话播出去以后,不到半分钟的时间,那头便传来一个稳健的声音。

  “你儿子是徐光光吧?”我语气极其正常,没有带任何轻蔑的声音,因为,对于这种当官的一旦你的语气用不好了,对面随时可能将你当成骗子挂断电话。

  声音越小越牛逼,声音越稳人越狠!

  “是,你是?”

  “是这样的,你儿子想要强j我媳妇,您看这事怎么办?”

  “胡说八道!”

  “不信?你自己听喽。”我将电话放在徐光光的耳边,徐光光立马带着哭腔说道:“爸,救我,他们打我,您快点来,要是来晚了,我的腿就要被打折了……爸,你不能不管我啊,老徐家就我这么一个人啊。““老先生,这回相信了么?”见到徐光光满意的说出了我想要听见的内容后,嘴角微微一笑冲他说道。

  “你想要多少钱?你说!”

  “嗯……这事在电话里不太方便,您要是不忙,我给您发个定位,咱们当面聊聊?”

  “你不怕我报警?”

  “你要是不想你儿子英年早逝,你就报啊。”我是不怕他报警的,如果他这边报警,那边健洲叔就会通知我,我便会立即撤离,怕你个锤子!

  “威胁我?你知道你在威胁的谁吗?”

  “不不不,我就一普通小老百姓,哪敢威胁您呀,再说,您千万别给我扣高帽子,也不用在那边电话录音,现在是你儿子要强j我媳妇,我只是找你这个做家庭的聊聊这事怎么解决,这么多人看着呢,包括您儿子带的几个小兄弟,如果您说,不想解决,行,走法律途径,我现在就给他送公安局,回头我在聘请一些媒体来报导,咱就用最正规的法律途径解决这事你看行不?”

  徐ke长磨着银牙:“地址发过来吧!”

  “哎,好的,徐ke长!”

  片刻后,徐ke长身边的秘书问道:“要不要报警?”

  “不能报警,这小子不是一般人!”徐ke长将电话录音给关掉,眯着眼睛说道:“既然他知道我的身份还敢绑了我儿子,就说明他蓄谋已久了,我去会会那小子,你就别跟着去了,如果半个小时之后没接到我电话,你就报警!”

  “不行,对面来路不明,太危险了,最起码得知道绑咱少爷的人是谁吧?”秘书非常谨慎的提醒一句。

  “不用,一般人不敢动我,要是亡命徒也不可能不张口要钱,既然他想当面见我,就一定是有事求我!”徐ke长能在官场混了这么多年,智慧,思考,临变能力是必不可少的生存技能,所以在短暂的思考过后,他就能将事情猜出个一二了。

  既然没有危险,去了也无妨,顶多就是自己这张老脸不要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