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赵家小姐果然是不同凡响,与众不同,有个性有个性。”陆飞也是被赵明萱这刁蛮大小姐得非同寻常的言行雷得不行,强忍住笑意,言道。

  “哼,你现在赶紧给我把赵明德这傻子放了!要不然,哼哼。”赵明萱冷哼了一声,接着说道,“我赵家乃是华夏第一古武世家,若是你真的惹怒了我,就算上穷碧落下至黄泉你也逃不过赵家得追杀。”

  “说得很不错,可是,你想表达什么呢?若是能打动我,说不我会大发慈悲的放了你们。”陆飞一脚踢晕了还想要挣扎的赵明德,熟练的点起了烟,吐出个烟圈,对赵明萱说道。

  “你现在向我赵家妥协,我可以做主,赦免你的罪过,并且将你奉为我赵家的座上宾,如此结果,可还满意?”

  “说得不错,很诱人的条件,可是,这关我屁事?再给你一次说服我的机会,若是再没有说出我满意的话来,那你就准备给这废物收尸吧!”说着,陆飞踢了踢脚下昏厥不起的赵明德。

  “若是这些还不满意,难不成还要再加上一个我不成??”赵明萱跺着脚愠怒地咆哮道,说完就发觉自己说错了话,连忙捂住了嘴。羞红着脸,尴尬地看向了在场地众人。

  “......”此刻众人的内心也是崩溃的,他们可没有兴趣听赵明萱的语误,赵家公主地笑话是他们能看的吗?活腻歪了?

  他们现在只想赶紧把事情搞完,好尽快地逃离这个是非之地,望向那把玩着不知哪来的刀的陆飞,刚升起的激情又被自己扑灭,伸出去的脚也讪讪地缩了回来。

  算了算了,还是不要逞英雄做出头鸟了,静观其变吧,希望他们几个神仙打架不要波及我们。

  这回他们都自觉地当起了沉默地看客,将沉默是金地道理发挥的淋漓尽致。

  “腰小pg大,倒也是个不错的美人胚子。”听到了赵明萱地语误,陆飞这才观察起了赵明萱地形体,下意识得撇了撇嘴,沉声道。

  “你,混账!我要杀了你!”怒火中烧的赵明萱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一根数米长的鞭子,朝着陆飞打了过来。

  “既然谈崩了,呵呵,那我就撕票了。”轻而易举地击退了赵明萱地进攻,陆飞提起了沉重地赵明德,开始将真气灌输至右手手掌,在赵明萱地娇呼声中,正欲要一掌拍碎赵明德地脑袋时。

  一个不合时宜地声音传了过来。

  “这位小友,我家主人有请,还望小友暂时饶了赵家地这两个小崽子,烦请给我家主人一个面子。”来人是位上了岁数地老者,仙风道骨,颇有些超脱红尘地意味。

  “不知你家主人是哪位?”见那老者不似有恶意,陆飞将手中的赵明德随手扔给了赵明萱,反问道。

  “严老?”赵明萱接过赵明德,看见来人的相貌,嘴巴张大得仿佛能塞一个鸡蛋,面色激动的喊道。

  想来他们二人应该是早就认识了。

  “我家主人姓杨,名天下!”朝着赵明萱挥了挥手,示意其赶紧离开,“严老”呵呵一笑,双手叉腰,颇为自豪得说着他家主人的名字。

  “嘶。”闻言,在场众人都是一脸的不敢相信,瞪大了双眼。

  竟然是那位?不是说他已经隐退了吗?怎么还会在今天掺和到年轻人得争执中来?莫非陆飞是其私生子?看年龄也不太像啊。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纵然众人心中百般得不解,终究还是不敢将心中得疑惑问出来,祸从口出,言多必失得道理这些纨绔哪还不懂得?

  陆飞也是惊奇了起来,自己竟然会入这位大佬级别得人物得法眼?心中也是不由自主得紧张了起来,不过稍稍缓一下,便平复了内心得波澜。

  “在见杨老之前,还请容许我安排一些上不得杨老法眼得琐事。”见到那位严老并没有反对,陆飞指了指不安得人群,将颤抖的姜时年唤了过来。

  此时众人哪还不明白?姜时年就是陆飞的一条走狗!

  “时年啊,你过来。”陆飞笑了笑,递给了姜时年一张名片,缓缓说道:“这是乔治集团在华夏的负责人联系信息,明天你就去联系他,就说是我叫你去的,找他商议一下接手百朝集团之前与他们进行的合作。”

  “真的?!”姜时年激动的面色赤红,这是陆飞信任他的表现!代表着陆飞将他看作自己人,这才会把和乔治集团合作的机会交给他。

  “那当然!”陆飞点头,道:“不过,前些日子叫你准备的针对白家的计划,准备的如何了?”

  “陆少放心,三个月之内,我们必然让白家破产。”姜时年深吸了一口气,欲言又止,又道:“至于白家的家产,陆少您看,打算怎么处置?”

  “白家的家产你就先吞了吧,毕竟你还要向你那两位哥哥复仇,不是吗?你不能总是靠我,这种事情要自己亲手完成才是最好的!”陆飞并不是很在意白家的家产,对他而言,钱只是一堆数据而已,索性做个顺水人,也好从内心深处收服姜时年要让马儿跑,那就得让马儿吃草。

  姜时年更是激动的无以言表,望着陆飞和杨老离去的背影狠狠的磕了三个响头,心里暗暗发誓要此生一定要死死的追随陆飞,上刀山下火海绝不会有二话。

  “......”

  “原来是这样啊,那么杨老您这样做,不会影响您的声誉吗?”经过了一番交谈过后,陆飞终于是明白了杨老将自己找来的原因,他知道,这位杨老或许会成为日后他在华夏政坛的保护伞。心下一喜,关心的问道。

  “我也是帮故友一把而已,哼,我倒要看看,谁敢对我指手画脚!”杨建庆不屑的看了一旁的假山一眼,霸气的道:“白家乃是二十年前年前屠灭刘家的帮手之一,我落魄时曾经受过刘丙生的恩惠,虽说因为家族利益不能帮你对付赵家,但昔日的情分也是要还得。”

  “......”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