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林里,交战声,枪响声此起彼伏。

  Barbara真是给我一个处处充满惊喜的女人,就在刚刚她已经持枪干死两个人了,我们抢了他们身上的弹药库,夺走了身上的粮食,这样的话又够我们存活一段时间的。

  我们两个人找到了一个背面靠山,周围两侧有树木遮挡的地方,这样一来就不用担心后背被攻击了。

  “看你文文静静的,下手可够狠的。”就在刚才,Barbara一枪打死那个人的时候眼皮都没眨一下。

  “你不知道嘛,漂亮的女人都是母老虎哦。”

  “你让我想起小时候总唱的一首歌,小和尚下山去化斋,老和尚有交代,山下滴女人是老虎,遇见了千万要躲开。”我幽幽的唱了起来:“这老和尚说的就是你这样的女人吧?”

  “哈哈。”Barbara哈哈的笑了起来:“咱们接下来怎么办,不能光忍着呀。”

  现在有一道难题摆在我们面前,就是最后活着出去的只能是二十个人,一旦只剩二十个人的时候,上头自然就会叫停。

  现在怕的是什么,就怕最后剩了二十一个人,而我跟Barbara刚好是最后两名,然而我们两个人就不得不死一个,这样的话,情况就会非常的危险,我们必须要想办法摆脱这个困境才行。

  所以我决定在隐忍三天后,在进行攻击。

  “三天会不会太晚了?”

  “不会,他们现在不会贸贸然进攻,一旦手里的子弹打完了,他们的自身就会受到威胁,没有人会贸贸然行动!就怕……”

  “就怕什么?”

  “就怕有的人会熬不过心里的这道关,他们会想早点解决早点完事,毕竟太折磨人了。”

  话音刚落,我们的前方便出现两个人,抬手奔着我们就开了一枪。

  “小心!”我猛地推了Barbara,两个人在地上滚了一圈。

  接着快速掏出手枪对着他们反手打了回去。

  吭,吭!

  两枪过后,我拉着Barbara就往出跑,后面紧追不舍。

  这么多人你们追着我玩命干什么!

  吭!

  弹道顺着我的耳边划过打在对面的岩石上蹦出兹啦一声的火星子,而我的耳朵也被打出了血,嗡嗡的,就差那么一点,我的耳朵就被打掉了。

  这激起了我心里的火气,索性也就不怕了。

  枪战跟单挑一样玩的就是一个气势,我越跑,他就追的越邪乎,等到我们气势全都没有以后就只有挨打的份。

  想通以后,我也不跑了,躲在一颗树后,反手对着他们吭吭一顿崩!

  终于这两个人也不跑了,同样躲在树后与我们僵持着。

  我们得到短暂的喘息时间,我冲着Barbara说道:“你先走,我掩护。”

  “我不走!”

  “别闹,这不是儿戏。”我瞪着她低声吼道:“快走。”

  “就不!”Barbara熟练的换上子弹对着那颗树后吭吭徒手再次搂了几枪:“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在这。”

  “傻*!”我无语的骂了一句。

  突然,Barbara一声痛呼,直接跪倒在地,我吓了一大跳,还以为她中枪了呢,结果低头一看,是一条毒蛇咬中她的大腿!

  在森林中这种毒蛇遍地都是,我们真他M点子背。

  “该死的。”Barbara咒骂一声:“你不要管我,你先走吧,他们过来了。”

  果不其然,在听到Barbara下意识的喊叫声之后,对面两个人抓准时机快速的向这边跑来。

  “C他M的拼了!”我低声暗骂一声,紧接着对着其中一个人的脑门吭的就是一枪,后者被子弹的后坐力贯穿,直接死亡。

  而另外一个人顺势掏枪奔着我回了一枪。

  吭!

  吭!

  吭!

  我的胳膊被打中,胡乱的回了两枪,再次躲在树后面。

  我开枪的习惯一直都是右手,现在右手的胳膊被打中,左手很难在开枪了。

  而Barbara腿部的受伤已经让她嘴唇发干,浑身冒汗,早早的失去了战斗力。

  我们似乎要交代在这里了。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Barbara对我说:“我肯定是走不了了,就算走,也是累赘,放弃我吧,一会我冲出去,他肯定会开枪打我,你趁着这个时机打死她。”

  “不行。”我义正言辞的拒绝了:“这样一来你会死的。”

  “难道你觉得我还有活下去的希望吗?这是一条毒蛇,我根本没有治愈的希望。”Barbara完全继承了de国女孩该有的干练,再到她说完以后根本不给我反应,直接将手里的枪扔给我,然后咬着牙就跳了出去。

  我瞪大了眼睛,本来之前我就猜到这个Barbara也应该是通灵者之一,毕竟她是个de国人,咱们G家办事,怎么会派一个外籍女孩进来。

  说的简单点,即便我从小在国外长大,身体里流淌着的一定是祖G的鲜血,让我背叛G家做出有损G家的事我肯定做不出来!

  所以也就不难理解,这个Barbara是通灵者的原因了,虽然目前我并不知道她是不是百分之百,但很大的概率是的。

  在这几天我在心里也曾经动摇过杀了她的想法,可偏偏在这种生死存亡的时刻,她果断放弃了自己的生命,不管她是不是通灵者,对于我而言已经不重要了。

  现在的她就是跟我并肩作战的战友,就当Barbara飞出去的一瞬间让我强行给拉回来了。

  “有我在,就不允许你去送死。”我抬手冲着那个人又开了一枪。

  Barbara眨着大眼睛在我怀里怔怔的看着我,一股暖流从心里划过。看着棱角分明的我,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我跟他拼了。”枪里还有三颗子弹,而对方顶多剩一颗子弹,三比一胜率大,我决定要试一试。

  然而就在我决心跟他死拼的时候,那个人却忽然直直的倒了下去。

  身后谢天华还保持着开枪的动作,枪口仍然冒着烟。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