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他想不明白的是我究竟找他要做什么,这是他目前最大的疑惑。

  时间往前走,徐ke长带着疑惑来到工地,他先是看了眼这里的工程名字,默默记在心里,然后迈着并不算踏实的步子走了来。

  走到门口处的时候看见两个黑衣人站在那里,伸手拦了下徐ke长,徐ke长眉头微微一皱,沉声说道:“我找你们老大。”

  “麻烦徐ke长让我们搜一下身。”

  徐ke长眉头皱了起来,最终还是将手举的老高。

  丝袜平在徐ke长身上一顿摸,最终拿出电话打给我:“没问题。”

  接着一甩头,对徐ke长说:“跟我进来吧。”

  在丝袜平的带领下,我见到了徐ke长。

  徐ke长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眉头挑了挑,很显然他是认识我的。

  “这就是传说中的徐ke长吧,哎呀,幸会幸会,我这想找您,就是找不到,没想到我们用这样的方式见面了。”我笑呵呵的走到徐ke长面前主动伸出手与他握手。

  “我儿子呢?”后者表情严肃,压根没有与我握手的意思,似乎跟我这种人握手会脏了他的灵魂。

  “你家少爷没事。”我扭头看向丝袜平:“给徐ke长拿个凳子。”

  徐ke长哪有心思落座:“我儿子呢,我要见他。”

  我摆摆手,随后被打鼻青脸肿的徐光光便让潇洒哥给带了出来。

  “爸!救我。”徐光光在见到自己老爹后,就差没哭鼻子了。

  “你等回家我在收拾你。”徐ke长不争气的瞪了他一眼,然后走到我面前问道:“咱们明人不说暗话,说吧,你想干嘛?”

  “呵呵。”我笑了笑,低头点了根烟,缓缓的抽了一口,方才不紧不慢的说道:“你儿子强j我媳妇,幸亏我来的及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你说强j就强j了?这个社会是要讲究证据的。”

  “证据?哦,行。”接着跟着徐光光一起的那几个人又让我给拽出来了,然后他们异口同声的指着徐光光要强j我媳妇!

  “你们这群王八蛋,我平日里对你们不薄吧?”一口老血差点没从徐光光嘴里喷出来,这些小子平日里大哥长大哥短的叫着自己,自己也是好吃好喝好玩的养着他们,没想到关键时刻就出卖自己,什么他妈玩意!

  这帮小子低着头,羞愧难当,他们不说这话也不行啊,我可以放过徐光光,是因为徐光光有个ke长老爹,但他们有啥啊?只有挨揍的份。

  “怎么样,徐ke长,我这人证物证都在,还需要别的吗?”

  徐ke长脸色很不好看,恨恨的看了眼自己这不争气的儿子,他什么鸟样当爹的最了解,摊上个这样的儿子也是没有任何办法的事情。

  “你想要什么,钱?多少?你开个价!”

  “你把我张耀阳当什么人了,钱,我差么?”

  “那你?”徐ke长眉头再次皱了起来,这个世界有一句话叫做钱能解决的事都不叫事,而有些事情还真就是钱解决不了的事,比如权力这一块。

  “徐ke长这里说话不方便,我们换个地方,车上聊?”

  徐ke长看了眼我身后这群黑压压的人群,寻思片刻,然后转身往出走。

  “你们给光少爷放了吧。”淡淡的说了一句后,我便跟着徐ke长上了我的迈巴赫!

  在车里,就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我就开着车也不着急开口。

  徐ke长挺有气势的往那一坐,最终还是他率先憋不住了:“你到底想干嘛直接说!”

  “我这个人呢,一生有三大禁忌不能碰,第一我妈,第二我妹,第三我的女人,你儿子打我媳妇主意不是一天两天了,换做别人,最次我也得让他变成残疾,但徐光光很有命是你的儿子,而我呢,就一普通做买卖的人,自然也得罪不起您这样的大人物,这样我们各退一步,你儿子的事我不追究,只要他以后别再来想着报复我或是对打我媳妇主意就行了。”

  “回家我会教育他的!”

  “嗯,这就行了。”

  “没了?”

  “没了啊。”

  “你的要求是什么?”徐ke长可不会傻到我会利用这么好的卖人情的机会,都不是小孩子了,成年人跟小孩子最大的区别就是,小孩子做事靠的是一是头发闹热,而我们成年人做任何事之前都是思考再三。

  就拿这次的事件来说,在常威提醒我以后,我就对这个徐光光展开调查,不查不知道,一查竟然惊喜的发现他爸是交通ke的ke长,而我公司正好做着运输业的这个行业,也就是说靠上这个关系,以后我做事就更方便。

  同时,之前我有想贿赂过这个大老虎,但人家根本不给我面子,而他也是几个不鸟我的官员之一。

  他为什么不敢收我的钱啊?肯定就是上面传下过来话,所以为了我的安全,尤其是这种人我非但不能得罪,一定要将他们捆在自己身边,这样一来,我才能高枕无忧。

  偏偏的,在我苦于没有机会的时候,这个徐光光到是助我一臂之力,让我得来全部费工夫!

  我要是不抓住这个机会,那就太对不起我跟铂叔日夜的分析了。

  最近我们没干别的事,就将s海这边的官员以及我们公司未来运作需要运用的人脉在捋关系,将这些人只要摆楞明白,我的未来就是一坦荡。

  “您可能不太了解我的行业,我们公司里有一项是专门搞运输的,最近北方那边粮食产业盛行,而南方这边更深,一年收两次,并且全g忍大开会,粮食将作为出口米业发往国外,我想打通南北地域差异,实行全国双收政策,这样一年我将会转手三次米业,利润可见一斑,这人,车都很好找,只是差了点关心,您看能否帮上一二?”说着我兜里事先准备好的银行卡塞给徐ke长。

  “我欠你一份人情,我可以帮你在里面运作,就当是抹了这次的事情,这钱就算了,我就不收了。”

  “那怎么行,这个项目一旦运转起来,就不能停,您这次帮了我,可下回呢?我又该在原地踏步,整不好还会赔死我,我张耀阳向来不愿意打没把握的仗。”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我必须将他跟我绑在一起才行,否则我仍然睡不着觉。

  “在我还不完全了解你之前,我怎么可能收你的钱。”徐ke长将话说的很直白很露骨。

  “呵呵,你只需要记得我不是坏人就好,如果我是坏人,就拿你儿子这次的事件来说,你说我能不能给他搞的身败名裂?别的不说,恐怕官途以后是走不了了吧?”

  “你威胁我?”

  “呵呵。”我只是笑了笑,不予作答,这么明显的话要是说的太露骨就显得不好看了。

  随后车内陷入死一般的安静当中,徐ke长的表情一直在不停地变换着,最终他拿起银行卡说道:“我只能帮你在我职责范围之内的事。”

  我终于笑了:“那就有劳徐ke长了。”

  ……

  两个小时后,徐ke长的家里,徐光光捂着脸抱怨着:“那个小崽子我非得弄死他,爸……”

  啪!

  “同样的年纪都差不多,怎么人家就那么聪明,我就生了一个他m只知道惹事啥也不是的玩意呢!”徐ke长上去就是一个嘴巴,插着腰显然气的不轻。

  “爸,我知道错了,你干嘛还打我?”

  “给我滚到楼上,一个星期不许出门,管家!”

  “爸!”

  “快点。”

  “少爷,上楼吧。”

  徐光光极不情愿的又被关了禁闭,徐ke长气呼呼的坐在沙发上,想了一下,然后播出一个电话号码:“老常啊,我今天让张耀阳那个小子给阴了……嗯……都是我那不争气的儿子……他没怎么为难我,就是让我帮他疏通几条粮食运输路线,介绍一些关系给他。”

  “帮他可以,你没有收他钱吧?”

  “……”徐ke长沉默。

  “糊涂!”常书j咣的一拍桌子,声音提高八倍:“我怎么嘱咐你的,说没说上头要是收拾他,千万别跟他有一毛钱的瓜葛。”

  “哎,一言难尽,都是我那不争气的儿子……”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儿,越聊越上火!

  最后常书j气的直接挂断电话,徐ke长痛苦的揉着太阳穴,这下惨了,如果张耀阳真的倒了,那么他势必跟着受牵连,在听到楼上的儿子在那大喊大叫的不听话,气就不打一处来。

  常书j办公室,挂断电话后,眯着眼睛说道:“这小子有点才华啊。”

  一旁的管家否认道:“我想不是这个小子有才华,是他身边那个叫刘铂的男人才有才华,这么深的坑一定是他想出来的,没有点生活阅历是想不出来的。”

  常书j点了点头。

  管家眯着眼睛,轻轻探了下身子:“要不要我将这个人给除掉?这样一来他身边没有了大脑,他就会无人可用,其他那几个人我查过了,都没有什么智商,除了能打。”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