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我草!”赵心崩溃的捂着脑袋,本想说他们的,但是发现自己好像也特么跟丢了,也就没脸说,片刻后,这帮人重新集合在一起,然后给我爸打了通电话:“浩哥,跟丢了。”

  我爸点了点头:“丢了就丢了,你们先找个地方躲起来,记住,我不给你们打电话的时候千万不要露面,任何娱乐性的场所都不要去。”

  “好。”

  挂了电话,赵心对众人说道:“这样,我们先找个地方躲起来,李阳,你去找个房子,我们租一个月,哪怕就是三个月,半年也行,最主要的是要偏僻,要安全就可以,绝对不能再找酒店这种。”

  “明白。”

  “另外,这些车子暂时不要还回去,将他们藏好。”

  “好!”

  众人说完,便快速消失。

  而我爸则是坐在快捷宾馆里默默的抽着烟,似乎对于赵心他们跟丢了的事早就在意料一种。

  人家常书j那么大个领导出个门就领一个老韩,说明啥啊?

  说明人家肯定是稳稳当当的,根本不怕你跟。

  一边是专业的,具有几十年的反侦察意识,一边是业余跟踪大队,跟丢了跟正常,跟不丢那才叫出问题呢。

  咚!咚!咚!

  门外忽然传来了敲门声,我爸立即将烟头掐灭,随即谨慎的走到门口处,问了句:“谁?”

  “大哥,需要按摩吗?”门外传来一个贱贱的声音。

  我爸趴在猫眼上一看,见到的是一位穿着挺风骚的姑娘,乖乖,这个酒店看着普普通通,没想到还有上门服务。

  这尼玛要是裤衩子,刘鹏他们几个在也就玩了,偏偏的浩哥现在不号这一口。

  怎么说呢,自己这老肾,平常对付两个女人就已经吃不消了,甚至经常吓得回家装醉才能逃过一劫。

  女人跟男人的那点事对于这个年纪的我爸来说基本已经告别。

  ……

  视线扯回来,我跟Barbara衣衫不整的坐在地上,我特无语:“姑娘,这算不算你睡我?”

  Barbara咧嘴一笑:“算吧。”

  “你还笑得出来,我……我是个有家的人!”我有些羞愤,妈滴,给我催眠,睡我!!现在的女人都是怎么了。

  “我又没要你负责。”Barbara嘿嘿一笑,随即凑到我耳边冲我轻轻的说道:“小伙,咱们两个人不知道谁能活到最后,当一次痴男怨女,半路夫妻不是蛮好的么,这性命都要没了,还纠结那些世俗做什么,累不累呀,我一个女人都不介意,你那么多事干什么,你就说舒服不舒服就完了呗。”

  面对这样的姑娘我真的是没有什么办法,但是转念一想自己好像也并不吃亏。

  说实话,每个人都知道活下去的希望远比是要死亡的希望来的小的。

  在加上这个Barbara长得也确实不错,小哥我也就忍了。

  如果你要问我这个de国女孩跟中G女孩在这方面有啥区别没,没有,绝对没有!!都是一样滴。

  所以那些南方的朋友惦记来我们这边玩大洋马的就别惦记了,没啥区别。

  就在我跟Barbara有点神对话的时候,我的脑海里忽然一转,紧接着对Barbara认真说道:“你想不想活着?”

  “废话,难道你想死呀,当然我们两个要是只能活一个,我让你活。”Barbara微微一笑。

  “为什么?”我愣了下问道。

  “因为你有家庭有妻子还有孩子,我什么都没有,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一个人走,蛮好的。”Barbara说这话的时候还有点小洒脱呢。

  “你不是有父母么,你走了他们两个怎么办?”

  “我还有姐姐弟弟,无所谓呀。”

  “我去,你这心真大。”

  “不大能让你睡么?”

  我……

  “不扯犊子了,我有个好办法,需要你跟我一起做。”

  “做什么?”

  “来。”我在她耳边小声说道:“既然到最后要选五个人做试验品,我们干嘛要遵守他们的游戏规则,不如直接将那些人干掉,干嘛还要帮他们留住二十人,最后只有五个人的时候,他们没得选就选择我们五个就好了,你说是吧?”

  “我去,你这么狠的,你是说给外面的那些人都……”

  “嗯!”我点了点头。

  Barbara陷入纠结当中,因为任务失败被上头所杀掉那是他们的残忍做法,而我们为了生存主动给他们杀掉,是我们太过残忍,Barbara有些心软:“会不会不好?”

  “难道你还没看出来么,上头是让我们互相残杀,无论最后是什么实验,肯定是我们之间相互竞争,胜利者才是唯一撰写故事的人,两国交战最重要的是什么?那就是一击致命,直接干死对手就完了,要么我活,要么你死,过程是需要忽略的,我们若是将他们都干掉了,理所应当的就是我们了。”

  Barbara忽然沉默了:“我开始有点怕你了。”

  “怕我?为什么?”

  “你这心思太缜密了,我好多想不通的事情你都想到了,那若是最后只剩一个人的话,你岂不是会在我神不知鬼不觉的就给我干掉了?”

  我咧嘴邪笑了起来:“你不说愿意为我去死么。”

  “也是……那来吧。”

  “先别着急,你听我的就行,这件事呢,你一会儿将我的想法悄悄地告诉谢天华,但是不要告诉第四个人,如果那两个姑娘能在接下来的比赛中存活下来,其它人下药弄死,这俩人留着。”那天Barbara用婆婆丁帮我解毒,我就知道她在这方面有一定的造诣,根据后续了解果不其然,她对这个世间的百草全都懂,所以什么样的东西加在一起是解毒的,什么样的东西加在一起是制毒的,她全都会。

  我就说嘛,能够进来这里的人没有一个没啥本事的,多多少少会点啥,即便啥也不会的,也得像我这样嗷嗷聪明的。

  “为什么那两个女人要留下,而不是其他人呢?”Barbara顺着我所指的目光看过去疑惑的问道。

  “因为我观察了,就这俩姑娘长得不错。”

  Barbara当时就无语了:“你看我不毒死她俩的!”

  “哈哈,别闹,我说实话吧,以为这俩姑娘是这群人战斗力最弱的,万一以后起冲突了,干掉她们两个不比干掉两个壮汉来的强?”

  “这么说我还能接受!”

  随后的时间里,我们这伙人在进攻枪战的时候虽然遇到点麻烦,但我们胜在人多,总体来说进行的还是相当顺利的,等到剩下的那伙人想起抱团的时候为数以晚,期间还有几个比较搞笑的是主动来加入我们团伙的,但我们没收,直接就给灭了。

  我当时给这帮小子传输的信号就是,我铁了心带着你们几个胜利,其他人一律不要!

  这帮人就会在心里暗暗庆幸自己加入了一个很好的组织,更是心有余悸的说差一点就没进来。

  这样一来,他们对我就会无比放心,我想要整死他们就是轻而易举。

  现在的我对他们整天都是笑呵呵的,而他们没看见的是我一颗算计他们的心以及握着匕首的手,随时随地捅向他们,在他们毫无防备之际。

  于是,在后来的枪战中,我跟Barbara以及谢天华三个人都是有意无意的冲在人群的最后面,他们应该没人发现我们三个的葬爱走位。

  一场大胜让我们欢呼雀跃,在短短的几天内,我们将其余人全部扫平,获得了教授他们的高度肯定,殊不知接下来的一幕让他们大跌眼镜。

  “来来来,我们现在这些人就只剩二十人,外面还有跑了一个,今天我们酒足饭饱,明天将那个人缉拿归案,然后我们就胜利喽,哥几个,今晚放嗨了玩,就当是最后的狂欢。”

  我的话音落,众人再次欢呼,然而他们谁都没听出来最后的狂欢是属于他们生命里的狂欢,我笑呵呵的看着他们扫过他们众人每一个脸庞。

  对不起了,跟我并肩作战的兄弟们,为了活下去,你们只能是唯一的牺牲品!

  Barbara只是找了两个简单的食材混合着我们所抓的烤鱼当中,当它们吃了烤鱼之后,所有人在这一刻捂着肚子到了下去,那是一种跟得了肾结石一样的症状,疼的腰都直不起来,还一直在吐口水,一直吐到胃里都没有东西了。

  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的来临,全都惊恐的看着什么事都没有的我们三个以及另外两个还不知道咋回事的姑娘。

  “你……你们……怎么……没事?”

  “哈哈哈,我们当然没事,我们要是有事,死的不就是我们了么。”谢天华突然变了脸色,张狂的笑着,紧接着从怀里掏出手机:“各位,属于你们最后的狂欢,喜欢吗?”

  接着谢天华给脖子扭的咔咔作响:“现在,哥们要送你们去见上帝了,拜拜喽,各位!”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