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天明什么心思,陈美彤都一眼看穿了,陆飞怎么会看不穿。

  对于这种喜欢耍小心机的人,陆飞出奇的讨厌,嘴里说着人命关天,事实上,心里却不断的在小算盘,看看如何才能让自己得利。

  很显然,他之所以说那样一番话,其目的,就是为了替他儿子张余出头,把所有责任推到陆飞身上,等患者死亡之后,他便可以借题发挥,开始追究责任。

  人命关天的事情,真要追究起来,那可是大问题。

  所以,张天明就想着借此机会,狠狠地摆陆飞一道,也算是帮他儿子张余报仇雪恨了。

  但。

  陆飞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他的打算?

  虽然他有很大的把握能治好王玉兰,但,他就是见不得别如此的算计他!

  然而!

  包括夏梦瑶在内的所有人都惊呆了,张着一张大嘴,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陆飞。

  一言不合就动手,哪里来这么大的脾气?!

  对于陈美彤而言,在惊叹陆飞胆量额同时,心中也暗自痛快,对于如此下三滥的张天明,她当然痛恨。

  “你你你……你这是干什么!!!”

  年纪最大的那位专家指着陆飞,虽然在怒斥,但声音却不敢太大。

  显然,是在害怕陆飞也给他来上一脚。

  “干什么?你说我在干什么?”陆飞瞥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再废话,信不信我也给你一脚。”

  说着,抬了抬脚,一脸的威胁。

  果不其然,没有人再敢说话了。

  反倒是张天明从地上爬了起来,恶狠狠的盯着陆飞,捂着胸口,没有再说什么。

  事已至此,他说什么都没有用了,而且,陆飞的罪名也已经定下了,这样一来,最终所有的责任,都将由他一人承担!!!

  “狂吧!继续狂下去!我倒要看看,最终你如何交差!”

  张天明面色狰狞,冷笑连连。

  “我需要一包银针。陆飞把袖子撸了起来,淡淡的说道。

  事已至此,陈美彤也没有办法,咬了咬牙,“你还需要什么,我去给你拿!”

  陆飞拿过纸和笔,飞快的写下了一张方子。

  “把这些药也抓了,半个小时之内熬出来。”

  陈美彤看一眼药方,脸色骤然一变。

  丁公藤、山豆根、天南星、水蛭、两头尖、生草乌、生川乌、苍耳子、商路、天仙子……

  “这、这是一张毒方啊!!!”陈美彤惊呼。

  所有药材都是含毒的,全部都混合在一起,这不是毒方是什么?!

  然而。

  陆飞却只是淡淡的赔撇了她一眼,摇了摇头,“陈老师,看到那味巴豆霜了吗?HIA需要我再解释吗?”

  “巴豆霜?”

  陈美彤明显一愣,随即思索了起来,随后,她顿时惊呼道:“巴豆霜虽然也有毒,但在这里却起到了药引子的作用,把所有毒素都化解了,成为了一张解毒药方!”

  “聪明!”陆飞点头赞赏。

  陈美彤被彻底震撼了!

  随着只是一张药方而已,但,这其中却透出了陆飞在中医中药上的深厚了解与造诣。

  在她的认知里,或许只有大师级别的人,才能开出这种堪称出神入化的解毒药方。

  不用想,这张方子在解毒方面绝对会有奇效。

  但。

  患者是肾脏和肝脏衰竭,又不是中毒……

  “陆飞……”

  陈美彤开口问道,但,陆飞直接打断了她的话,“快去吧,病人等不起了。”

  带着一股深深地疑惑,陈美彤走出了病房。

  “解毒?”那几位专家对视了一眼,纷纷摇头嘲讽,张天明冷冷的说道:“怎么可能会是中毒?而且,难道你不应该先看一下我们的检查报告跟诊断记录吗?”

  “看那些有什么用?你们天天看,还不是让患者陷入了这样一个境地。”

  陆飞摇了摇头,“我还是那句话,你们治不好,这并不怪你们,问题是,认为别人也治不好,这就是有你们的错了。”

  “哼!”

  张天明没有再说话。

  很快,陈美彤拿着针包走了进来。

  #更)l新%{最jZ快上kM0☆

  “除了呼吸管之外,把患者身上的管子以及线全部都拔了,再把上衣脱下来。”

  陆飞接过针包,淡淡的说道。

  显然,他已经把陈美彤当成了他的助手。

  陈美彤也没再说什么,一切都照陆飞所说的做。

  而陆飞单手一翻,针包铺展而开。

  旋即,陆飞双手在针包一抹,六根长短不一的银针便出现在了他的指间。

  “好厉害的手法!”

  “竟然使的了银针,倒是有点本事。”

  “……”

  除了张天明之外,其余几位专家惊呼。

  下一秒。

  “咻!”

  只见陆飞双手一甩,指间的银针全部都甩了出去,化成了明晃晃的流光,分别扎在了天突穴、璇玑穴、华盖穴、紫宫穴、玉堂穴以及巨阙穴,呈一字排开。

  没有停,双手继续在针包上一抹,几根银针再次跳上了指间。

  “咻咻咻……!”

  再次甩了出去……

  如此反复。

  也就一分钟的时间,王玉兰的整个胸膛上被银针所扎满,宛如一个刺猬。

  而后,陆飞才停了下来,但,病房里的其余人,却彻底被惊呆了!

  除了夏梦瑶之外,其余人都是医生,虽然有些并不是中医,但,对陆飞这手行针手法,却惊骇不已!

  针灸,他们不是没有见过,但,想这般行云流水,极具视觉震撼的场面,他们却从未见过。

  那手法,就跟玩似的,但,却扎的那么精准,没有丝毫的偏差。

  不用想,想要做到这一点,需要无数时间去勤学苦练。

  行针结束,陆飞坐了下来,右手按在了曲骨、中极以及关元穴上,旋即,几根手指以一种极其古怪的频率跳动了起来。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随着他手指的跳动,王玉兰的皮肤上,竟然荡起了一层波纹,如同清风拂过水面。

  且。

  之前扎下的那些银针,也以一个相似的频率颤动着。

  “这、这……这是逍遥指!!!”

  很突然,旁边最年老的那个教授大喊了起来,把周围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

  “天呐!!这真的是逍遥指,中医两大古老诊疗医技!”

  “……”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