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bara直接后退N步,求助似的目光看向我:“欧巴!你来。”

  我来不了啊,面对谢天华这巨臀我真迷糊。

  谢天华楚楚可怜的看着我们,双手合十:“耀阳哥,Barbara姐,你们华哥的性命就掌握在你们手中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哇!”

  我艰难的咽了口口水,这说归说,闹归闹,救人还是不能耽误的,于是我对他说:“裤子脱了吧。”

  “真哒?你不嫌弃我?愿意帮助我??”

  “来吧。”我像是个英勇的战士一样,忍着强烈的干呕意愿准备帮他把毒吸出来。

  结果这小子是跟我闹着玩的,他说就是想看看在我们心中的地位是怎样的,也不枉费拼了命的救我们,这让我顿时松了口气。

  “够意思,耀阳哥!”谢天华美滋滋的搂着我的肩膀说道:“从小到大我都没什么朋友,他们都很害怕我,离我远远地,同学总是嬉笑我是四眼田鸡,妈妈看我性格胆小就给我送到军营里,结果到了那里,我还是被欺负的存在,那时候我就发誓,以后谁都不可欺负我,更不许叫我四眼田鸡,更不能动我兄弟!咱们在一起住了这么长时间你都没有欺负过我,更没有给我起外号,所以我在心里是认可你这个人的,不管我们谁活到最后,我们都不要为了利益去杀害对方好嘛?”

  谢天华给我们大致的讲述了他的遭遇,不难看出这个人是极度缺乏安全感跟信任感的男人,同时也是一个特别容易被感动的人。

  “好,如果最后就剩我们三个人的话,我们三个谁也不苟活,生死与共!”我伸出手说道!

  “生死与共。”

  “生死与共。”他们两个人立刻伸出手都显得有些激动。

  片刻后,我向他问道:“胖妞是怎么死的?”

  谢天华愣了下,情绪明显暗淡:“我俩那啥的时候他们突然冲了进来,乱枪打死了胖妞,而我借助胖妞的掩护,打死了对面的那个人,还好当时来的只是一个人,否则我们都会死在那里。”

  尽管谢天华说的云淡风轻,但我能想象的到当时的情景是什么样子的,多半是谢天华用当胖妞挡子弹了。

  不过这种事没必要说透,人已经没了,多说无益。

  我只是在心里对谢天华这个人仍然充满防备。

  这次的比赛极其残酷,在激烈的交锋了一天后,大家都玩起了游记,以至于这么一靠就是三个月。

  教授房间内,几位大佬眯着眼睛看着这一切,教授说:“这一界的学员都很怂啊,三个月了,没有人发动攻击,要知道上一届被选中的孩子们可是在一个月之内就结束战斗了。”

  常书j摇摇头:“我倒不这么认为,我倒是觉得这帮孩子求生欲很强烈,并没有上一届的那些人一样,冲完,打完死了就拉倒,反而我觉得这一批学员有脑子。”

  就在常书j跟教授款款而谈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

  常书j迈步走回到自己的单间内,将电话接了起来:“喂?”

  “爸!你去哪儿了,这么久都找不到你,害我担心死了。”电话那头传来常威的激动语气。

  “这有什么,爸爸在出差,手机带着不方便,什么事?”常书j愣了愣,随即眼睛有些湿润,声音有些哽咽,看来孩子是真的长大了,要知道自己以前也是经常动不动就会离开家里好久好久,常威可是从来没给自己打过一个电话。

  “爸我要结婚了,女方的父母要见一下,你回来啊。”

  “啊?”

  “啊啥呀,这女孩可好了,你赶紧回来啊,要是晚了,人家不嫁我了!”

  “啊,行,我这就回去。”

  挂了电话,常书j简直不要太高兴,他早就想让自己的儿子能够收收心,早点结婚早利索!

  于是他笑呵呵的对教授说道:“不好意思啊,我家里出了点事,我不得不先走一趟了,到时候出了结果你给我打电话就行。”

  “去吧,这边有我在,没问题的。”

  ……

  S海市,步行街。

  王威挂了电话看着对面的方柔,拉着她的手说道:“你看我已经尽力将我爹叫回来了,等到时候我们结完婚,他肯定还得过去,到时候只要派人偷偷跟着他就一定能找到张耀阳了。”

  方柔将手抽了回来,说道:“谢谢你愿意帮我,虽然我答应嫁给你,但也请你尊重我,至少在我们结婚之前你不能碰我。”

  “这是肯定的。”已经冬天了,看着方柔带着围巾整个女人味特别的足,心想方柔越是矜持,自己就越喜欢,得到方柔是早晚的事,他也不急于一时。

  “送我回丫丫那吧。”

  “好!”

  常威屁颠屁颠的开着他的豪车给方柔送到丫丫家楼下,并且对她保证:“你放心吧,柔柔,我肯定能帮你找回张耀阳,如果找不到他,这婚你可以随时毁。”

  方柔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我知道自己的这种做法是在侮辱这段婚姻,可是……”

  “停,不用解释。”常威用食指挡住方柔的嘴说道:“我常威不在乎过程,只在乎结果,我不在意你是用什么方式跟我在一起,只要我能够得到你,对我来说已是幸运,天底下并没有那么多的真爱才能在一起,我知道你喜欢的是张耀阳,于你而言跟我结婚,还是跟某某某结婚,只要不是跟张耀阳结婚你都是无所谓的对吗,我想得开,这个世界上相比较那些永远得不到你的男人,我是幸运的。”

  方柔有些惊诧浪子常威竟会说出这般话,但聪明的她并不会傻到去问他为什么知道自己喜欢张耀阳。

  这是一个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来的答案,一个女人可以用她的终生幸福去换回另外一个人的安全这就是最伟大的爱。

  “常威你在我心里的印象开始改变的。”

  “是不是变得越来越好?”常威龇牙笑道:“如果是这样,我很开心,快上去吧。”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