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女人看上去二十七八岁,穿着一身白色的职业套装,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笔直的大腿上套着一双黑色丝袜,头发高高盘起,两片火红的嘴唇相当的性感诱人。

  她叫许馨月,是这家酒吧的老板。

  “完了完了!”

  看着满地哀嚎的人,许馨月脸色骤变,丢下手中的包包,跑到夏梦瑶身边问道:“梦瑶,这……这是怎么回事?”

  “馨月姐……”夏梦瑶眼圈发红,把刚才的事情简单的讲了一遍。

  听了事情的经过,许馨月一脸惊骇的望着陆飞!

  这个家伙也就二十来岁的样子,穿着十分的寒酸,全身加起来绝对超不过两百块钱,长相也是十分的普通。

  就这样一个其貌不扬的家伙,竟然拥有如此不俗的身手?!

  许馨月的脑海里闪过无数个念头,但此刻却来不及细想,连忙跑过去把陆飞拦了下来,焦急的说道:“算了吧,这个黄大彪背后是江北鼎鼎有名的九爷,不能太过分,不然只会有更大的麻烦。”

  听到许馨月这句话,黄大彪仿佛抓到了救命草,激动的大喊道:“我是九爷的人,这条酒吧街就是他交给我管理的,所以你们赶紧把我放了,不然的话,九爷绝对不会放过你们,这家酒吧也别想开下去!”

  虽然嘴上是这样说,但在说话的时候,却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几步,跟陆飞拉开了一定的距离。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陆飞笑了笑,但那双眸子里却闪过一道凛冽的寒芒,一丝凌厉的气息从他身上微微溢出,惊的黄大彪瞳孔剧烈收缩,双腿一抖,瘫坐在了地上。

  不知为何,他感觉眼前这个年轻人就像一把惊世天戈,天戈一出,必将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就这样算了吧。”许馨月心里也是一惊。

  陆飞收回了目光,打量了许馨月一眼,淡淡的说道:“我说你这个女人真是胸大无脑,难不成你天真的认为,现在就这样让他离去他就不会来报复?”

  “你……”许馨月面色赤红,一脸羞怒的盯着陆飞,但那两道柳眉却紧紧地皱在了一起。

  的确。

  事已至此,就算让黄大彪安然离去,他依旧会怀恨在心,报复那是必然的,这何况他背后还有一个九爷,这事不可能就这样结束。

  人虽然不是她打的,但事情的起因却是因酒吧的服务员而起,而这个服务员又是她认的干妹妹,所以这件事跟她肯定脱不了干系。

  许馨月往后退了一步,没有再说话。

  “想明白就好。”陆飞重新把目光放到黄大彪身上,一字一顿道:“已经很多年没有人敢威胁我,而你竟然敢威胁我!”

  话刚说完,陆飞捡起了一根甩棍,狠狠地砸在了黄大彪的肩膀上。

  咔嚓!

  他的肩胛骨瞬间断裂,整个肩膀也彻底凹陷了下去,那条右臂就跟畸形一样吊在一旁不停地晃荡。

  “啊!!!”凄厉的惨叫声在酒吧里回荡。

  陆飞没有理会,手中的甩棍再次挥了出去,把他的另外一个肩膀也彻底砸碎了。

  没有丝毫的停留,陆飞一脚踹向了黄大彪的腹部,他卷缩成一只大虾,贴着地面飞了出去。

  陆飞操起茶几上一瓶红酒,把瓶底敲掉,拎着半截酒瓶子走了过去,并顺手拔起那把蝴蝶刀。

  “不!不……”黄大彪歇斯底里的大喊了起来。

  “不?”陆飞走到了他的面前,反问道:为什么不?之前你不是说要当着我的面把她灌醉,再扔到床上。”

  话音刚落,陆飞手中的半截酒瓶子狠狠地扎了下去,深深地扎进了黄大彪的大腿里。

  “啊!!!救……救命……”

  黄大彪歇斯底里的呼喊了起来,但陆飞没有丝毫要停下来的也是,抬起脚狠狠地跺了下去。

  咔嚓一声,他的整条小腿骨就跟竹子一样爆裂而开,里面红白相间的骨髓清晰可见。

  “你知道她是谁么,竟然敢当着我的面说这种话!”说话的同时,陆飞又是一脚,这一脚把黄大彪的五根手指踩裂了。

  陆飞踮起脚尖,在他的五根手指上不停地碾压,嘎吱嘎吱的声音响起,骨头被碾成了粉末,冷冷的说道:“若是我今天没有刚好碰到,那这个姑娘会被你折磨成什么样子?”

  “是啊,今天若是没有他的话,梦瑶会被这个混蛋折磨成什么样子?”听了这话,许馨月心里充满了庆幸,看向陆飞的目光里更是充满了感激。

  在凄厉的惨叫声中,那把蝴蝶刀在陆飞的手中跳动了起来,速度很快,也很妙曼,但在下一刻却狠狠地扎了下去,把黄大彪另外一只手直接钉在了地板上。

  陆飞抓住蝴蝶刀用力转动了两圈,在碰到骨头的时候,响起了嘎嘣嘎嘣的脆响,但并没有形成任何的阻挡,锋利的刀刃在手掌的中央剐出了一个通透的大洞。

  对付这种人就要以暴制暴,以更加残忍的方式去惩罚他们,只有这样他们才会深刻的记住教训,至于同情,完全不需要的。

  看着把黄大彪踩在脚下的年轻人,他围观人群的目光里满满都是畏惧!

  这只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但手段却是那般的狠辣与无情,若不是亲眼所见,有几人敢相信?

  杀神!

  这是一个冷血无情的杀神!

  拔出蝴蝶刀,在黄大彪的衣服上擦了起来,直到把血迹擦的干干净净,陆飞才站了起来,似笑非笑的盯着黄大彪。

  在黄大彪的眼里,陆飞俨然就是一头魔鬼,而他此刻脸上的那抹笑容,也是世间最恐怖的笑容。

  看着陆飞脸上那抹淡淡的笑容,黄大彪浑身一哆嗦,一股散发刺鼻味道的黄色液体从身下缓缓蔓延开。

  “我去!竟然被吓尿了!”

  作为酒吧一条街的扛把子,竟然在自己的地盘上被人给吓尿了,这不可谓不是一个天大的讽刺。

  “滚吧!”陆飞捂着鼻子,皱着眉头摆了摆手。

  黄大彪如临大赦,拖着残破不堪的身躯,一点一点的往外挪去。

  ……

  围观的人都散去了,但刚才的所见,一定会成为他们日后茶余饭后的谈资。

  “谢谢你。”夏梦瑶走了过来,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脸上满是感激。

  “谢什么啊,小事一桩。”

  “当然了,你若是想请我吃个饭,或者看个电影什么的,我想我也是不会拒绝的。”

  G看正版A“章节上√0

  陆飞挑了挑眉,那模样别提有多贱了,跟之前的冷酷无情简直判若两人。

  在调侃之于,陆飞也寻思,该以何种方式留在夏梦瑶的身边呢?

  “……”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