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肉强食,这个社会本就是这个样子。

  要想活下去,就要干掉别人。

  这是我唯一的生存方式。

  虽然不是很懂常书j嘴里说的所谓的通灵者到底是怎么个意思,但是我已经没别的选择了。

  单单是这个名字就给我的印象很不好,甚至有点瘆得慌。

  不管那么多了,一切见机行事。

  就算为了我的孩子,我也要活下来!成为最后活下来的那个人。

  我已经创造过多次奇迹,这一次我相信我也可以!

  “那我问你,若是他们都以为我死了,我媳妇要是领孩子改嫁怎么办!!”横愣着眼珠子,我气喘吁吁的问道。

  “啊……这。”很明显我的问题直接就给他问的有点懵逼。

  顿了顿,常书j两手一摊:“你媳妇保守吗?”

  “什么意思?”

  “一般来说,保守的姑娘至少在三年之内不会找新的老公的,而且她有两个孩子,想再找男人很难吧。”

  “放屁,你见过我媳妇没?长得好看,生完孩子身材完全没走样,依然那么火辣,而且家里条件又那么好,她想找男人分分钟的事!”

  “你说的好像有道理,这样,你尽快完成任务,我给你保证三年之内,不让她找新的男人,并且派人暗中保护她的安全怎么样?”

  “如果她找别的男人了,出来后我第一个就杀了你!”

  “行,我给你保护,你放心吧。”

  “我们还有多久能到?现在是否是在船上?”

  “这些你就不要管了,一会儿我会让人给你送饭。”

  “我已经妥协,能给我身上的绳子解了?”

  “可以的。”

  话音落,常书j就背着小手出去了,没想到搞定我是这么的轻而易举。

  话说回来,就他这么整,我想没有人能承受的了。

  都说不怕死不怕死,可真当死亡来临的那一刻,吓尿裤子的人很多。

  我觉得我自己还没尿,还能头脑思路情绪的跟他对话,就很好了。

  常书j背着手离开房间后,嘴里嘀咕着,三年,你三十年之内能活着回来就不错了,呵呵。

  片刻后,屋里好烟好酒的给我供着,我也选择既来之则安之。

  虽然内心很是惶恐不安,可我又能怎么样呢。

  对于接下来的生活我甚至是在惊恐中度过的。

  好几次不敢睡着,一睡着就梦见自己在一个诺达的囚牢之中。

  恐惧源于未知,我更害怕的是跟我姑娘儿子天人两搁。

  我现在最最最后悔的是昨天为什么要凶我姑娘,为什么没有陪儿子好好玩。

  而丫丫跟我的父母他们又是怎么样的心情,皇妃会担心我么。

  一系列的问题充斥着我的脑袋,让我的脑神经就要爆炸掉。

  很痛苦!!!

  短短两天,我就成了胡子拉碴的青年,颓废的坐在船板上,一晃一晃的就让我知道我肯定是在船上!

  ……

  几天后,我家接到警方的通知,张耀阳已经被秘密执行枪决,为了防止我爸他们闹事,找事。

  上头特意下达一份文件,因张耀阳涉嫌杀人,开网络赌博诈骗公司,贪污受.贿,将其绳之以法……等。

  当时我妈看见这份文件的时候当场哭晕过去。

  我爸则是不相信,他激动地抓着张健洲的手:“放屁呢这不是,我们人都没见到,人就死了??他之前的杀人案不是已经洗白,为什么又给搬出来了??”

  “人应该没死!”张健洲皱着眉头说:“应该是被带在哪儿了,否则没这么快,单单是走法院这个程序就没这么快,但这确实是上头下达的文件,也就是说上面不想你们将这件事闹大,而这份杀人案是赵久阳拿出来的!!”

  “赵久阳??”

  “是的,不知道为什么他手里有耀阳的杀人案文件,而且看来是是早就算计好的,当初这个人让耀阳跟王威坑过,这回抓住机会疯狂的报复。”

  “可你说耀阳没死这又是什么?”

  “不知道,我的猜测,现在我知道的就是这份文件是真的,也是上头让传下来的,具体是常书j让传的还是真的是上头的我就不得而知,但文件一定是真的。”

  “能不能他们已经给耀阳处决了?”

  “不可能,就算要处决,也会走法律程序一步一步的进行着,而他们这样做,明显是将他们藏起来了!至于要做什么我就不得而知了。”

  “我知道了。”皇妃走到我爸身边说道:“我结婚那天听到他跟那个老管家聊天好像说的是想让他去当通灵者,然后耀阳不愿意,然后老管家就威胁他说了一句话,之后警察立马就带来了,火速的给耀阳的带走了,会不会。”

  “通灵者??!!”我爸瞪大了眼睛与铂叔对视一眼,很明显他们在曰本是知道这个事的。

  铂叔猛地抓向皇妃的手,眼睛瞪得老大,甚至有些吓人:“你说他们给耀阳抓走是为了拿他当通灵者的试验品??”

  “我听到的是这样的,叔,什么是通灵者??”

  “坏了!!”刘铂不知所措的砸着墙壁:“我他妈知道了,他们找耀阳是想去当实验,这件事在我们国内几十年前出现过,然而这些人不是被国家秘密处理掉就是疯了!!”

  咣廊一声,丫丫听到这些话,手里端着的水杯掉落在地上,眼睛一翻,昏厥过去。

  “丫丫!”丝袜平等人快速扶住丫丫。

  “不用管我。”丫丫惊恐的看着刘铂:“铂叔,你说的……是真的吗。”

  “是不是真的,只有找到这个常书j才能确认!但是这个人明显躲起来了,现在除了他跟那个老管家,没人知道!但是皇妃刚才不是说了么,这件事应该就是八九不离十了,在参合上头下达出来的这份文件来说,对外宣称张耀阳已死,其实就跟真的死没有任何区别了!”

  这个消息一出来,所有人的内心都遭受前所未有的打击。

  他们平日里在怎么有钱跟有权,也不可能大到去跟G家所对抗!

  所有人的头顶就跟埋了一层阴云一样,特压抑。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