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一出,教室里不少学生都露出了一抹戏谑之色!

  在中医学理论学里,《伤寒论》相比于《金匮要略》、《汤头歌》以及各种论证书要简单一些,但,这也只是相对而言而已。

  他们曾经在背《伤寒论》的时候,很多人都花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而像林雪晴那样的学霸,也花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才背出来原文和译文。

  由此可见,这其中的艰涩与难懂。

  而陆飞,昨天才入学,就算他从昨天就开始背,加班加点,这才一天的功夫,他怎么可能背的出来?

  “嘿嘿!这个家伙也是猖狂!这下好,被陈老师彻底针对了!”

  “活该就是!谁让他色胆包天,还喜欢吹牛说大话!”

  “对!我支持陈老师的这种做法!像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就应该给他一点深刻的教训!”

  “……”

  很多人都嘲讽打击了起来,毕竟,陆飞刚才举动把很多人都惹怒了,且,他的自信,让很多人感到十分的不爽!

  而林雪晴,却一脸的焦急,她想帮陆飞来着,但却不知道该怎么做,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

  叶婉婉看向了陆飞,并且笑了起来,显然,她在等着看陆飞的笑话。

  “看来这个大美人是想把我往死里整啊!”陆飞轻笑的摇了摇头,心中感叹了一声,而后笑道:“陈老师,《伤寒论》分辨脉法和平脉法,你想要我背哪一种?”

  背哪一种?!

  听着陆飞那自信满满的话语,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得一愣!

  他说的没错,《伤寒论》的确分那两种,但,他如此自信满满的反问是什么个意思?!

  挑衅!

  这又是一次赤果果的挑衅!

  意思很明显,你想问哪一部分都可以,我都能背的出来!

  这是哪里来的自信?!

  陈美彤嘴角微微翘起,似笑非笑道:“陆飞同学,听你的意思,正本《伤寒论》你已经全部背下来了?”

  “当然!在我十岁的时候,我就已经背下来了,甚至倒背如流!陈老师,要不要我倒过来背给你听听?”陈美彤此刻什么打算,陆飞当然清楚,只不顾,他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一个女老师而已,在他面前能翻出什么浪?

  “噗嗤!”

  T更%新n最M快}上)Z0…:

  陆飞的话音才刚落下,教室里就响起不少忍俊不禁的笑容,一个个纷纷对陆飞投去了鄙夷的目光。

  这完全就是吹牛不打草稿!

  要知道,《伤寒论》全文上万字,而且全部都是古文,怎么可能倒背的出来?

  “行!既然你这么有自信,那我就满足你!”陈美彤暗自摇了摇头,如果不是出了昨晚上那件事,她对这个新来的学生印象还算不错,但,此刻,她却十分的失望。

  一个喜欢说大话,且,不着边际的人,能有什么大出息呢?

  心中很失望!

  但,陈美彤并没有就此收手,她反倒要借助这个机会,把沉浸在吹牛当中的陆飞打醒,要让他知道,什么是幻想,什么是现实!

  “既然你说能够倒背如流,那我随意指其中一条,你是否能背出来?”陈美彤嘴角翘起,再次发难。

  “当然可以!”陆飞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好!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如果你背不出来的话,作为惩罚,你几把《伤寒论》抄写十遍吧!”

  陆飞的淡然与自信,把陈美彤气的不轻,今天她一定要让这个家伙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没问题!”陆飞很痛快的答应了下来,“不过,既然有惩罚,那与之相对应的,是不是也有奖励呢?!”

  说完,陆飞突然笑了起来,“如果我全部都答出来了呢?!”

  全部都答出来了呢?

  这怎么可能?!

  他怎么可能答的出来?!

  陈美彤没想到陆飞能够说出这番话来,但,那又如何?!

  他一个新来的学生,缺了几个月的课,课本也昨天才拿到,《伤寒论》上万字的文言文,他怎么可能背的出来?

  “哼!”

  陈美彤心中冷笑不已!

  她怎么也想不到,陆飞竟然会是一个这般喜欢说大话的人!

  “你要是全部都回答的上,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陈美彤心中涌现出一丝厌恶,像这种吹牛说大话的人,是她最讨的,再想到陆飞是校长介绍进来的,她心中的厌恶变得更加浓郁了几分。

  一个关系户而已!

  “我说怎么办就怎么办?”陆飞不不由得乐了,目光肆无忌惮的在陈美彤身上游走了起来。

  啧啧,不得不说,成熟性感的还带着一丝妖娆的陈美彤,真的是一个顶级尤物,能让无数男人垂涎欲滴!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了陆飞的身上,他们要看看,这个胆大包天,且谎话连篇的家伙,会提出一个什么的要求来!

  与此同时,他们也而在问自己,若是换做是自己面对这个情况,会如何做!

  无不例外,所有男生的目光都在陈美彤成熟饱满的身体上打量了起来!

  没办法,实在是太具有诱惑力了!

  “既然你这样说了,那我也就不为难你,而且我也没想到,等我想到了,再告诉你怎么办。”陆飞认真想了,他是真的没想到什么合适的要求。

  陈美彤无言,脸色也变得黢黑!

  而那些学生,则一个个神色十分古怪的望着陆飞,似乎在说,这个家伙可真够狡猾的,有些话在课堂上不方便说,所以才先这样拖着,等方便的时候再说!

  高!

  不得不说,这一招实在是太高!

  虽然看陆飞很不顺眼,但,此时此刻,很多人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股敬佩之情!

  “行!我答应了!”陈美彤答应了道,她当然也是这样想的,只不过,她压根不相信陆飞真能够答出她的提问。

  一个喜欢靠走后门进来的家伙而已,有什么好惧怕的?!

  刹那间,教室里陷入了一片沉寂。

  稍微想了一会儿,陈美彤问道:“假令下利,寸口、关上、尺中,悉不见脉,然尺中时一小见,脉再举头者,肾气也。若见损脉来至,为难治。下一句是什么?”

  这个问题疑惑一出,好多学生迅速在脑海里搜索了起来,结果一个个眉头都紧皱了起来。

  “简单!”

  陆飞却淡然一笑,“出自《伤寒论》平脉法……”

  “……”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