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欣妍看到此人,却是雀跃地说道:“张余师兄?你终于来了!”

  “师兄?”

  陆飞差点没笑出声来,心想现在都啥年代了,还搞门派那一套?

  “欣妍师妹,你好啊。”名为张余的男子淡淡一笑,看向孙欣妍的眼神中带着几分觊觎。

  身为江北医科大学的高材生,张余的口味一向挑剔。

  原本,他是想要拒绝这次迎新带新生的活动。不过,当他看到孙欣妍的照片之后,便一口揽了下来。

  让人万万想不到的是,孙欣妍的本人竟然比照片上还要好看。

  所以,他感觉自己像是挖到了宝贝一样,心里盘算着该如何把这个新生师妹给勾搭到手。

  张余看了一眼陆飞,毫不掩饰眼中鄙夷的神色,问道:“师妹,这个土包子是不是在骚扰你?”

  孙欣妍小声地把事情地来龙去脉都说了一遍。。

  “这是一个绝佳的表现机会,如果替师妹解决了这个麻烦,往后我跟她的距离就更加接近了。”

  想到这,张余便整理了一下衣服,指着陆飞说道:“喂……你这个土包子胆子够肥的,竟然敢在这里卖药,你不知道这是犯法的么?”

  陆飞眉头一皱,回怼道:“犯什么法?”

  “第一,你没有营业执照。第二,药物属于药监局监控的,你这东西没有临床许可,也没有资历证明。如果你被抓进去,可是要坐牢的。”张余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你又是谁啊?这事你管得着么?”陆飞撇了撇嘴道。

  “我是江北医科大学的博士生,江北医院内科主任医师。难道这些资历不够吗?”张余淡淡一笑。

  他的姿态倨傲,看都没看陆飞一眼,仿佛他是完全不值得一提的垃圾。

  “原来是个医生啊。”陆飞点了点头。

  “你要是识相点,就赶紧滚蛋。要是你再纠缠不清,我就打电话给药监局举报,抓你坐牢。动动这点关系,对我来说还是很轻松的。”张余一副吃定了他的表情。

  听到这话,换做一般人估计就会知难而退了。

  不过,陆飞可不是一般人!

  他盯着张余看了好长时间,这才摸着下巴说道:“你刚才说你叫什么来着?”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叫张余!”张余倨傲地说道。

  “章鱼?你是在宠物医院上班的吗?怎么取了个动物的名字?”陆飞哈哈大笑了起来。

  “噗嗤……”孙欣妍没忍住笑出声来。

  这个家伙也太逗了,竟然说师兄是章鱼!

  张余气的面色涨红,大声说道:“我叫张余,弓长张,余额的余。不是你说的那种章鱼!”

  “对啊,章鱼……会喷墨水的章鱼,我记得很清楚,昨天晚上烧烤还吃了这个。”陆飞点了点头。

  “你这是故意找茬吧。”

  张余气的面孔扭曲,朝前走了一步,眼看着就要跟陆飞动手。

  面对气急败坏的张余,陆飞一丝慌乱都没有,而是大声嚷嚷起来:“大家快看啊,这里有个医生要打人啦……”

  陆飞的嗓门很大,很快就把人的目光给拉扯了过来。

  “你……”张余指着陆飞,气的浑身发抖。

  他万万没有想到,陆飞会如此地无耻。

  更p新p最快上$H{0)#

  还是一旁的孙欣妍拉住了他,劝道:“师兄,咱们还是走吧,别理他不就行了?”

  张余想了想,便放弃了修理陆飞一顿的想法。

  毕竟这里是公众场合,如果真的要是打起架来,那对他的未来职称考评会有很大的影响。

  “哼,懒得理你。”

  张余冷哼一声,扭头就走。

  孙欣妍看了陆飞一眼,便亦步亦趋地跟了上去。

  “呸!什么玩意儿,老子的药又没卖出去。”陆飞狠狠地啐了一口。

  陆飞准备换个地方,他收拾了一下帆布包,随意地朝后一挂,准备离开这里。

  只是,他才走出几步,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呼喊:“谁是医生?这里有个孩子晕倒了,快来救命!”

  听到这话,陆飞的眼睛一亮。

  既然有人晕倒,那岂不是代表他的药能卖出去了?

  想到这,陆飞便快速地走了几步,看到不远处有人围在那里。

  等到陆飞挤进去之后,发现一个精神矍铄的老人,此刻正怀抱着一个男孩。

  这个男孩的面色涨的青紫,并且口吐白沫,浑身不住地抽搐,看起来情况非常地严重。

  那个老头急的双眼赤红,不断地摇晃小孩,大声道:“小可乐,小可乐,你到底怎么了?你可别吓爷爷啊……有没有医生,求求你救救我的孙子。”

  陆飞的眉头微微一皱,因为他知道小男孩应该是癫痫发作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如果越是摇晃,对病患的危害就越大。

  “哎!看来这药是卖不出去了。”

  陆飞叹息了一声,准备走上前去施救。

  没有想到,有人却比他还要快,说道:“我是医生,让我看看吧。”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陆飞便知道此人一定是“章鱼师兄”了。

  果不其然,张余迎着众人的目光走上前去,对老者说道:“老伯,你先别急,可以让我看看吗?”

  他的样子看上去很和蔼,语气也很和善,完全一副仁者仁心的样子。

  孙欣妍站在他的旁边,虽然她还没有进入医学院系统地学习,但是在一旁观看师兄救治人的过程,还是非常好的。

  “你……是医生?”老头万分惊讶。

  “对,我叫张余,是江北市医院的内科主治医师,这是我的名片。”张余将一张烫金的名片送了过去。

  看到这张名片上的抬头,老头立即激动说道:“医生,求求你救救小可乐。如果你能救好他,你就是我们李家的救命恩人。”

  “老伯,你先别急,让我看看患者的情况。”张余宽慰道。

  他的余光瞥到了一旁有人拿手机拍照,顿时心中一喜。若是这次救治成功,那对他可是一个非常好的加分项。

  张余一边观察了一下患者的情况,一边询问老头关于这个小孩的基本情况。

  最终,他下了定论,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孩子应该是吞食了异物,造成了气管堵塞。”

  “是真的吗?我真老糊涂了,一个不留神,就让这个小家伙把什么东西给吞进去了。”老头急的声音都带哭腔了。

  “放心吧,老伯。我现在就给他进行急救。”

  张余一手抄住了小男孩的背,准备把他给翻过身进行救治。

  便就在这时,一只手却是伸了过来,死死地卡主了他的手臂,让他无法动弹。

  随后,一个冷漠的声音道:“如果你不想他死在这的话,就给我住手!”

  张余抬头,发现了非常讨厌的陆飞站在了面前。

  “你这个土包子,凭什么让我住手?”张余皱眉大声质问。

  “就凭你,是个庸医!”

  陆飞一字一顿,声音宛若洪钟,几乎整个大厅的人都听得见。

  周围的人面面相觑!

  这个身着寒酸,像个拾荒者的年轻人竟然说人家是个庸医?

  这让大家啼笑皆非的同时,纷纷都对陆飞投去了鄙夷的目光!

  “……”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