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王德河自己的目光来看,这个元青花大盘子应该是真的,但,他无法百分之百吃准。

  但,他请来的专家,刘威在经过一番详细的观察后,断定这是一个真品无疑,所以他也就深信不疑。

  然而,陆飞却突然说那只是一个高仿的盘子,难免让他心生疑虑。

  周围那些人都呆住了,目光奇特的望着陆飞,他一个年轻人,有什么资格说出这种话?!

  要知道,在收藏这个行当里,是最讲究资历的,那些真正又资历的人,年岁都不会小,比如王德河请来的刘威。

  √P!d$0~

  而,他一个年轻人,有什么资历可言?

  最关键的是,他这是在破坏行规,完全就是一个不懂任何事的小孩子!

  在这个行当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当有人在谈买卖的时候,旁观围观的人是不能说话的,就算是看出了端倪,也不能表现出来丝毫。

  这是相对于那些看热闹的人而言。

  而,作为买方的亲戚或者朋友,若是对物件有什么异议,也不能当众说出来,只能小声的交流。

  不然的话,直接大声的喊出来,摊主的生意还这么做?

  这本来就是考验眼力见儿和经验的一个行当,买了假货,那是打眼,怨不得谁,只能权当交学费。

  而,陆飞的这个举动,无疑是破坏了规矩,难免会遭到不少人的白眼。

  旁边那些人,虽然看戏的居多,但,对于陆飞这种鲁莽的行径,却是感到十分的反感。

  原来是一个连规矩都不懂的年轻人。

  旋即,周围不少人摇头嘲讽。

  王德河的脸上也有些挂不住,尽管心生了一些疑虑,但怎么也想不明白,陆飞怎么会突然来这么一出。

  一旁的刘威没有说话,但那双眸子里却闪过一抹冷光,且,嘴角翘起,神色极为不善的盯着陆飞。

  他很王德河百分之百保证,元青花盘子是真品,他却说是高仿,这不是打他的脸么?

  但,一直跟在他身后的那两个年轻人,却没有这么好的忍耐性。

  “你一个穷酸小子而已,懂收藏吗?懂什么是元青花吗?连一点规矩都不懂,竟敢在这里胡言乱语,你也不嫌丢人!”

  他是刘威的孙子,叫刘子文,此时此刻,他那张高傲的面庞上,满满的都是讥讽与嘲笑。

  而且,在说话的同时,那双眼睛却有意无意的看向一旁的王语嫣,目光中满是邪恶的占有欲。

  “哦,原来这个盘子就是元青花啊!”陆飞豁然开朗的点了点头。

  见到陆飞的这个样子,周围那些人明显一愣!

  连元青花都不知道,竟然有脸在这里说真假,这人莫非是脑子进水了?

  王德河脸色变得不太好看,认为陆飞实在是太过孟浪了。

  “瞧瞧你那无知的样子!”刘子文不屑一笑。

  王语嫣拉了拉陆飞,轻声说道:“这不是赌石,你还是别说话了,我爷爷既然喜欢那个盘子,让他买了就是。”

  她也觉得陆飞的这个举动,实在是太无理,毕竟,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规矩,规矩是不能被破坏的。

  “我知道你爷爷喜欢,但,他喜欢的是真元青花!”

  陆飞并没有故意去压低自己的声音,似笑非笑道:“但,倘若日后他得知,这是一个假货,他会不会气的脑溢血发作?”

  “你闭嘴!”摊主暴怒而起!

  陆飞直视摊主的目光,咧嘴笑了笑:“我虽然不懂收藏,更不懂元青花,但,我懂人性,更懂人心的险恶。”

  说到这里,陆飞把目光从摊主的身上转移到了刘威身上,淡然一笑:“我这样讲,想必应该很明白了吧?”

  此话一出,周围那些人面面相觑。

  都是人精,陆飞话里的意思,他们当然明白,只不过,这可能吗?他凭什么这样讲?

  而,摊主的脸色却骤然一边,虽然很好的掩饰了下去,但,在本能的驱使下,他却在第一时间看刘威。

  刘威看上去倒是镇定自若,脸色没有出现任何变化,但,他却开口了,毫无生气的说道:“年纪轻轻的不学点好,竟然在我们面前谈人性,难道你不知道,我们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都多吗?”

  “盐吃多了就很了不起?”陆飞摊了摊手,一脸的无奈,“盐吃多了,会得高血压的。”

  “噗嗤!”

  一旁的王语嫣实在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

  “牙尖嘴利的东西!”刘威脸色阴沉了下来,目光极其的不善。

  王德河焦急的把陆飞扯到一边,“陆飞,别再说了。”

  然而。

  陆飞却没有理会他,看着刘威道:“直说吧,你跟摊主是一伙的,一起做了这个局,为的就是坑王德河。”

  刹那间。

  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尤其是摊主以及刘威,还有他身后那两个年轻人。

  做局?!

  虽然不知道陆飞说的是真是假,但,在这个行业里,的确经常有人做局,甚至有人为了做成一个局,花费数年的功夫。

  不到最后谜底真正揭晓的时候,永远都想不到,那会是一个局!

  而且,经常是身边最亲密的人布下的。

  对于做局的人,凡是玩收藏的,没有人不痛恨!

  “你是说,他们合起伙来,用一个赝品来骗我爷爷?”王语嫣率先回过了神来,问道。

  “对!”陆飞看向了王德河,问道:“王校长,这个所谓的元青花大盘子,应该不便宜吧?”

  王德河盯着陆飞看了看,道:“三千万。”

  “做一个局,获利三千万,难怪都说骗子都是有钱人。”陆飞摇头感叹了一番。

  “年轻人,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刘威往前走出一步,冷冷的盯着陆飞。

  “说你是个骗子啊,这样够直接了吗?”陆飞与他直视,漫不经心的说道。

  “你……”

  刘威脸色阴沉,死死的盯着陆飞。

  而王德河却死死的盯着刘威,显然,竟然一番回忆,在一些细节里,他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踏雪不可能无痕,只不过,时常会被人忽略。

  “哼!”

  王德河并没有说什么,冷笑一声,转身离去。

  旋即,周围那些人全部都盯着刘威跟摊主,目光中有痛恨,更多的却是警惕与嘲讽。

  “一大把年纪了,还出来招摇撞骗,你就不怕最终落不得一个善终?”

  陆飞轻笑的摇了摇头,转身离去。

  刘威没有说话,但,那双眸子里,却闪过一抹凛冽的杀气!

  “……”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