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ke长就知道会有今天这个画面,当下有些欲哭无泪的说道:“这件事你为难我真没用,你们与其让我将常书j约出来,不如去找他儿子,他儿子不是跟你们合作呢么,我跟常书j能说上话不假,但他大我好几级,你让我硬约,我真的约不出来,更何况还是这个节骨眼,明摆的事。”

  丫丫将目光看向我爸,我爸沉吟片刻:“这件事最好跟你没关系,否则我儿子出事你也不会好过,这段时间电话不许关机,有事我们还会找你。”

  说完,我爸大手一挥带着丫丫他们离开。

  楼下,车内,迟小娅不解的问道:“爸,为什么?”

  我爸说:“你去为难一个小ke长没用,这件事很明显了,就得找常书j,其他人白扯,儿媳妇你能联系到常威么?”

  “能!”丫丫点了点头,随后拿起电话给方柔打了过去。

  本来方柔是不想理常威的,但是没办法,为了找到我的下落,只好去找常威。

  方柔挂了电话,思考再三,然后将自己的卧室房门给打开。

  门口是等候半天的常威,嘿嘿笑道:“柔柔你终于给我开门了。”

  方柔脸色清冷:“我问你,张耀阳在哪儿。”

  “我真不知道啊,柔柔,这是他们之间做的事,我爸在官场上的事从来不告诉我的,我对天发誓,如果我知道张耀阳在哪,我不得好死。”常威举起三根手指极其认真的回道。

  方柔一声冷笑:“你不知道,但你爸一定带我去找他行不行。”

  “这……”常威犯难了。

  “行还是不行?是个男人就痛快点。”

  “行!”常威咬牙答应了,他知道如果他说不行,那么方柔这辈子都会在理他了。

  随后方柔连同丫丫还有我爸他们一帮人在王威的领路下就去找他爸了。

  常威先是给他爸打电话,没人接,随后又去家里,以及办公室都找了一遍,一个人都没有。

  这一下所有人都犯难了,常威是真的尽心尽力去找了,人说什么都联系不上。

  这也间接的证明一点,我就是让常书j带走的。

  所有人都像眉头苍蝇一样不知所措,我爸痛苦的揉着太阳穴,这人到底该去哪里找!

  ……

  一间四周封闭的房间内,我双手双脚被禁锢在长椅上,有些慌乱的看着周围这一切。

  他们在将我抓上车以后,不知道给我打了什么针,让我很快的昏迷过去,就跟做了一个梦一样,睡醒的时候还挺甜的感觉。

  当时我真就是前一秒看着他们给我扎针,没到三十秒的功夫我就睡了过去。

  我仔细感觉着,好像自己在一艘漂泊的船上!!

  一道刺眼的强光突然照射在我的眼睛之上,将我晃得睁不开眼睛。

  咯吱一声,门开了。

  率先走进来一个穿着风衣,看着身材高大伟岸的男人,有些让人看不清容貌。

  我眯了眯眼睛,仔细一看,方才发现原来来人竟是常书j!

  “醒了?”常书j笑呵呵的坐在我的对手,然后摆了摆手,门自动关闭,屋内瞬间亮了起来!

  终于我彻底看清他的容貌,果然是常书j。

  “你们什么意思?”心里有些慌,表面仍然得让自己极力平静下来。

  “我让老成找过你,好好谈,你不听,只能这样喽。”常书j两手一摊。

  “你这是非法囚禁!”

  “随你喽,反正他们又找不到你。”常书j笑呵呵的从兜里摸出一根烟给点着,然后塞进我的嘴里,说道:“你不要想着外面的人来救你了,现在所有人都以为你的网赌公司出事,知道你被抓,但不知道你被抓在哪里。”

  “我现在在哪里?”我问了一个自己都感觉愚蠢的问题,他怎么会告诉我!

  “秘密基地!”常书j像是说了一句废话一样:“听我说,你是被G家选中的人,只有完成我给你的任务,你才能活着回去。”

  “为什么是我!!G家那么多特种兵,高手啥的你们他M选我是什么意思?”之前通过跟老成的聊天我已经了解到事情的大概了,这对于我来说不是个好消息,相反是个坏消息,明显这个任务是十死无生!

  “可能这就是缘分吧。要不是当日你结婚的时候将我的车拦在路边,你这个人也不会引起我的注意。”常书j仿佛在说着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现在的你没的选择,要么牢底坐穿,要么就去给G家办事,然后我放你一条生路。否则,外面的人在你被判无期徒刑之前,绝对找不到你,相信我的能力。”

  “你他妈就是个王八蛋!”我嘶吼起来,一种无力感萦绕着我:“我还有孩子,他们还小,他们不能没有爸爸!!”

  “这你放心,你替G家办事,你的网赌公司会卖掉给你媳妇,你们家的秩序公司会正常运营,而且也会比之前还要好!这些都ok的,我会在暗中保护他们的。”

  “呵呵!”我一声冷笑:“因为你的出现我才更担心。”

  常书j两手一摊:“你不信我也没办法,但现在的情况就是,你,没的,选择!”

  一字一句,句句诛心!

  我吭哧吭哧的喘着粗气:“如果我说不呢,我不信你能一手遮天,整死我!”

  “呵呵,那我们就试试看,在他们找到你一定,我一定会给你判死刑,孩子,记得啊,人活着就有希望,一旦死了,你的妻子怎么办,你的孩子怎么办,如果你的任务完成的快,你将很快回来的。”

  我喘着粗气更浓重了,我想杀了他!

  “其实任务也不难,给你看个东西,你在考虑考虑。”

  说完,常书j就走了,然后我对面的墙上开始出现幻灯片。

  墙上都是一些死刑犯生前的最后二十四个小时的样子,他们没有一个人是平静的,眼神充满无尽的害怕,他们抓耳挠腮,脑袋撞墙,表情看着极度难熬跟痛苦,一张张惊惧的面孔,一份份不安的心,无疑不在牵扯我的内心!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