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江州最顶尖的大少,张啸不管走到哪里,别人永远都是毕恭毕敬的,对他他所说的话,更是不敢有丝毫的违逆。

  要知道,以他家的能量,一句话就可以让一家公司或者一个家族覆灭,这样一个恐怖的存在,有谁敢得罪?

  而他自己也是高傲,很少有人会被他看在眼里。

  然而!!!

  今天,此时此刻,一个年轻人不但无视了他的存在,反倒挑衅他,这是不可置信的,也是他所不能接受的。

  这种事情,他从来没有遇到过,今天这还是第一次!

  “怎么?你是聋了?还是没长耳朵?”陆飞再次开口了,把之前张啸的说的话,从新还了回去。

  陆飞本想给秦天泽一个教训就离开,可谁曾想,竟然又冒出来一个不开眼,且自视甚高的家伙,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只能一起收拾了。

  对他而言,收拾一个跟两个,是没有任何区别的。

  “找死!!!”

  张啸彻底怒了,而后,冲着身后额中年人招了招手,道:“陈叔!”

  话音刚落,中年人动了!

  他虽然从头到尾没说过一句话,但却早已蓄势待发!

  之间场上一道黑影闪过,他便消失在了原地,如一头猎豹一般,直奔陆飞而去。

  速度快到了极致,真正的如一道闪电。

  一秒或者更短,他已来到陆飞身前,随即,一拳砸出!

  毫无花哨,非常简单的一拳!

  但这一拳却仿佛砸碎了空气,掀起了一阵恐怖的音爆声!!!

  他也是一位内劲期的古武修士,而且已经达到了内劲中期,距离大成也只有一步之遥,这一拳砸出,虽然没有使用武技,但却拥有五千斤的巨力!

  这一拳砸下去,不要说一个人了,就是一块三米长的花岗岩也得爆碎!

  p。;正。版首,J发|0

  其中所拥有的能量,如同一辆高速行驶的小轿车猛烈的撞击!

  “死吧!!!!”躺在血泊当中的秦天泽狰狞的大笑,他似乎已经看到陆飞被这一拳打爆的场景,那副鲜血淋漓的场景如在眼前、然而!!!

  也就在这个时候,陆飞也动了,同样是一拳砸出。

  只不过,跟中年人那一拳不一样的是,他这一拳平淡无奇,看上去甚至有些轻飘飘的,很无力,就像一个小孩子的拳头。

  但,当陆飞这一拳砸出后,中年人的脸色却骤然大变,双目瞪的滚圆!

  他感受到了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对方那个拳头看似不大,且轻飘飘的,但,却给他带去了一种泰山压顶的感觉,让人无法阻挡,甚至有种窒息的感觉。

  中年人清楚的感受到,周围的空气似乎都被压碎了,空气遭到了抽离,整个人仿佛落入了死亡的真空。

  也刘一眨眼间的功夫,他面色惨白,见不到丝毫血色。

  他甚至想要逃,想要躲,根本不敢去面对……

  可遗憾的是,对方的速度实在是太快,思绪转念间,拳头已来到了他的身前。

  电光火石间,中年人仿佛见到了时间上最恐怖的东西……

  下一秒。

  “碰!!!”

  如同平地起惊雷,整个包厢内,宛如一道旱雷猛烈炸响!

  一股猛烈的劲风顿时以他们的拳头为中心四散开来,如秋风扫落叶一般,把包厢内无数东西都掀翻在了地上。

  而张啸却航不开眼,控住不住的向后退去,连退了五六步才停下了身形。

  这声巨响过后,再看陆飞跟中年人。

  只见陆飞如同一颗劲松,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昂首站立,双手负在身后。

  而反观中年人,却直接凌空而起,在空中洒下一大片一大片的鲜血,足足飞出去五六米远后,才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咔嚓!!!”

  在触地的那一瞬间,骨头断裂的声音极为清晰的在这个包厢里响了起来。

  “哇!!”

  中年人的嘴宛如一口泉眼,猩红的鲜血狂涌而出,瞬间便浸湿了他的衣服,并在地上迅速蔓延而开。

  重伤!!!

  入眼处,他躺在墙角,右边胸口上,一个拳头印子清晰可见凹陷下去了足足五公分,宛如被千斤重锤砸中。

  他那双眸子早已变得赤红,死死地盯着陆飞,满是惊恐之色!

  此刻,在他的眼里,陆飞就像那从地狱里钻出来的魔鬼,危险到让人心悸、让人无法呼吸。

  怎么可能会这么强?这、这怎么可能!!!中年人不敢相信这一幕,更不愿意相信。

  他是一位内劲中期的古武修士啊!是少见的修炼天才!怎么会败在一个年轻人的手里,这怎么可能?!

  重要人咬牙切齿,沉重的呼吸就像一个破烂的风箱,呼哧呼哧……

  盯着陆飞的眼睛一眨不眨,心里翻江倒海,不甘、不信、惊悚,各种各样的情绪在蔓延。

  他是自信的,从头到尾没有把陆飞放在眼里过,甚至,之前在他看来,那只是一只蝼蚁而已,结果……

  此刻看来,真正的蝼蚁却是他自己,这巨大的反差,是何其的滑稽。

  相比于中年人的各种害怕与不甘,张啸更是害怕到了骨髓里,仿佛被扔进了冰窖里,被冻得动弹不得分毫。

  怎么会败了呢?他想不通!因为他清楚的知道中年人的实力有多么的强盛。

  内劲中期啊!距离内劲大成也只差临门一脚,怎么会败了呢?!

  最最最让他感到恐惧与惊慌的是,一招!他只用了一招,中年人就溃败的不成样子!

  连一招都过不了,这其中有着多么巨大的差距?恐怕称之为天堑也丝毫不为过吧?

  “哒哒哒……”

  不由得,张啸连着向后退了好几步!

  他怕了、惊了,彻底胆寒了。

  然而,也就在这个时候,中年人艰难的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张啸父亲的电话号码。

  他必须把这里的情况传递出去,不然地话,若是张啸死在了这里,后果他可承担不起!!!

  旋即。

  陆飞转身了,看向了张啸,且,朝着他走了过去。

  脚步声很轻,甚至很有节奏,但却像阎王的催命符在张啸的耳边响起。

  他不停地往后退去……

  “……”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