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儿子怎么了?”突然一道声音从我爸身边传来,曾正穿着军装,将手里的花放在小抠墓碑面前,看着生前最疼爱自己的姐姐,眼里尽是无限悲伤。

  “其实我今天找你来就是想让你帮帮我。”说着,我爸递给他一根烟。

  “不抽对嗓子不好。”曾正摆摆手拒绝了。

  “现在还唱歌么?”我爸笑呵呵的看着他,时隔多年未见,此时的曾正早已褪去当年稚嫩的脸庞,沧桑的脸盘之上尽是无尽的心酸,你让一个为了梦想放弃军阀家庭不惜流浪出走睡天桥的灵魂歌手规规矩矩的混在军营里,可真是难为他了。

  “早已经不唱了,姐夫你送我的那把吉他但我还留着。”曾正微微一笑:“我叫你一声姐夫你不介意吧?”

  “嗯?怎么个意思。”我爸呵呵一笑,这一看是话里有话昂!

  “我姐走了以后,我们家人在她房间里发现一本日记,上面写着她有多喜欢你,你是她这辈子唯一喜欢的男人,所以叫你一声姐夫不过分。”

  “当然。”我爸点了点头。

  “如果我姐还活着,看见咱俩买这么多东西肯定又得心疼钱了。”

  “是啊,她那么抠。”

  “哈哈。”两个人同时放声大笑起来。

  “虽然不抽烟,但是我带了酒。”曾正晃悠着手里的酒瓶示意我爸喝点儿,随后两个人坐在地上就开喝。

  喝着喝着,曾正便打了个酒嗝:“姐夫说吧,找我什么事?”

  “是这样,我儿子让人给抓走了,是我们当地挺有身份的一个领导。”

  “他犯了什么事?”

  “他开了一家网赌公司,让人用这个借口给抓走了,上面下达文件直接判了死刑,文件全都下来了。”

  “就开个网赌公司就被判死刑了?什么逻辑?”很显然曾正是不相信这句话的:“姐夫你是不是还有事没跟我说。”

  “你听我说完。”顿了顿,我爸又说:“现在的情况不单单是网赌公司这么简单,之前我儿子犯过事,杀过人,后来洗白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别人手里仍然捏着他的把柄让我们一阵被动,好在后来我搜集情报得到了一些消息,原来上头下来的文件根本不是真的,而是那个大佬暗箱操作的,我儿子让他们抓去不知道什么地方当通灵者的试验品了!”

  “什么!!”看到曾正的反应我爸觉得他应该是知道一二的。

  果不其然,只听曾正正色道:“你说耀阳让抓去当通灵者了,是你们S海的常书j吗?”

  “就是他!你知道这事?”

  “我知道。”曾正一脸正色:“这几年我就一直在调查这事,我总感觉我爸也参与在这里面了,因为那个人总是跟我爸打电话,两个人没少见面,但我一直找不到突破口,你说你有证据,什么证据,能给我看看么?”

  我爸犹豫了,万一这个曾正是跟曾祥龙一伙的自己将证据交给他,万一他是那边的人,这不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么!

  可若是自己不交给他,留在手里真心没什么用,自己认识最最最牛逼的除了倩姨就是眼下的曾正了。

  可是倩姨现在在哪根本不知道,除了老爷子走的那天见过一面外,在就没有任何消息了。

  貌似除了选择相信曾正外就没有任何办法了。

  见我爸面露疑惑之色,他正色道:“我姐死在黑设会手里,那时候我就曾在我姐墓碑面前发过誓,我要还人民一片晴朗的天空,在我的能力范围内我就要做我能做的事,为此我已经得罪不少上头的领导,可他们拿我没有办法,不管站在我对面的人是我爸还是谁。只要他作奸犯科,我便要将他绳之以法,绝不姑息!”

  曾正的样子不像是说的假话,而且他的眼神给人就是那种特坚定地眼神。

  说怎么刚才见到曾正感觉变了,变得哪里不一样了,就是这一身正气!

  我爸决定相信他:“我可以给你这些证据,但你能不能答应我件事,对你爸以及对我们都好的事。”

  “说说看!”

  “咱们拿着这个证据去跟他们谈判,如果他们愿意选择收手,那么好,停止手中的一切放回我的儿子,大家相安无事,从此他们不再整这些邪门歪道,而我们也可以恢复平静的生活,两个老头回家养老,这是最好的结果。”

  “若是他们执迷不悟呢?”

  “那就没办法了!”

  “可以,我答应你。”曾正毫不犹豫的回道。

  我爸知道,虽然曾正说的义正言辞,但他一定会尽自己最大的可能性视线我们所说的那种最好的结果,毕竟这是他爹,虎毒不食子,他也一样,总不会在晚年的时候将他爹送入大牢吧,那就是逼着他爹去死。

  但我想曾正拿到这份文件的以后,只要是个脑子正常的人就会终止这个实验,活着远比那冰冷的囚牢的好,我爸坐过牢,所以他深知在里面是什么滋味,那真的是一段暗无天日的日子。

  曾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上面清楚的记录着通灵者的参与人员,投资人员,受.贿人员,以及裙带关系,基本上这些人要是被曝光出来,那么会让老百姓一片唏嘘。

  “太好了姐夫,这份文件要是爆出来,他们必须给我终止试验,这些大名单里我基本上全都认识,都是那些平常跟我作对的人,我要是给整出去,全都给我下马!”

  “别,老弟你别激动,姐夫的意思是。”

  “我知道你什么意思,放心吧,我有分寸,毕竟这里面牵扯我老爹呢,我说呢,他们看我不顺眼怎么不敢动我,我爸回家就跟我急眼呢,我他m终于明白了,冒昧的问一下,这份文件哪来的?”

  我爸正色道:“不是不告诉你,只是真的不能说,一旦这份文件爆出去,很有可能会落的人家家破人亡。”

  “我知道了!”曾正非常认真的点了点头。

  并不是我爸夸张了,若是文件爆出去了,常书j就会面临牢狱之灾,你方柔当儿媳妇的给自己老公公送去了,人家常威在爱你,也得跟你离婚啊。

  虽然说在当今这个社会,离婚已是家常便饭。

  但那都是对过着生活不如意,屡遭家暴或者出轨的人来说,不得已才选择离婚。

  你像方柔嫁到了官宦家庭,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都实现不了的事,人家小日子过得超级超级好,却为了一个无赶紧要的人离婚不说,自己还变成了一个二手的,名声也都传出去了,那不是坑了人家小姑娘么。

  所以我爸希望能够和平解决最好还是和平结局,能够不牵扯无辜,就不牵扯他们。

  两个人合计半天后,曾正说:“姐夫,你随便找个地方先休息,等我电话,信我不?”

  我爸咧嘴一笑:“就算看在凯妮的份上我也相信你,老弟,出出力,靠你了,姐夫真没招了。”

  “放心吧,要是他们不放人,我直接带部队过去给那边的实验基地炸了他奶奶的!”曾正现在说话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斯斯文文唱歌的小男孩了,满是粗狂豪放的话语,这人呐,跟什么人呆的久了,性格多少还是会变的。

  随后两个人互相道了声再见,随即等到曾正离开后,我爸眯着眼睛说道,最好你们都没有骗我,老子就这么一个儿子,让你们给我整死了,你们都给我下去陪葬。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我爸虽然年纪大了,但还没到那种可以被人耍着玩的地步。

  ……

  另外一边,飞机降落。

  天空灰蒙蒙的,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老韩撑着伞护送常书j下了飞机直接上了一台黑色宾利轿车上,随即将门关好,谨慎的看了眼四周开车离去。

  开了一段路程后,老韩淡淡的看了眼后视镜:“有人跟着咱们?”

  “甩开他!”对于跟踪这种事常书j已经见怪不怪了,几乎十次出门八次都会被人跟踪,他觉得无所谓,毕竟还没有哪个胆子大的人敢来偷袭自己,除非你是真的活够了。

  老韩对这里的地带简直太熟悉不过了,随便转了几圈就将身后的“尾巴”给甩掉了。

  但他开了一段距离后,仍然疑惑的皱眉嘀咕:“奇怪。”

  常书j甚至连眼睛都懒得睁开:“怎么?”

  “我明明已经甩开一拨人了,怎么又有一拨人?不应该呀。”按照以前,他们甩开人后,基本上就没人跟着了,可是今天甩了一拨人,紧接着又出现一拨人看来对方是有备而来,这让老韩不得不提高警惕。

  “先别着急去基地,多转转,看看到底有几拨人。”

  “明白。”老韩点了点头,随即将车坐垫子下面的配枪掏出来,随意的放在右手边,用左手完美的操控着方向盘,幸亏这车是特么自动挡的,要是手动挡的,还麻烦呢……

  片刻后,潇洒哥拿出手机:“心叔,跟丢了。”

  段宏楠拿出手机:“心叔,跟丢了。”

  丝袜平拿出手机刚要开口,赵心抢先说话:“你也跟丢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