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那股毒素,所以他的肾脏和肝脏才受到了这般严重的损伤,以至于开始衰竭,且,在机理的作用下,让其他器官也开始跟着衰竭。

  而且,这是一种极其罕见的毒素,观察了好一会儿,陆飞也没能看出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毒素。

  最最最关键的是,这种毒素最大的特点是不可检测,也就是说,在现如今人类的毒素库里,是找不到这种毒素的。

  也正是因为此,医院里才没能查出这个原因,才判定王玉兰是因为长年累月的用药过量导致的肾脏以及肝脏的衰竭。

  很快,陆飞收回了手,面无表情。

  见此,夏梦瑶心中忐忑不安,盯着陆飞看了一会儿,忍不住问道:“陆飞哥哥,怎么样?你看出了什么吗?”

  虽然对陆飞懂医术还存在了很大的疑问,但,由于本能对陆飞的信任与依赖,使得她心中还是有着一丝希望的。

  毕竟,医院方面已经下了最后通知,专家会诊,恐怕也不会有太大的收获。

  陆飞没有听到夏梦瑶的话,他在想,到底是什么才会对王玉兰下毒呢?

  而下毒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很快,陆飞有了思绪。

  如果不是接了夏广轩的任务,陆飞是不可能想明白的,但,如此这对他而言,并不是什么很复杂的事。

  夏广轩如今病重,即将面临死亡的他,或许才明白,前期和夏梦瑶才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也或许,他发现如今的妻子暗地里所做的事。

  所以就把名下几十亿的资产,全部都通过律师过户到了夏梦瑶的名下。

  而,他如今的妻子,显然已经发现了这一点,所以,才对夏梦瑶母女动手。

  毕竟,只要把她们母女消灭了,那么,那份遗嘱也就自然而然的失效了,整个集团的财产,只能归她所有。

  这是一个极其恶毒的女人。

  “看来是时候把该去把你们灭掉了。”陆飞轻叹的摇了摇头。

  来到江北后,他的大部分心思都在昆仑古玉上,对于老莫派下来的这个任务,他并没上心。

  但。

  现如今昆仑古玉已经到手,他可以全心全意的去解决这个任务了。

  想到这里,陆飞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凛冽的寒芒。

  虽然还未见到背后的主谋,但,从现如今这些情况来看,那是一个极其恶毒的女人。

  对于这种人,陆飞是痛恨的,但,在解决的时候,也是会丝毫不留情面的。

  “陆飞哥哥,你在想什么呢?”

  见陆飞竟然呆立在原地一动不动,夏梦瑶心里有些发慌了,再次出言问道。

  “哦,没事,刚才走神了。”陆飞摆了摆手,随即站了起来,盯着夏梦瑶说道:“梦瑶,你相信我吗?”

  陆飞一本正经。

  夏梦瑶懵了。

  认识陆飞这么久,他还从为见过这般模样的陆飞。眼前这个男人,什么时候这般正经过?

  没有!!

  除了今天之外,从来没有过!!!

  这样一来,弄得夏梦瑶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相信他吗?

  夏梦瑶在心里反问自己。

  当然相信啊。

  夏梦瑶很笃定。

  “陆飞哥哥,你有话就说吧,我是信任你的,一直都是。”夏梦瑶直视陆飞的目光,平静的说道。

  她知道陆飞要说什么,但,她真的相信陆飞。

  他不知道其中的原因,似乎心里就是这样认为的,或者说,本能上就是这样的。

  “如果待会专家团来了,你是相信他们呢,还是相信我呢?”陆飞继续反问。

  并不是他多话,而是这个问题必须要问清楚,这关系到王玉兰的生与死。

  毕竟,王玉兰的剩下的生命不多了,刚才开透视的时候,陆飞清楚的看到,顶多还有半天的时间。

  如果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夏梦瑶选择相信专家团的话,那么这半天的时间肯定还不够他们用的。

  而陆飞,根本没有出手的机会。

  而,以陆飞的对王玉兰情况的判断,不论来的是什么专家,也不可能会有任何效果的。

  简而言之,折腾!!!

  在折腾一番之后,王玉兰最终的结局,是不会发生任何改变的。

  所以,陆飞必须问清楚这个问题。

  果不其然。

  夏梦瑶陷入了沉思。

  的确,她的确是很相信陆飞,刚才他也表现出来了是懂医术的,可问题是,他实在是太过年轻,怎么能跟那些四五十岁的老专家相提并论呢?

  这是理智的行为。

  最最最关键的是,这一次来的不止一个专家,而是一个专家团队的会诊,在这么多老专家的通力合作之下,说不定能出来一个治疗方案呢?

  而退一万步讲,就算抓夹团队的会诊没能拿出好的治疗方案,陆飞就能有好的办法?

  夏梦瑶虽然单纯,但,这些问题她都考虑到了,毕竟,这事关她母亲王玉兰的生死问题。

  见夏梦瑶沉默不言,陷入了沉思,陆飞也没在会说话。

  他知道这对于一个小姑娘来讲,意味着什么。

  他也不知道夏梦瑶最终会做出一个什么样的选择,但,不论她做出什么选择,他都会尊重。

  没过一会儿,房间外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还夹着沉重的谈话语气。

  *}\\√;0$:

  夏梦瑶脸色骤然一变。

  显然,前来会诊的专家团队来了。

  很快,一行六个人走进了病房,有男有女,但,绝大多数都是中老年人。

  陆飞抬起了头,在见到这些人时候,不由得哑然失笑。

  好几张熟面孔。除了陈美彤之外,那些年纪大的,陆飞也熟悉,显然是学校里教授级别的人。

  “陆飞?”见到陆飞竟然坐在病房里,陈美彤惊愕不已,疑惑道:“你怎么在这里?”

  陆飞笑了笑,“夏梦瑶是我朋友,这位是她母亲,我过来看看。”

  陈美彤点了点头,但,那两道柳眉,却不由得微微皱了一下。

  “你就是陆飞?”一个国字脸的中年人盯着陆飞,目光极其的不善,道:“是我张余的爸爸,张天明!!!”

  张余被陆飞狠揍的事,他当然知道,也是他捅到校长那里去的,结果让他想不到的是,校长竟然把这件事给压了下去。

  这让气愤不已,但,也无奈何。

  只不过,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在这里竟然见到了陆飞。

  “不认识。”陆飞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

  “你……”

  “……”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