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张总?”

  我皱着眉头:“你们什么意思?”

  “你的公司涉嫌非法赌博,需要跟我回警局协助调查。”警局的这个队长我认识,没事还总一起吃饭,今天他们来抓我,而我是一点消息都没接到,这让我感到非常意外。

  并且就在早晨那会儿,健洲叔也来了,他也没跟我说这些话,可能连他都被蒙在鼓励。

  我扭头看向常威,后者也是一脸懵逼的表情。

  “在我的婚礼现场你们出警是什么意思?”就在这时,皇妃挡在我身前,怒气冲冲的看着他们!

  “抱歉,女士,我们只是执行公务。”接着这名队长走到我面前:“张总,别为难我,是上面传下来的命令。”

  想着刚刚老成跟我说的话,我突然好像明白了些什么似的,点了点头,直接跟他们上车了。

  “不好意思。”管家老成微微歉身,然后跟着一同离开!

  “常威,怎么回事!!”这时,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常威,因为这个老成是常威带来的。

  常威两手一摊,无奈的说:“我要说张耀阳早就被G家给盯上了你们信么,他没的选择。”

  “到底怎么回事!”

  “你们听我说……”

  常威一五一十的将所有的事情全部告诉他们,只不过却隐瞒了自己在其中的事,他不能说,一旦说了,方柔就会远离自己而去。

  但是常威也不知道通灵者的事,况且这属于G家机密,常威只知道我被上头盯上了而已。

  皇妃听完后,立刻对晨曦说:“快将这件事告诉你爸他们,快点!!”

  晨曦赶紧打电话,众人忽然就乱了起来。

  潇洒哥对皇妃说:“妹妹,我们暂时不能看你结婚了!”

  皇妃点头:“哪还有心思结婚了,你们先去忙!我这边没事。”

  说完皇妃跑到后台。

  就当众人全都毛了以后,方柔却是冷冷的看着常威。

  看的常威有些心虚:“干嘛这么看着我?”

  “你早就知道为什么不提前说?”

  “这种事说出来是要掉脑袋的,你让我怎么说啊。”

  “你爸什么身份你不清楚么?!常威,我对你真的失望,我们拿你当朋友,你却跟我们耍心眼,很好。”方柔气呼呼的离开了。

  “柔柔,柔柔。”常威非常郁闷的追出去。

  “我警告你,离我远点,现在的我很烦你。”方柔冷冷的说完,便转身离去。

  “爸,不好了,我哥让公安局的人带走了。”晨曦给爸打电话吓得不行。

  “什么??”

  “是这样的……”

  听完晨曦的叙述,我爸说了声知道了后,就将电话给挂断,然后问张健洲,后者表示什么都不知道,然后几个人赶紧去了警察局!

  “爸,耀阳怎么了?”丫丫听到了风声,跟着我爸一起上了车。

  “他的公司出事了。”

  “我就说这个公司不能干,他非不听,还是出事了!!”丫丫眉头紧锁着。

  “现在说这些都晚了,赶紧去看看。”

  张健洲说:“连我都没得到消息,看来这是早有预谋的事啊。”

  “会不会是徐ke长在捣鬼?”丫丫说:“他的儿子曾经想要强j我,让耀阳跟铂叔他们给干了,并且还威胁了徐ke长,将运输业这方面的关系给疏通了,前脚疏通了,后脚就出了这样的事,能不能?”

  “不能!”我爸很果断的拒绝了:“一个小ke长是不能将手伸到警局这边的!”

  “该不会是常书j吧?”张健洲皱着眉头说:“就是他将王威给搞掉的,而且能动用这么大的权利除了他也没别人了。”

  “如果是他,那就要坏!”

  随后几个人去警察局,一顿追问,最后那个小队长才说了实话。

  “张耀阳被秘密转走了,他们抓到人后,就交给上头了,现在去哪,没人知道!”队长如实回道。

  张健洲气的脸色铁青,指着他:“你是不想干了么,越级办事!”

  队长两手一摊:“我真的没办法,上头下达的命令,我只能照做啊。”

  “你给我等着!”

  张健洲咬牙回了一句,然后打给曾祥龙,他想要问问他在这边究竟到底算什么!!

  明明就是他安排自己过来的,到现在竟然架空自己的权力,成为可有可无的存在。

  然而后者没有接电话,接电话的乃是一位秘书,曾祥龙去zy开会,短时间内不会回来。

  种种信号表明,上头是打定主意要搞我了。

  而我虽然早已洗白,但谁能说的准他们手里有没有备案。

  但不说之前的那些案子,就凭一个王网赌公司就足够判我的。

  虽然说不能是判死刑,但是!!

  上头若是将你作为严打的存在,你还能有好??

  这一下所有人都慌了,记得前不久上面刚发下来的政策就是严谨黄赌毒!

  并且要抓典型,D北,S镇,B京,福j,S海,多少只大老虎被斩落马下,何况我这么一个普通人!

  如果你没有通天的本事,你是没办法对抗g家的。

  就连当年Q四爷那么牛逼的人物都不行,别说我们这些无名小卒了。

  皇妃结婚的喜悦被这突如其来的噩耗给击碎,所有人的心都变得沉重起来。

  “不管是不是徐ke长办的事,先去找他,看看是谁捣的鬼,我们要知道这帮人找他做什么。”

  “我给他打电话。”丫丫立马掏出手机给徐ke长拨打过去。

  双方很快就见了面,徐ke长更加的愁了:“说真的,张耀阳这事我只能说你们去找常书j吧,其它的我一律不知道。”

  “你真的不知道吗?”我爸眯眼问道。

  “知道也没办法说,这属于G家机密,要不是我儿子出了这把事,我说什么都不能跟他扯上关系。”徐ke长说:“你没发现每次你们家送礼的时候没人敢接么,这时候你们就应该考虑到今天这一天的,不收手,竟然还做网赌公司,G家禁止黄赌毒,你这不是顶风尿尿么,谁敢帮你,谁头上的帽子就要掉!”

  “你帮我把常书j给约出来。”丫丫说:“你别以为我老公进去了你就可以袖手旁观,记住,钱不是那么好拿的!”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