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飞直入主题。

  “昆仑古玉?”王德河明显一愣,“什么昆仑古玉?!”

  看着王德河此刻的表情,他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但还是形容了一番,道:“一块长形不规则,只有巴掌大小,色泽偏黄,仔细看的话,能够看到其中有鸟兽的图案。”

  陆飞描述的很详细,只要是见过那块古玉,听了他的描述,都能想起来。

  据陆飞得到的消息,那块昆仑古玉百分百在这所学校出现过,他王德河作为校长,没有理由不知道。

  对此,陆飞抱着很大的希望。

  果不其然。

  陆飞刚描述完,王德河双眼陡然一亮,“我见过我见过!你这样一说,我立马就想起来了!”说完,王德河还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陆飞神情一震,手中的饭碗顿时布满蜘蛛网般的裂纹,差点直接爆裂而开。

  这块古玉对陆飞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听到这样一个消息,难免会这般激动。

  见到陆飞手中布满裂纹的饭碗,王德河瞳孔剧烈一缩,高人啊,跟昆仑山那个老人一样,这也是个高人啊!

  “不好意思,是我没控制好情绪。”陆飞深吸了一口气,这才问道:“王校长,你能否告诉我,你是在哪里见过那块古玉的?”

  “就在学校里。”

  王德河回忆道:“那是半个月前,一个老人在我们学校门前的大马路上摆摊,卖一些铜钱古玉之类的老东西。刚开始我并不知道,后来中午的时候,这个老人到学校食堂里吃饭,吃完饭之后就在食堂门口把毯子摆了出来,他应该是想打老师跟学生的主意。”

  “一个中医院的老师看中了你刚才形容的那块古玉,把玩了一会儿,就问价,结果,摆摊的老人张口就说三千万,把那位老师吓了一大跳,然后,所有人都说这个老人是个疯子。”

  “最后,这个老人什么也没有卖出去,就从学校离开了。”王德河笑着说道:“那个时候我刚好去食堂吃饭,恰好看到了这个过程。”

  说完,王德河还不停地摇头,“你说啊,一块巴掌大小的玉,看上去品质也不咋地,他竟然开口就三千万,现在的骗子都这么没有底线吗?”

  然而,陆飞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问道:“这个老人长什么样,你还记得吗?”

  在普通人的眼里,昆仑古玉的确其貌不扬,毕竟,玉器这一类东西,最讲究兴品质,一块颜色发红,一点都不晶莹剔透的玉石,能是什么好品质?

  可是,那个老人却敢开口三千万,那就说明,他对这块昆仑古玉有一定的了解,不然的话,不可能说出一个这么离谱的价钱!

  这,也是陆飞所最担心的事情!

  王德河回想了一会儿,道:“这就是一个普通的老人,六十来岁,身材佝偻,对了,他的左眉上方有一颗绿豆大小的黑痣!”说到后面,王德河双眼骤然一亮!

  这算是很明显的特征了,若是看见了,一眼就能认出来。

  陆飞点了点头,心中十分的失望。

  在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想过无数种可能性,但怎么也没想到,昆仑古玉竟然是以这样一种方式出现在江北医科大学的,这如何去寻找?

  然而,下一刻,陆飞的眸子里陡然闪过一抹亮光,问道:“王校长,你们这里有古董一条街之类的东西吗?或者说,哪里摆地摊的比较多?”

  从王德河的描述来看,那个老人应该是衣蛾走街串巷摆地摊的人,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相对而言,就比较好找了。

  我们这的确有一条巷子专门卖古玩这种东西的,只不过,这些年逐渐荒废了,现在变成一个赌石场了,买买翡翠原石,还有一些翡翠成品。”

  王德河是实打实的江北本地人,小的时候,就知道那条巷子是专门卖古玩的,只不过,那个时候主要是坑不懂的外国人,如今随着信息的发达,也就逐渐没落了下去。

  翡翠原石?

  这完全丝毫不搭边啊,陆飞再次失望的摇了摇头。

  好事多磨,看来,想要寻找这块昆仑古玉,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啊。

  然而,就在陆飞打算从头再开始之际,王德河拍着大腿说道:“过两天就是我们江北三年一次的赌石节,到了那个时候,就不单单只有翡翠和原石了,还有很多其他的东西!”

  u$看正◇版Y章hE节o上m:Y0=

  说到这里,王德河压低了声音,“不但有古董,而且,很多都是新坑里出来的。”

  新坑,这是行话,意思是说,刚从古墓里掏出来的新货。

  听到这里,陆飞顿时来了兴趣,问道:“在哪里举行,什么时候开始?”

  如果真跟王德河描述的一样,有这样一个盛大的节日,那个摆摊的老人肯定不会错过这样一个好机会,毕竟,能去赌石的,都是大老板,不缺钱的主,指不定真能以三千万的价格把那块玉石给卖出去。

  “时间地点还未定,陆飞你也知道,这连里面好多东西是见不得光的,等确定下来之后,我就会得到消息,我再通知你。”王德河回答道。

  陆飞点点头,这种事情的确是这样的,也只有在某个圈子里才能得到这样的消息,对于普通群众而言,啥也知道。

  “好,那我等你的消息。”

  ……

  江北市人民医院,特护病房。

  夏广轩,昔日的江北首富,如今,却浑身插满管子,奄奄一息的躺在病床上。

  谁能想得到,堂堂的江北首富夏光轩,在正当年的时候,竟然成了这样一番模样。

  这个消息若是传出去了,很多人都会感叹,有钱又怎么样,在生老病死面前,还不是人人平等。

  “老板。”

  一个体型壮硕,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男子走进了病房,站在病床前轻声喊道。

  “怎么样了?”夏光轩艰难的转动了一下脖子,面色惨白如死人,整个人消瘦的宛如骷髅,模样十分的瘆人。

  “顺天那边传来了消息,确定您是慢性中毒,只不过、只不过……”

  “……”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