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飞知道夏梦瑶在除了上班时间之外,经常会往医院里跑。

  但却想不到,竟然是她妈妈住院了。

  为此,陆飞不由得心生感叹。

  从小就被父亲抛弃,先如今母亲又患重病住院,她自己在酒吧打工,收入微薄,这命,不可谓不坎坷。

  但,这是一个坚强的姑娘,认识她这么多天了,还从未在她身上感受到过什么负面情绪。

  年纪虽小,也天真烂漫,但却是十分的懂事,也有担当。

  自己的事情从来都不会透露出来,更不会施加在别人身上,所有的一切,都自己一个人独自承担。

  这种担当,不要说她一个还不满二十岁的小姑娘了,就是换做是一个男人,恐怕都无法做到这种程度。

  在这些年里,天知道这个傻丫头经历了什么。

  “陆飞哥哥,你今天不要去上课吗?”夏梦瑶歪着一个头问道。

  她当然希望陆飞能够陪她一起去,自从经历了那个晚上的事情后,对于眼前这个男人,不知为何,她竟产生了一种依赖。

  “不用!今后我都可以不用去了!再说了,他们也教不了我什么!”

  陆飞摆了摆手,淡淡的说道。

  “哈哈!!!陆飞哥哥,你好霸气哟!”

  夏梦瑶不由得笑了起来,笑的那两只眼睛都眯在了一起,“陆飞哥哥,你在医术上的造诣真的很高吗?”

  说话间,夏梦瑶紧紧地盯着陆飞,那两只眼睛忽闪忽闪的,不知在想些什么。

  “当然了!”

  陆飞哪还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拍了拍胸脯,傲然道:“梦瑶啊,不是我吹牛,如果我的梦想是当个医生的话,毫无疑问,我将成为世界上最有名的医生。”

  ”咦!“尽管陆飞表现的十分自信,但,夏梦瑶却斜眼望着他,一脸的不相信,“陆飞哥哥,你说的造诣,就是骗骗女孩子,说可以通过按摩推拿让胸部变大吗?!”

  陆飞:“我&%&¥¥!”

  “哈哈!陆飞哥哥,被我说中了吧,我就知道是这样的,不过,我是不可能会上你的当的。”

  看着陆飞吃瘪的样子,夏梦瑶忍不住大笑。

  “你这小丫头,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会用这种下三滥的办法来占你的便宜,我根本就不是那种人。”

  陆飞揉了揉夏梦瑶的脑袋,无语的说道。

  “你都摸婉婉姐的胸了!”

  “都是那是意外!我若是不救她的话,她会摔的很惨的!”

  “那你还意犹未尽的说,很好摸!”

  “我靠!那不是你这个小丫头先问的么!”

  “我、我、我是不小心问出来的,可你,却回答的那么认真,还那么详细!”

  “你问了,我当然要回答,既然要回答,那肯定要详细一点,权当给你这个未经人事的小丫头做教育了!”

  “切,想起你当时那意犹未尽的样子,我就感觉只要有机会,你肯定还想摸。”

  陆飞:“……”

  一下子被说道心坎上了,陆飞顿时无言以对。

  “哎,误会这个东西啊,威力真的很大!”

  陆飞无奈的摊了摊手,“想不到梦瑶你竟然会如此的误会我!”

  说着,陆飞一脸沮丧,似乎十分的伤心。

  夏梦瑶终究还是太年轻,顿时心软,竟还开始道歉,嘟着一张嘴,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陆飞哥哥,是我误会了你,我向你道歉,你原谅我好不好?”

  “没事,虽然对我造成了不小的伤害,但,谁让你是我可爱的梦瑶妹妹呢,原谅你了。”

  陆飞大方摆了摆手。

  “我就知道陆飞哥哥对我最好了!”夏梦瑶一脸的嬉笑。

  从家里出来,陆飞拦了一辆出租车,两人往人民医院赶去。

  “陆飞哥哥,我们应该坐公交车的,能省不少钱。”

  车上,夏梦瑶扯了扯陆飞的衣角,有些责怪的说道:“你也才刚上班,我们应该省着点用。”

  “不用担心,我昨天赚了不少外快。”陆飞咧嘴笑了笑。

  但他并没有说自己做了什么事,赚了多少钱,不然的话,肯定会把这个小姑娘吓坏的。

  夏梦瑶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梦瑶,阿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在医院多久了?”陆飞问道。

  “快两年了。刚开始是肾脏不好,很快就尿毒症,后面肝脏也不好了,现在各器官都开始衰竭了。”

  说到这里,夏梦瑶的眼眶瞬间红,晶莹的眼泪珠子在打转,“前两天医生说,可能坚持不了多久了。”

  听了这样一个简单的介绍,陆飞的眉头瞬间紧皱在了一起。

  帮夏梦瑶擦干眼角的泪水,陆飞继续问道:“医生说过是什么原因吗?”

  “医生说,是我妈滥服药物以及劳累过度所致。”夏梦瑶趴在陆飞的肩膀上,伤心欲绝的哭泣。

  “阿姨每天都吃药吗?”陆飞继续问道。

  夏梦瑶点了点头,“我妈有点抑郁,而且,还失眠,所以,从来没有离过药。”

  (k最新‘p章节d上Z0a

  陆飞没有再说话。

  但,他紧皱的眉头却并没有舒展开,且,还弥漫上了一股疑惑。

  抑郁患者所用药服用的草酸艾司西酞普兰片,陆飞是知道的,失眠的话,显然是小剂量的安眠药。

  这两种药,虽说长期服用,会对肾脏和肝脏产生一些影响,但,却达不到致病的效果。

  最最最关键的是,还是肾脏衰竭,这怎可能?

  虽然只是简单的了解了一下,还没有看到病人,但,陆飞几乎可以肯定,除了这两个因素之外,肯定还有其他什么主要原因。

  “你之前说的专家会诊是怎么一回事?”陆飞想起了之前夏梦瑶说的话。

  “是医院主动提出来的,应该是给我最后一点希望吧。”经过这样一番学些,夏梦瑶好了很多,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解释道。

  陆飞点了点头,随即也不再说什么。

  他虽然对自己的医术有着极大的自信,但,他并不是神仙,也不能够起死回生,还没有看到病人,他不能说什么。

  一切都只有等看到了病人,才能下定论。

  来到医院,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重的消毒水味道,到处都是行色匆匆的人,对于这种地方,陆飞十分的讨厌。

  “……”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