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威似乎真的要改邪归正一样,已经下定决心要过安稳的日子。

  他很珍惜能够得到方柔也厌倦了尘世中那些俗到爆的女人,只有方柔才是可以让他安稳过日子的人。

  有的人会说,常威配不上方柔这样的女人。

  但事实是如果有一个好的女人她是会改变这个男人的一生,在后来的日子常威努力奋斗,积极向上,在他到了他父亲的这个年纪时,在官场已是如鱼得水。

  而方柔不仅做了官夫人,后来更是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一家人其乐融融,事业也是蒸蒸日上,上了春晚,成了一姐,可以说我们这帮人里面过得最好的当属方柔。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当天方柔跟丫丫等人全部都喝多了,她们在ktv里唱着歌,吃着冷饮哭了好久好久,感叹着她们的青春已逝。

  每个人在面临结婚的时候或多或少都会遇到一些难题,她们没有准备好,结婚并不是一个人嫁给另外一个人那么简单,而是嫁给一个家庭。

  三天后!

  一转眼方柔嫁给常威已经三天了,这一天一家三口坐在一起吃饭。

  “爸,喝粥。”方柔盛了一碗皮蛋瘦肉粥端到常书j的面前,矜持的坐在常威身边。

  常书j点了点头,冲她们两个人说道:“你们两个刚结婚有没有想好去哪儿玩一玩?”

  “还没想好,爸要不你跟我们一起去玩吧?”

  “我就不去了,我今天下午的飞机要出差一段时间,很有可能几个月都不会回来。”

  “爸你去哪儿呀要去那么久?”方柔追问。

  常威自然知道方柔这么问的目的是什么,当下也就装作没听见一样。

  “呃……就是上头派爸爸去办点事,你不用担心。”

  “行,我跟常威下午送您去机场。”

  “好!”常书j看了眼手表:“时间还早,我先去上楼休息会,威,一会儿帮着柔柔收拾碗筷。”

  “知道了。”

  常书j迈着步伐上楼后,方柔跟常威对视一眼。

  常威小声说道:“我感觉我爸就是去张耀阳的那个地方,你赶紧给丫丫他们打电话。”

  “可是不知道爸坐的是第几趟飞机啊?能整一起去么?”

  “在这里。”常威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相册:“我早上的时候就知道这事了,提前给拍下来了。”

  “老公你真棒。”方柔对他竖起大拇指:“不过我们光知道地方也找不到人呀,这样,你去卧室假装跟爸聊聊天,我去他书房看一眼,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这……不好吧,我爸最忌讳的就是别人去她的书房了,平常连我都不能进去。”

  “没事的,我悄悄地,就算发现了,爸应该也不能说我。”

  “那试试吧。”

  两口子一合计,然后一个去了常书j的屋里,一个拿钥匙去了书房。

  “爸,我来跟您老唠唠嗑,向您请教个问题。”常威龇着呀笑呵呵的来到常书j面前问道:“爸,你真要给我弄进官场吗?里面有啥门道或者说该注意的事项你给我讲讲呗,我真打算好好干了。”

  常书j脸上充满笑容,见到儿子结了婚以后真不一样了,懂事了,知道上进了,当下这颗心也是很舒畅:“行,那爸就给你讲讲……”

  咯吱!

  方柔悄悄的打开常书j的书柜开始左翻右翻,心脏砰砰的跳着,紧张到连呼吸都变得艰难起来,额头不满密密麻麻的汗水。

  上学那会,让方柔翘个课就跟做了天大的错事一样,更别说现在这个行为了。

  她在屋里面一顿翻,终于在一个书柜下面反到一份用线绳捆好的文件,她好奇的打开看了看上面清楚的写着“通灵者”秘密文件几个大字。

  就是这个没错了。

  方柔迅速打开,上面密密麻麻的文件,以及我的照片,资料全都在这里,而且还有一个惊讶的发现,那就是这个文件根本就不是G家要求去做的,而是上面的一个只手遮天的大佬要求的。

  也就是说,他们之前下达传出来的那些文件是假的。

  如果这么说还有人不理解的话,那我就这么说,在古代,常书j就相当于和珅这样的角色,是他下达的命令而不是上面的皇帝。

  不知道的人就以为和珅则是代表了皇帝,这就是权力带来的好处。

  “原来是这样!”方柔赶紧拿出手机对着这些文件一顿拍然后给我爸传了过去。

  犹豫实在在慌乱不小小心碰到了桌子上的水杯发出砰的一声。

  坏了!!!

  慌乱的方柔想要将这些文件恢复成原先的样子,一定恢复成看起来就像没动弹过的样子,可是越是紧张这大脑越是慌乱,以至于方柔都忘了这线绳是从左面缠还是从右面绕,若是让常书j发现什么蛛丝马迹,不仅救不了我,反而会让我的处境处在更危险当中!

  而且听着常书j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她的这些文件还都没有拍完,必须要拍完才行。

  事情看起来有些糟糕。

  房间内的常书j正款款而谈的跟自己儿子讲述着官场生存之道,突然听见水杯响了,正是从书房内传来的,他瞪大了眼珠子喝问道:“有人在我书房??”

  “没人吧,爸你接着给我讲,如果领导说话模棱两可的时候我应该怎么做呢。”

  “等会再讲!”常书j迈着急促的步伐往书房走去。

  “爸,你去书房干什么呀??!!”常威故意将声音喊的挺老大,意思就是让方柔赶紧撤。

  儿子这反常举动顿时让常书j感觉不妙,当下步伐更加的快了,黑着脸咣的一声推开书房的大门,看着方柔问道:“儿媳妇谁让你进来的!”

  “啊,爸。我就是帮你擦擦屋子,怎么了?刚才不小心给您的水杯弄碎了。”方柔淡定的看着常书j,一脸无辜。

  “你身后藏的是什么?”常书j看着方柔的双手藏在身后,面露疑惑的问道。

  “啊,没什么。”

  “拿来我看看!”常书j三步化作两步带着凌厉的风声走到方柔面前不由分手的抢过方柔的手机,常威则是捂着脸暗道这下完了!

  他已经想好了,要是真的发现方柔做错事,自己一定会挺身而出,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让方柔受到伤害。

  他知道自己老爸的脾气臭,爷俩之前的脾气就不对付,如果一会儿真的吵起来,那么常威一定还是会坚定地站在方柔这边,这一点从帮着方柔一起找我就能看出来,他的立场是属于方柔的。也就是我们口中经常所说的那种有了媳妇忘了娘的选手。

  “拿给我。”

  常书j抢过方柔的手机看了看,上面是淘宝里的颈椎按摩仪之外并无其它,在看她的相册里除了几张自拍也没有其它,私人微信qq更是什么都没有,电话号码最近的联系人也只是常威自己。

  原来就在常书j进来的那一刻,方柔已经快速的将照片全部拍好虽然来不及发送却隐藏在自己的秘密文件夹里,同时删除了跟我爸的聊天方式,发了一个勿回,并且思路清晰的她最终还是想起了将之前的文件放回原位,两个人前后不过差了三秒钟。

  “爸我看你老吵吵颈椎疼,寻思给你买一个按摩颈椎的,可是客服刚才给我打来电话说现货不够了要跟我换一个,我俩就一边聊一边给你擦桌子不小心给水杯打坏了,爸你没生气吧?”

  “啊,没有,没有,只是书房是我工作的地方,平日里我自己会打扫的,以后就不用你打扫了,这里还是不要进来的好,很多G家的秘密文件都在这里,不方便。”常书j这才缓和脸色挺歉意的向方柔回道,似乎在常书j的心里方柔也不能是他所想象的那样姑娘。

  “哦,爸我不知道,下回不会这么莽撞了。”

  “哎呀这事赖我,我没告诉过柔柔书房是爸的禁地,柔柔我们出去吧。”常威连忙过来当和事老拉着方柔就出去了。

  两个人下楼的时候常威用口型问道:“成功了吗?”

  方柔犹豫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嗯。”

  “快给送过去吧。”

  “怎么出去呀?我怕爸发现。”方柔有些心虚。

  “爸,我想让方柔给我买身衣服,我俩逛会街去,两点回来接你赶趟不?”常威眼珠子转了转抻着脖子冲楼上喊了一句。

  “爸不用你们去,让老韩送我就行了,你们该玩玩去吧。”常书j回道。

  “那干啥呀,我们正好也不知道去哪度蜜月,就跟你一起去呗,当溜达玩呗。”

  “我是去出差你们去干什么,而且那边很荒,没什么好玩的,你们自己找地方,三亚,丽江,香港什么的,自己找地方去吧。”

  方柔跟常威两个人对视一眼,那边很荒凉,也就是说张耀阳应该就在那里没错了!

  常威还想继续问下去,却让方柔拦住了。

  常书j是个聪明人问多了,就该发现了!

  两个人出了家里以后开着车就走了:“媳妇,我们现在去找张浩呗?”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