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后,方柔找到我爸:“张浩叔叔。”

  “柔柔来了,我正想问你呢,你给我发的这几张图片只发了一半是什么意思?”我爸皱眉问道。

  “是这样的,叔,我在我老公公的书房里找到的这些,上面明确表示耀阳是被他们秘密给带走的,你看一下。”随后方柔将自己的手机递给我爸,打开储存的文件夹,惊天秘密浮出水面。

  “太好了,我儿子有救了!”我爸看着这些文件越看越激动:“终于有救了,但愿他还活着!”

  顿了顿我爸又说:“只是不明白他们这样做的做法是什么,到底存在怎样的目的,若是将这些文件举报上去,常书j就会倒台。”

  “张浩叔叔,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方柔咬了下嘴唇说道。

  “嗯?怎么了?”

  “这份文件可以不要交上去么,毕竟她是常威的爸爸,我想你们用这份文件吓唬住我老公公就行了,但让他官位不保。”顿了顿方柔又说:“但若是迫不得已的话,那就另说。”

  我爸听了后微微一笑:“孩子,就算为了你考虑,我们也不会去害他的。”

  方柔松了口气:“这是我老公公的飞机起飞时间,你们快安排人悄悄的跟着吧,赶紧给耀阳回来。”

  “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们不能贸贸然行动,这样只会害了你,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们不会拿这份文件出来,我先考虑考虑,在做决定,你老公公身边跟着的那个老管家是个反侦察挺厉害的特种兵,跟着他就会被发现,打草惊蛇那就不好了。”

  “可是我怕拖的越晚,耀阳的危险就会越大。”

  “好,我知道了,姑娘,我替我们老张家谢谢你。”

  方柔微微一笑,捋了捋耳边的秀发,轻声说道:“你不用谢我,等着张耀阳活着回来了让他谢我吧,他可是欠了我一场风花雪月呢。”

  “啊,啊。哈哈哈。”我爸尴尬的哈哈大笑,似乎懂了一些什么似的:“其实要我说啊,你们这几个姑娘都挺好的,那小子主要是就是完蛋,他要是有我这气魄,给你们几个全都娶回家,我们老张家就完美喽。”

  方柔捂嘴咯咯的笑着:“那样的话耀阳会被丫丫打成肉饼。”

  “现在不也是天天挨揍么?”

  “有道理……哈哈。”方柔跟着大笑起来。

  ……

  片刻后,我爸将他的那几个兄弟叫到一起,有赵心,刘鹏,裤衩子,刘铂以及张健洲。

  他们几个人围在一起问道:“健洲,这份文件如果让你往上传,你能传到哪?最高领导!”

  “龙叔!”张健洲毫不犹豫的回道。

  “那不行,这份文件里清晰的写到曾祥龙也是这次事件的主要人员之一,当年我出事那老b都不管我,现在更不能管我儿子了,他靠不住。”

  “找你爸的那个情妇呢,当年能给你救出来,虽然说现在退休了,但关系应该还在吧?”

  我爸摇摇头:“你说倩姨?白扯,自从我爸没了以后这个女人就再也没出现过,根本不是咱们这个级别能触碰到的人,之前我儿子杀人逃逸那把我就试着找过她,根本找不到!”

  “那就不好办了,咱们认识的最高权贵也就是曾祥龙了,而且……这货现在明显跟常书j是一边的,找他不仅没用,反而会让耀阳陷入被动。”

  众人顿时头疼起来,裤衩叔照着张健洲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瞧瞧你咋混的,越混越完蛋,要是我混啊,早就zy书j啥的了。”

  无比汗颜,敢打张健洲脑袋的也就我裤衩叔了,要是普通人都得被抓。

  张健洲不服气的回道:“要是你混,裤衩都穿不起!”

  众人脸上有了些笑容。

  “别闹了,想想怎么办吧,现在来看不能拖了,一旦再拖,这孩子的危险性就会越来越大!”我爸皱着眉头思考半天。

  “哎,你们说去找曾正行不行?我听说他现在是sy军区的一把手,自从龙叔退了以后他在那边掌权!”张健洲忽然开口说道:“浩哥凭借你跟他姐的关系,说说应该行吧?”

  “能行么?他是凯妮的弟弟不假,但他更是曾祥龙的儿子,要是凯妮在还好说,人家不帮他老爹来帮我们?怎么可能!”

  “那倒不一定,这小子跟他不合已经不是传闻了,是经过证实的,这小子很有个性,在想法上又很坚持,知道我为什么从h市调到这边来了吗?很大一部分原因其实他弄得,他想还给社会一片晴朗的明天,所以h市那边已经没有那些违禁品了,知道吧,那龙叔是什么人,地下du品交易最大的龙头,这不就是等于断了龙叔的财路么,爷俩在家不知道干了多少次了,但那小子现在掌权,谁说也不好使!!!我觉得他会是个好的当官的领导人,毕竟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是贪官。”

  我爸笑了笑:“那感情好啊,我认识那小子的时候还只是个追梦歌手天桥流浪汉呢,没想到一跃成为龙头大佬了,这有背景的人就是不一样啊。”

  “一般的流浪歌手骨子里都是很傲的,真的,找他试试吧?”

  “行,那就麻烦哥几个了帮我跑一趟,我先去趟sy!”

  “那我们要是发现耀阳了呢,动手不?”赵心扭了扭脖子咔咔响了两声。

  “等我电话,先别行动。”

  “好的。”赵心搂着裤衩子,铂叔他们说:“咱们几个好久没出山了,这把兄弟们又一起行动了,哈哈。”

  “叔还有我们几个,我们也去。”潇洒哥,丝袜平,段宏楠以及李阳推门而入,斩钉截铁的说道。

  “你们几个小屁孩去干啥去,老实家里呆着吧。”

  “叔,耀阳是我兄弟,他有危险,我们都睡不着觉!!让我们在家里真的呆不住。”

  “让他们去吧。”刘鹏开口笑道:“你们看这帮孩子像不像当初我们救张浩那会儿,一样一样的,而且这个小子当过兵吧?还有两个能打的,去能帮忙的。”

  “也是,哈哈。”众人笑道:“那就一起去吧。飞机票浩哥报销了。”

  “草,给你们抠的。”

  “都给我去,飞机票我报销!”沈梦瑶无比霸气的来了一句:“你们尽管去,公司有我坐镇稳稳的。”

  “我也去。”迟小娅走过来异常坚定无比的说道。

  “你就别去了,消停在家。”我爸说:“儿媳妇我们肯定给他救回来,你只要在家把我的两个大孙跟孙女看好就行。”

  “可是爸。”

  “前途凶险,你是个女孩子,带着你跟我们一帮男人走总归是不方便的。”我爸认真的说道,同时看了眼沈梦瑶。

  接着沈梦瑶也跟着开口了:“丫丫,跟妈在家呆着吧,这些骨干都走了,我自己也忙不过来,你得帮我一起守着家,你相信这帮老爷们,他们没问题的,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

  最终迟小娅只好妥协:“爸,我没别的要求,耀阳出来的第一时间让他给我打电话!”

  “肯定的。”

  ……

  随后众人一通商量过后,便启程。

  他们没有跟常书j坐一趟飞机,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提前一趟飞机飞走了,然后迅速去那里埋伏起来。

  他们人多并没有选择一起跟踪,而是分开,一个点,一个人,这样一来即便对方很警觉,也不会警觉到七八个人都发现吧?

  而我爸则是直接飞到S阳,试着给曾正打了几通电话,对面都没接。

  也是那样的大佬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接一个普通人的电话号,但是曾正的电话号是张健洲给的,就一定是真正的。

  于是我爸低头发了一条短信给他:“阿正,我是张浩,我去看凯妮,有空的话来找我。”

  说完,我爸便买了束花,又买了点纸去了曾凯妮的墓地。

  看着曾凯妮仍然犹如年轻时那样,笑的那么甜,想到她的当年之死,眼角不由得红了起来,尤其是当她走的时候那句“哥,我冷”。

  让我爸现在想起来心头都是一真难受。

  那是最让我爸感到无能为力的一次,亲眼看着一个花一样的年纪在身前陨落,滋味很不好受。

  我爸慢慢的蹲了下去,拧开二锅头白酒在地上划了一圈:“小抠,我来看你了,不要怪哥这么久没来看你,生我气了吧?呵呵,我知道你嘴硬心软不会真的生我气的对吧,也不知道你在下面过得怎么样,你的心地这么善良一定会过得不错,给你烧点钱在下面使劲花,不要在抠了知道嘛,该花花,该吃吃。呵呵。我挺想你的,你看看你还是跟当年一样漂亮,而我呢,头发都已经白了,我觉得呀再过不久我就得来找你,到时候我还给你唱歌听,我还用柳树条给你编皇冠戴,还让你当个小公主,呵呵。”

  说着说着我爸就已经哭得不能自已了:“也许是我这辈子做的孽太多了,生的儿子也不省心,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你在下面也不保佑保佑他,我可挑你理了啊。”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