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打杀杀的,多不好,就不能心平气和的坐下来好好聊吗?”陆飞极富有磁性的嗓音传到姜时年耳畔。

  “哼,现在才知道认怂?晚了!今天谁来了也救不了你!”姜时年并没有因为陆飞的“求饶”停下脚步,锤了上去。

  “噗。”

  正准备双拳解决这个临死才知道求饶的小子的时候,却猛然发现自己不能再向前行进半步!随即便是吐出了一口炙热的鲜血,摇摆着向后退了几步。

  “嘶。”没想到这个外表看似孱弱的青年小伙竟也是个古武高手,还是比姜时年更强的古武高手。

  “......”

  “我就知道这个小伙子深藏不漏,果然不出我所料。”

  “就是,你看他那深邃的眼神,再看他那身朴素的衣装打扮,我就知道他肯定是哪个大家族的少年,故意打扮成这样体味生活。”

  一阵寂静过后,走廊里再次充满着众人故作聪明的嘈杂。

  “他们又哪里知道,平平淡淡才是我的追求啊。”陆飞听得一脸黑线,拂了拂头发,淡淡的说道。无敌,也是种淡淡的忧伤啊。

  “你知道我是谁吗?别以为能打就很了不起,现在给我下跪道歉我就原谅你的冒犯”看着陆飞一步步的朝自己走来,肖晓色厉内茬道。

  只要把肖家的名头报出来,肯定能把他吓得下跪求饶,到时候还不是任由自己宰割?要是陆飞真是什么隐世高手的徒弟,大不了把这个叫姜时年的跟屁虫交出来就是了。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姜时年并没有如她所预料的那般附和,反而是捂着胸口,在舒缓了口气后,避开了她求助的目光。

  怎么会这样!平时这个跟屁虫不都是随叫随到的吗?今天这是怎么了?

  “啪。”陆飞并没有给她充分的思考时间,一在她刺耳的尖叫声中扼住了她的喉咙,将她举了起来!

  “呃,呃,呃。”肖晓通红着脸,就当她以为她快要窒息的时候,却听到了如同天籁般的救命之言。

  “她是肖家的掌上明珠,是肖家家主最为疼爱的孙女,你惹不起的,放手吧。”说话的不是别人,而是重新站起来的姜时年。

  陆飞并没有下死手,否则此时的姜时年早已经是一堆烂肉了。绕是如此,受了沉重一击后还能这么快站起来,也是让陆飞略显诧异。

  “呵呵,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能否说出个天花乱坠来。”扔垃圾一样将翻着白眼奄奄一息的肖晓扔到一边,略微好奇道。

  他本来就只是想给肖晓一个教训而已,不到万不得已,陆飞并不想杀人。

  “......”

  “没猜错的话,你是某位隐世高人的徒弟吧?”将肖晓交给其他的几个护士带走医疗,远离了人群,来到了医院的天台上,姜时年沉声问道。

  “是又如何,不是又能如何?”陆飞并没有矢口否认。说起来他也的确算是老莫这个隐世高人的徒弟。

  “既然作为隐世高人的徒弟来到了世俗,恐怕是有要事在身吧。”姜时年抹了抹伤痕,滋了滋嘴,问道。

  “那又如何?”陆飞吸了口烟,笑问道。

  “那你需不需要一个帮手?或者说是帮你做你不方便做的小弟。”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姜时年咬了咬牙,一字一句的问道。

  被陆飞击倒在地的那一刻起,他就大概猜出了陆飞作为隐世高手的身份,年纪轻轻的,除了一些古武世家的嫡系子孙,还能有谁有能够轻松一招就能将内劲初期的他击飞在地上?

  也就只有传说中的那些不出世则已,一出世便能以一己之力搅动风云的隐世高人的弟子了吧。

  见其并没有否认,更是确定了自己的想法。被陆飞打了一顿又能如何?比得上几位兄长带来的凌辱?

  他看到了一个能改变自己命运的契机,一个能让自己飞黄腾达的机会!要是能够趁早的攀上这棵大腿,也能得到一些意想不到的好处。

  他仿佛已经看到了从小欺凌他的大哥和二哥匍匐在他的脚下颤抖的场景,真是,令人难以忘怀啊。想起了两位哥哥施加给他的百般凌辱,姜时年暗暗地握紧了拳头!

  听了姜时年的几句话,陆飞也开始沉思了起来,姜时年的话也有一些道理,若是依他所言,倒也是个不错的方法,到时候便能进行更多的操作。

  “好,跪下吧,给你植入灵力种子。”陆飞自然是不会对姜时年这个刚投靠的小弟放心的。在姜时年飘忽不定的眼神中将自己的灵力种子植入了姜时年体内,如此他这才敢放心使用。

  听到陆飞想要植入灵力种子,姜时年略微有些抗拒,但一想到自己的夙愿,一想到自己无故被毒死的母亲,便坦然接受了这个现实。

  一饮一啄,岂非天定?

  想要获得陆飞的信任,他也知道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当小弟就当小弟吧,也总比浑浑噩噩不知道哪天就被大哥二哥弄死了好。而且,给一位二十来岁就能达到先天境界的古武高手打下手,似乎也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姜时年开始用阿q胜利法安慰自己。

  “嘟,嘟”

  只看见陆飞在姜时年几个经脉处点了几下之后,姜时年便感觉到自己体内一股声音传来,随即便是在地上打滚,哀嚎了起来。

  “不要叫,我已经帮你疏通了部分经脉,能走到哪一步就看你自己的机缘了。这是给你疗伤的药。有需要我会联系你。”

  陆飞扔下了一包药粉,潇洒的走了,只留下姜时年一人在地上。

  听闻此言,姜时年压抑着体内的痛苦,盘坐了起来,撒上陆飞留下的疗伤药,开始了修炼。

  陆飞说的没错,他已经感觉到体内翻滚的真气了,这是要突破的迹象,当下一咬牙,心一横,开始吸收起了附近的灵气。

  “砰。”

  “砰。”

  “.....”

  “啵”

  终于打破了这层隐隐约约存在的薄膜,突破至内劲中期!

  姜时年轻吐了口浊气,心下更是对陆飞感激。

  “......”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