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刚才这一幕,感受最深的,并不是在场的这些人,而是跟陆飞站在一起的那些保安!

  他离陆飞最近,亲眼看到陆飞把两把叉子甩了出来,但却谁都没有想到,两把轻如鸿毛的塑料叉子而已,竟然能够给人造成如此巨大的伤害!

  这样一幕,差点没把他们的下巴惊掉!

  但是,在想到昨天陆飞用两粒瓜子把那两位高手的膝盖打断之后,他们瞬间就释然了!

  相比于昨天,今天这真的不算什么!

  他们的看向了陆飞,那么,杜九根也不例外啊!

  看着这个年轻人,在想起昨天手下的那些描述,他顿时明了,就是他!

  杜九根的目光里有异样的光彩闪过!

  昨天只是听说,他的感触并不是很深,且,他认为有很大的夸张成分在里面,但,此刻在见识了之后,他总算是明白了,这的确不是一个简单的年轻人!

  但,那又如何?!

  他今天是有备而来!

  /@;0Z\"

  而,许馨月和夏梦瑶顿时松了一口气,但,随之而来的,却是一抹深深地担忧!

  陆飞的确很厉害,昨天她们都见识过,但,杜九根也不是普通人,作为江北的九爷,他手段也是很多的。

  而李道,却眉头紧皱,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是个畜生吗?”往下走去的同时,陆飞淡淡的扫了一眼杜九根,漫不经心的说道。

  刹那间,整个酒吧里的人,就像被施展了定身术一样,所有人都待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强横的阻止接近许馨月那两个手下就算了,竟然骂杜九根是个畜生。虽然,他刚才的行为,的确是畜生般的行为,但这样的话,谁又敢说出口?

  他们不敢,在整个江北,很多人都不敢!

  但,这个年轻人,却一张口就说出来了!

  “你说什么!你这是在找死!!!”杜九根的一个手下,立即往前走了一步,厉声呵斥!

  而,其他人的脸色都彻底沉了下来,杜九根也不例外!

  他在江湖上混迹了这么多年,还从未有人对他如此说过话!

  畜生?!

  天呐!

  这是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的意思啊!

  “我说他就是一个畜生!怎么,我说的话很难理解吗?”陆飞从楼上走了下来,瞥了杜九根一眼,淡淡的说道:“能说出那种话来的人,你告诉我,不是畜生是什么?!”

  “你……”

  “你什么你啊,难道我说错了吗?也只有那些野狗,才会在公共场合,在马路上,想着那种事情。”陆飞漫不经心的摊了摊手,“九爷是吧,你说,我说的是不是很在理!”

  “作死的人我见过不少,但,像你这种急不可耐的人,我倒是第一次见!”杜九根脸色怒极反笑,他怎么也想不到,竟然还有人敢如此对自己说话,而且还是当面!

  “巧了!像你这种有着畜生习性的人,我也是第一次见。”陆飞耸了耸肩,笑着说道。

  “噗嗤!”

  听到这话,周围那些人都拼命的抿着嘴巴,想把心中那股笑憋下去,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忍耐力都很好,很快便有人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可是九爷啊,他们当然不想,也不敢笑出声的,但,奈何,他们实在是忍不住!

  这,还真不能怪他们!

  毕竟,生理的问题,他们又控制不住!

  “哈哈!!!”

  杜九根愤怒的大笑了起来,他怎么也想不到,竟然有人在知晓他身份的情况,竟然还敢如此的口出狂言!

  果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啊!

  “本想给你一个选择的死法,现在看来,那完全是多余的!”杜九根冷笑连连,现在,单纯的杀了陆飞,已经无法化解他心中的怨恨了!

  只有把他折磨的生不如死,这样才能让他心情愉悦。

  “难道没人告诉你,你的屁话真的很多吗?”陆飞摇了摇头,“跪下吧,给馨月道歉,我允许你从这里爬出去。”

  跪下?道歉?爬出去?

  听到陆飞这句话,所有人再次被震撼到无以伦比!

  这真的是在跟杜九根说话吗?!

  狂人!

  这果真是一个狂人!

  昨天晚上没来的那些人,在听别人对陆飞的介绍后,他们是不相信的,一个年轻人而已,能有多大的气魄?

  然而,此刻在听到这句话后,他们总算是理解了他们所说的,也明白了,这个年轻人,果真是一个相当有气魄的人!

  这是哪里来的猛人?

  那可是九爷啊!!!

  虽然不是最顶尖的人物,但,在江北也是手眼通天,说一不二!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却丝毫不被一个年轻人房放在眼里,这让他们怎么能感到不惊讶?

  “给我上,把他往死里给我打,留下一口气就行了!”杜九根不再废话,挥了挥手,下达了命令!

  话音落下,四个中年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目光齐聚在陆飞身上,一起往前踏出一步。

  骤然,一股凌冽的寒气从他们身上散发了出来,周围的温度骤然下降。

  煞气!

  这是一股浓郁到极致的阴煞之气。

  只有杀过一定数量的人,身上才会具备这种让人心悸的阴煞之气。

  由此可见,这四个人的来头有多么的可怕。

  这,就是杜九根的底气所在。

  他那两个贴身保镖已经被陆飞打断了双腿,彻底废掉了,那本是他最强的底牌。

  陆飞的强大,他是清楚的,但,作为江北的九爷,场子被人砸了不说,贴身保镖也被人给废了,这无疑是打他的脸,让他以后如何在江北立足?

  所以,为了找回场子,挽回丢失的脸面,他从江北一个真正的大人物手里借来了这四个人。

  相比于这四个人,他那两个保镖就跟婴儿一样。

  尽管眼前这个年轻人也很强,但,那又怎么?!

  今天照样得跪伏在他的脚下,是生是死,在他一念之间。

  “修行不易,听我一句劝,快回家吧,我不是你们能够对付的。”

  对于这四个人,陆飞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随即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

  没错,这四个人的确比昨天那两个保镖更加强,但在陆飞的眼里,不过是三岁小孩跟六岁孩童的区别而已。

  “……”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