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陆飞话,没有人敢质疑,很快,尸体被火葬场的人拉走了,冷星月也被塞进了一辆越野车里。

  别墅的庭院中,所有警员跟特警整齐列队,昂首挺立,宛如即将要接受首长的检阅。

  刘小伊也站在其中。

  虽然震惊于陆飞的身份,但,对于这个档案一而再调戏自己的男人,她还是感到气愤,甚至气的压根直痒。

  “长官,那我们先撤了。”王根生走到陆飞面前,道。

  虽然不知道陆飞来这里到底执行什么任务,但,这一切却已经跟他们无关了,甚至可以说,跟他们整个江北都没有关系了。

  “去吧。”陆飞摆了摆手。

  眼前那些家伙,包括王根生的眼神里都透着一股火热,甚至是敬畏,这是陆飞最受不了的,为此,他不停地摆手。

  但,对于此刻他们的心情,陆飞却是能够理解,当初年少时,他也曾用这种眼神看过别人。

  王根生敬了一股军礼,转身离去,在他的一声令下,武警有序撤离,那些警察也是一样。

  刘小伊走在最后,且,在离去之前,还回头狠狠地瞪了陆飞一眼,目光中满是怒火。

  最让陆飞不可思议是,最后,她竟然还竖起了中指!

  尽管不可能再对陆飞怎么样了,但,她心中的鄙视却变得更加的浓郁。

  身为一个兵,竟然如此的厚颜无耻!!!

  “看来这是一个小辣椒啊!”看着她离去的背影,陆飞嘴角翘起,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好巧不巧,我就喜欢吃辣椒。”

  旋即,陆飞从新走回了别墅,来到了夏广轩的病房里。

  夏广轩虽然时日不多了,但人还是清醒的,还没有恶劣到王玉兰那种濒临死亡的地步,所以,刚才发生在隔壁房间里的事情,只要是能听到的,他都听的一清二楚,包括之前吴志平跟冷星月做那龌蹉的事。

  见陆飞走了进来,他连忙先从床上爬起来,遗憾的是,实在是太过虚弱,又重新摔在了床上。

  “你不用起来了,我就两句话。”

  陆飞很随意的在椅子上坐了下来,摸过旁边桌子上一包烟,点上一根,深吸了一口,吐出一个大烟圈,淡淡的说道:“事情我已经解决了,任务也算是完成了,你的病我也能治,就是不知道你是否要治?”

  陆飞早就知道,夏广轩现在是一心求死,对于夏梦瑶以及王玉兰,他根本没有脸面去见,毕竟,他曾经做的那些事情有多么的过分,他自己再清楚不过了。

  良心发现的他,才会把名下的所有资产都过户到夏梦瑶的名下,一毛都不留给冷星月。

  现在事情都了结了,恐怕他也就能瞑目了。

  “多谢陆飞先生的帮助,夏某感激不尽。”夏广轩的脸色好了不少,对着陆飞恭敬的拱了拱手,感激淋涕。

  “不用跟我说这些,我也只是收钱办事。”陆飞摆了摆手,“你就说,要不要我救你。”

  如果是换做别人,陆飞是不会问这些的,但夏广轩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夏梦瑶的亲爹。

  “多谢陆飞先生的关心,我没脸再见他们母女两个,一心求死。”夏广轩一脸苦涩,那双眸子里更是被无尽的内疚与悔恨所充斥。

  想起以前犯下的那些事,他多么的想抽自己几巴掌!

  他现在最想要的就是后悔药,希望能够回到十几年前,回到当初,重新再做一番选择。

  可惜的是,这个世界上不可能会有后悔药,做了就是做了,所造成的后果,只能自己去承担。

  陆飞盯着他看了看,没有再说是什么,起身离去。

  刚开始,陆飞本想给他几个巴掌,看但看他这个样子,最终还是有些不忍。

  这也是一个可怜之人。

  还是老话说的好啊,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既然他已经深刻的认识到了错误,并用生命去偿还,那就随他去吧。

  对于绝大部分人而言,死亡是很恐怖的,是不可接受的,但对于某一些人来讲,死亡却是一种最好的解脱方式。

  “陆飞先生,麻烦你一件事。”夏广轩喊道。

  陆飞停下脚步,把烟头丢在地上踩灭,淡淡的说道:“说吧。”

  “不要让梦瑶她们来这里,告诉她们,我爱她们!下辈子我还会来偿还的。”夏广轩语气很平静,嘴角还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但,他的那双浑浊的眼睛里却有泪光在闪烁。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陆飞摇了摇头,快步离去。

  随着陆飞的离去,整个别墅里陷入了一片死寂,真正的死寂。

  夏广轩从枕头低下掏出两张照片,一张是夏梦瑶在开心的笑,另一张是王玉兰正在开心的跟人聊天,都是远照,显然是远距离偷拍的。

  “欠你们的太多太多,这辈子是无法还清了,只希望下辈子能投胎在你们身边当牛做马。”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夏广轩乞求道:“恳求老天一定要满足我这个愿望。”

  G-、=首。V发LX0o

  …………

  冷星月被拷在后座的拉手上,头发凌乱,浑身是血,低着一个头,双目空洞,毫无生气。

  她已经彻底绝望了!

  连警察在这个年轻人面前都恭恭敬敬的,还得行大礼,她这种劣迹斑斑的人,还能怎样?

  陆飞驱车径直来到了医院。

  “下车吧。”陆飞拉着另一半手铐把她扯下了车。

  “不!我不去!她、她们会杀了我的!”尽管已经心如死灰,但心中的恐惧还是抑制不住的爆发了出来。

  “你都杀她们好几次了,轮也该轮到她们杀你了。”陆飞瞥了她一眼,没有任何的同情,拉着她往医院走。

  这样一幕引起了很多陆飞的侧目,但在看到那副亮蹭蹭的手铐后,却没有人敢说什么。

  连拖带拽,陆飞把她拉到了十六楼。走到病房前,透过门缝,他看到王玉兰已经醒了,夏梦瑶正在给她喂稀饭。

  两人的脸上都洋溢着浓浓的笑容,陆飞竟有些不忍心去打扰,随即便在门外等待了起来。

  直到王玉兰喝完了那碗稀饭,陆飞才拉着冷星月走进了病房。

  “……”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