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威对此感到相当的兴奋,并且一再要求将自己家现在的这个房子也改成方柔的名字,不过被方柔拒绝了。

  方柔现在一门心思就是赶紧找到我,至于其它,她根本不在乎。

  她觉得以她自己的能力,也能在S海这边站稳脚跟。

  她不想让人觉得她是靠关系上位的女人,她更喜欢的是靠自己的努力而实现自己的梦想,再者,方柔早就是S海市的户口了,这些东西对于她来说真心不难。

  按照方柔现在的情况来说,只要她点头,达官显贵有的是人在排队。

  ……

  视线扯回来,现在没工夫管都市那边谁谁谁结婚了。

  我们在这边面对生死存亡!已经在这个山洞里躲了三天了,可以说已经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

  Barbara捂着肚子可怜兮兮的对我说:“我饿了。”

  我把胳膊递给她:“给你吃点肉肉。”

  Barbara一口咬上去留下两排大牙印,可怜兮兮的看着我:“还饿。”

  接着Barbara就扑我身上了,咬着我的耳朵媚眼如丝的看着我:“不如让我吃了你吧,这样我就不饿了。”

  这女人要是浪起来一般男人真抗不了,还好我不是一般的人,我将她推开:“你要是受不俩就找天华哥,这货没炮友了,正寂寞呢。”

  谢天华非常配合我冲Barbara抛了两记眉眼!

  “得了吧,我就是用慌瓜我都不用他。”

  “哈哈。”我忍不住大笑起来。

  “Barbara姐,你天华哥在你眼里都不如一根慌瓜吗,伤心啦!!”

  “哈哈。”Barbara也笑了起来。

  “好了,别闹了,咱们出去吧,躲了这么长时间了,也该进攻了,在不进攻我们没被打死也得饿死。”

  话音落,我拿出一根小木棍。在地上画了起来:“这些日子,我白天没事的时候就出去走一走,已经给这附近的地形摸索的差不多了,咱们现在在这里,而这,这,这都是比较容易防守的地方,他们大概率都会在这里,然后不能从中间进攻,一定要从最边上逐一进攻,这样一来,我们既不会陷入被动,也不会担心被人从身后偷袭,但是,我要说的是,咱们晋级的名额只有二十个人,咱们三个人不可能去打人家好几十个,而其他人最近我想你们也看出来了,根本没人进攻,谁都想活到最后,那么怎么办呢?”

  “怎么办?”两个人眨着无知的大眼睛看着我。

  “就一招,联合!咱们现在三个人,只要再找到十七个人,我们就是一个庞大的组织,这样一来我们有攻有受。再也不是三打几而是二十打几,我们的胜算翻倍提高!”

  “好办法,你真聪明!”Barbara特佩服的对我竖起大拇指。

  “可以呀,真的可以。”谢天华眼睛一亮。

  “这样,咱们现在出洞,专门找落单的进攻攻击,但不要打死他们,收编他们!”

  “稳妥!”

  我们三个人开始地毯式搜索,见到一个人的时候就上去直接治服,见到两个人以上的我们直接避开,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受伤,我们没必要冒那个风险,每次收拾一个人的时候,我们都是分开的,这样让他背腹受敌,他根本反抗不了。

  随后待到我们讲出抱团的要求以后,对方很快速的就跟我们展开合作。

  顷刻间,我们的队伍越来越壮大,不到两天的时间,二十人小组就已经组团成功。

  晚上的时候我们安排两个人轮流守夜,每一组守一个小时。

  这样一来,两个人可以起到互相监督,并且所有人都能提高警惕不会担心被偷袭。

  我们这个庞大的小组织暂时被定为秩序组织。

  不要问我为什么喜欢秩序两个字,它是我的信仰。

  我将所有的食物聚在一起,让Barbara一次分给大伙。

  大伙都挺开心的,他们的存活几率大了,胜算也大了。这是所有人都想见到的结果。

  我跟Barbara两个人在最里面,其它人在中心的位置谈天说地,因为我将他们手里的枪都给收走了,就怕有人搞叛变。

  这样一来他们放下了心里的芥蒂反而都开心了。

  “我现在越来越崇拜你了,你怎么就那么聪明想到将他们团结再起呢?”Barbara坐在地上双手抱膝满脸崇拜的看着我。

  “我以前杀过人当过逃犯,去过一个叫乞丐村的地方,当时我就给那些乞丐都聚集在一起成就了不少事,之后他们还帮我在都市的商战里赢过很重要的对决,所以我深知人多力量大的这个道理,并且我一直都是这么做的。”

  “哇,那你是一位传奇人物喽。”

  “那倒不至于,我有个师傅,他厉害,都是他在教我。”

  “你能跟我讲讲你的故事么,如果我们有逃出去的机会,我真想去看看你的那个师傅,你的朋友们,还有你的妻子。”

  “你想听,我那就给你讲喽。”

  “我能躺在你腿上听么,地上有点凉。”

  “行。”我大方的让她躺着,然后我对她讲道:“我十一岁那会在篮球场上打篮球然后不小心给一个野蛮女友的暖和给打砸碎了,这个人就是我现在的媳妇,后来……”

  讲着讲着就是深夜了,Barbara不知道什么时候在我腿上睡着了。低头看着Barbara睡着时的模样,我忽然想到了家里的丫丫,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干嘛呢,有没有想我,晚上睡觉的时候蹬没蹬被,家里有没有打雷,她跟两个孩子会不会害怕,两个孩子有没有想爸爸。

  想着想着我就特别的难受,眼泪落在Barbara的脸蛋上,致使她缓缓的睁开眼睛,她看着我:“你怎么哭了,是不是想家了?”

  “我想她们了。”

  “很想很想很想的那种么?”

  我点了点头:“是的,很想很想很想,超级超级想的那种,想到已经抓心挠肝了。”

  “哈哈,有那么夸张么。”

  “绝对有。”

  “那你等一下。”Barbara将自己的手表给摘下来,然后在我眼前慢慢晃悠着:“你的眼睛看着我的表,它来回动你就跟着来回看,我说什么你听什么就是了。”

  “你想对我催眠?”

  “昂,学过一点,能让你在恍惚中看见丫丫。”

  “真的?”

  “必然是真的。”

  “那来吧,哦,对了,能看见我的两个孩子寻真跟张迟不?”只要能看见丫丫一眼,就行!我实在是太想她了。

  “有点难……”Barbara脸色有点红的说道。

  “那就我媳妇吧,来吧。”

  随后我的眼珠就跟着这块表来回转,脑海里不断重复着Barbara的话,张耀阳请你看着这块表,在我数完三二一的时候你就要听从我的召唤,直到我打响指的时候你才能苏醒过来,知道吗?

  “知道了。”我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起来,面前的这块手表渐渐地仿佛带有魔力一般,在我眼前成了虚幻。

  “现在我呢就是你的妻子迟小娅,我们在一个温暖的家庭里,一起看着电视一起聊着天,你很爱我,我也很爱你。老公,我要你现在抱抱我,三二一!”

  我直接着魔般的跟Barbara抱在一起,而我的面前真的就是迟小娅!!

  我看着她直接扑在怀里委屈的像个孩子:“媳妇我好想你,我好害怕自己再也回不来看你了,媳妇要是你在身边那该多好,我就没那么怕了。”

  Barbara完完全全的愣住了,她怎么也想不到平常机智果敢做事有分寸天不怕地不怕的一个人竟然在这个叫丫丫的女人面前乖巧的像个孩子,这样的反差萌让她感到非常震惊。

  同时她更加的好奇了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能让这么一个有主见的大男人对她如此依赖。

  就在她发呆之余,脖子处突然被亲,低头一看,原来是我进攻了,脸红之余,并没有选择拒绝,而是任由我摆弄着……

  期间谢天华进来一次,然后看见了少儿不宜的画面,Barbara用口型告诉他,赶紧出去!!

  谢天华咧嘴一乐,果断的退了出去,同时暗暗嘀咕着,这俩人真会玩。

  ……

  S海这边,方柔跟常威完成了大婚。

  不过由于常书j身份的原因并不能大张旗鼓的摆设宴,只能规定在二十桌以内,一旦要是超过二十桌,他们这种领导是会被举报的,他们即便想摆桌,也得是私底下悄悄地请朋友,并且要分好几拨才行。

  别看他们位高权重,做事不能触碰的东西更多。

  这一天,常威格外的高兴,并且在酒桌上明确的说道:“以后哥们不在当花花公子,要做一个一心一意顾家的好男人。”

  当时他就在桌子上将手里的那些女人当着方柔跟兄弟们的面全都删除了,并且明确告诉他们,以后没有方柔的应许,谁都不要在晚上找自己出来玩!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