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是一个容易动感情的人,差点忘记来这里的目的了,我必须才能是活着走出去的那个人。

  “你在这里想要活下去,不能是别人给你一点恩惠,你就要涌泉相报,那将对你不利。”谢天华扶了扶眼睛,目光正色前方,忽然猛地一指斜对面的一个姑娘:“你看这个妞长得怎么样,正点吗?要是来一下,绝对爽歪歪,一会儿我必须选她!”

  我一个踉跄好悬没摔倒,上一秒还跟我挺认真的谈论生死,下一秒忽然就将视线放在哪个小姑娘身上了,这突如其来的转变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一会儿你选哪个?”谢天华龇着大牙目光在各个女人身上扫视一眼向我问道。

  “什么选哪个?”我迷茫的看着他,完全不知道他说的是啥。

  “就是一会儿我们互相慰问的时候,你选哪个当你的伴侣?”

  “啥意思啊?”我更加的懵了。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跟我装纯呢?”谢天华习惯性的扶了下眼镜鄙视的看了我一眼。

  “天地良心真不知道你说的是啥。”

  “我们要在这里试验不知道多少年,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理需求,所以你会发现这些人里是男女各半,每个人都可以选一个自己心仪的,就像相亲一样,当然,你可以选择今天来这个,明天换一个,也得让别的姑娘愿意才行。”谢天华耐心的给我解释着:“我已经找好目标了,不知道那个姑娘能不能同意。”

  “我草!”我顿时就震惊了:“你怎么知道的这么多?”

  “你别告诉我你啥都不知道?”

  “昂,我真啥也不知道。”

  谢天华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叫声哥我再给你讲讲。”

  “哥,亲哥!”我很果断的叫了,这个人看着年纪跟我差不多大,估计就算大也就大个一岁两岁的,叫声哥不亏。

  “哎。”这个很舒适的应了一声:“我们这种人呢看着好似要当试验品,但是要通过合作才能发挥出最大的能量,也就是说磁场效应,你该不会也不懂吧?不懂也没事,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在这里上头怕你无聊的想要自杀,怕你的身体瘪坏了,所以给你配个姑娘,当然姑娘们也需要胜利需要,所以我们是相辅相成的,这也算是我们的一点福利吧,当然了,你要是挑到老女人了,就算你点背,所以一会儿下手的时候快一点,一旦晚了就GG思密达了!”

  我靠,还有这一说,我不由得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我弃权行不行?你知道我的种子太好,很容易就让人怀孕了。”

  “有安全措施!”

  “那我不想失身行不行?”

  “肯定不行,那里一共就一百个人,男女各五十,你能忍住人姑娘还不愿意呢!”

  “我擦。”我特么顿时崩溃了。

  台上是一些看着六七十岁的教授,给我们讲着他们所谓的世界观,就跟传销组织里洗脑是一模一样的,听得我昏昏欲睡,最主要的是啥也听不懂。

  突然间我特么就感觉自己回到上学那会一样一样的。

  上学的时候吧,学习不好,老师,家长就告诉你以后你将被社会淘汰,成为啥也不是的人,那个时候我们对未来是惶恐不安的。

  而现在,一言不合就丢命,这个时候的我对未来仍然是惶恐不安的。

  就当我睡了不知道多久的时候,谢天华忽然一扒楞我:“老弟快点行动!”

  然后在我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见这小子嗖的一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蹿了出去,游走在各个女人之间。

  场面瞬间混乱了,只见每个人都在寻找自己最心仪的对象。

  这里的人很简单,也更透明,想要做什么事不会隐藏也不会掖着,因为他们不知道明天跟死亡哪个先来临。

  而我则是坐在原地没有动,面对这个行为我是感到相当的无语。

  最主要的是我有点怕,万一自己上了一个精神病或者有病的姑娘,我岂不是要跟着遭殃。

  于是我就尴尬的看着他们表演,看着他们一对对配对成功。

  在这里我仿佛看到了人类最原始的欲.望是什么样子的。

  只见谢天华朝着一个最起码两百多斤的大胖妞走过去,不知道跟对方说了什么,然后那个大胖妞笑呵呵的答应了。

  看了眼她身上的赘肉我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这尼玛怎么吃得才能吃得跟肥猪一样,这个谢天华的口味有点重啊。

  后来我问过他,那么多又瘦又漂亮的姑娘你不选,却选择一个大胖猪?

  他告诉我,做人就要做不一样的,玩也得玩不一样的。

  太瘦的咯停,胖嘟嘟的坐在身上嘎嘎爽。

  好吧,面对他的这种重口味,我只能说表示赞赏,对他的勇气感到勇气可嘉。

  “帅哥,他们都在选,你怎么没去选?”一个金发碧眼,看起来相当有气质的姑娘出现在我面前。

  我这个人的审美喜欢东方美,也就说对于国外,甚至老美那边的姑娘的美完全欣赏不来。尤其是她们的身材我就接受不了。

  但眼前的这个姑娘倒是给我眼前一亮的姑娘,颇有一种《暮光之城》电影里的那个女主角克里斯汀·斯图尔特的感觉,不仅脸蛋好看,身材也属于我们东方姑娘的那种匀称身材,该丰满的地方丰满,要瘦的地方也绝对不含糊。

  后来经过了解,我才知道这个女人是个德国人,名字叫:Barbara。

  乍一听好像是个内衣的名字呢……

  我在心里下意识的就想,如果非做不可,面前这个姑娘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当然也只是想想,我不会真的去做。

  因为我隐约间有些明白这些教授让我们这么做的做法是什么,一旦玩出感情,最后杀不掉对方,自己的就是自己。

  你要明白,自己是在替谁做事,一旦出去碰感情了,最后毁的不仅仅是自己这么简单。

  今天你能为了一个女人或者兄弟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他日你一定会将所谓的G家利益抛在脑后。

  “没有合适的,宁缺毋滥。”我装逼的回了一句。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