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bara微微一笑:“少装了,我从你的眼睛中看出了你对我的渴望,我叫Barbara,我们做拍档吧。”

  Barbara主动向我伸出手,我犹豫半晌,将手伸出去:“我叫张耀阳,你会读心术?”

  Barara微微一笑:“你猜呢?”

  其实Barara哪会什么读心术,她就是对自己的魅力自信!她相信只要她愿意,是没有哪个男人不愿意的。

  当然,最为一个最俗气的男人来说,我自然也抵挡不住Barara的诱.惑,甚至也可以说不排斥。

  但我并不想跟她发生关系,在我跟她稀里糊涂的组成搭档以后,两个人就被安排到了一件不足十平方米的小屋内,这个小单间只有一张床,就跟红灯区的足疗店里的小姐她们的设备一模一样,我顿时想抽根烟缓解一下我这颗惆怅的心。

  这时,就听教授在喇叭上通知我们,所有配对成功的男女必须做*,若是选择不做,以及时间最短的十对直接淘汰!

  他们嘴里的淘汰就是击杀,也就是说,如果你是*无能,就证明你的身体发虚,而通灵者需要极强的身体素质做为首要条件,那么好,这第一道试验你若是过不了,直接死亡。

  刚刚还以为是福利的我们顿时让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这他m不是福利简直就是噩梦,早知道选一个丑一点的了。

  为什么是丑的呢?因为在这种时候长得越丑越难引起男人心里上的刺激,看着她就想吐了,哪还有别的心思,这样时间肯定长!

  我默默的砸了砸吧嘴,看着超级性感的Barbara说道:“我说姐妹你敢不敢去跟我哥们换一下,我哥们喜欢漂亮的,我喜欢丑的。”

  “你哥们,谁呀?”

  我指着对面已经脱裤子的骚年说道:“就是抱着大胖猪起飞的那个。”

  Barbara哈哈大笑:“你是怕扛不住我的攻击吧?”

  “我也不跟你扯啊,咱俩聊聊天得了,我就不信他们真敢杀了我们!”这方面貌似跟通灵者好像并不挂钩。

  偏偏的,这些人就是这么奇葩,一个比一个神经病。

  一百个人,十个人一组,每组淘汰两个。

  也就是说,你有百分之八十的几率活下来。

  但是这个项目里有一项最坑人的是,女人必须竭尽所能的让男人jiao械投降!

  如果这个女人在这十组里,没能在最短的时间没能成功,就说明这个女人没能力,她也是要被淘汰杀掉的。

  这种矛跟盾的玩法让人实在是崩溃,所以一定要配合好,男人不能快,女人不能慢!你必须要做到相辅相成才可以。

  不得不说,他们实在他M会玩了。

  就在我话音刚落的时候,第一组已经开始比拼了,漫天的萎靡声刺激着我们的大脑。

  我跟Barbara对视一眼,发现后者显得相当淡定,而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后者显得相当淡定。

  是不是国外的女人都是这样子的?我在心里泛起了嘀咕。

  就当我还在瞎寻思的时候,就有人结束战斗了,m的这么快?

  然后这个男人当即就被枪杀掉,看的我们全都哆嗦了。

  当时这个男人蹦出的血全部崩在了身下的这个女人的脸上,她开始后悔,要是自己能那么的奋力叫喊,是不是这个男人就有存活的机会?

  可若是自己不卖力的话,那么这个自己就很有可能将要死亡。

  在死亡面前,人人都是选择保自己。

  所以这看似是一场爱与爱之间的交融,实则更像是两个微笑的人手里各揣一把尖刀,看准时机直击对方心脏。

  “不要啊,救命!!”一道刺耳的尖叫声突兀的想起,只见一个光着身子的女人因为害怕想要逃走,她已经跑到门口的时候让一名狙击手给杀掉,身子顿了半秒,然后噗通一声倒在地上!

  这时,你就听刚刚的教授又开口说道:“不要试图反抗,做最优秀的通灵者一定要通过我们的重重考验,这只是开场,如果这一道关你们都过不了,就别想着后面会躲过去,我只能告诉你们,一道比一道难!第二组,继续。”

  所有人的脸上没有了之前的喜悦,无论他们怎么整,到最后我们这一百个人注定剩不下几个人,甚至很有可能只有一个……而最好的结果是五个。

  这是一群变态,这是一群神经病,常书j这狗曰的究竟给我送到什么地方来了。

  话音落,我就看见谢天华准备就位,忽然间我还挺为他担心,生怕他被淘汰,所以我们只有一面之缘,不管他真的假的,我还是替他捏了把冷汗。

  Barbara以为我紧张,她对我说:“你放心吧,会没事儿的,一会你按照我说的做就行了,放轻松。”

  “还好,我是替我哥们紧张。”我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谢天华。

  “不是说这些人是全国各地找来的么,为什么你们两个认识的能一起进来?”Barbara疑惑的问道。

  “我们不认识,就是他刚刚帮了我一个忙,是这样的……”我简单的跟她讲了一遍。

  “这你也信,哈哈。”她听完以后哈哈大笑着。

  “为什么不信?”

  “你大脖子疼,应该是你以前老玩手机玩电脑落下的颈椎病,而且现在哪个男人没在青春时犯下点错误,所以他说你女朋友之前打过胎,那就是蒙的,只是刚巧蒙中而已,再者,小孩子就算有怨灵也得是三个月以后才成型,你跟女朋友每次都是刚发现怀孕就打掉了,那只不过是个小种子,都没成型,不存在怨灵这一说。”

  “有道理……可是他说完以后我的脖子确实不疼了。”

  “那是心理作用,你等明天在看看你脖子还疼不疼。”Barbara笑着说道:“你怎么这么单纯哦。”

  “不对呀!全国各地的人,你这个de国人怎么混进来的?”我突然问道!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