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你来了?我爸他不是故意的,他只是有些老糊涂了,你别放在心上。”见到陆飞走来自嘲,于佳佳赶紧为父亲解释道,她可不想因为这么一点小小的误会而使得陆飞生气不救她父亲的命。

  “哈哈,小误会而已,现在就开始治病吧。”陆飞自然是不会和一个糟老头子较劲的,要知道,狮子是不会因为蚂蚁的叫唤而生气的。

  “你,行吗?我这病已经是肝癌晚期了,连那些知名大医生都开口说了治不好,就凭你?”

  看到是陆飞真人来了,且宝贝女儿又如此维护他,于父便放缓了口气,但是仍然是质疑陆飞的水平,这也怪不得他,在大街上告诉一个人有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能将肝癌晚期半截入土的人治好,估计也没人相信,说不定还会被人当成精神病来看待。

  “试一试不就知道了?”陆飞笑呵呵说道,随手从口袋里摸出了针灸包。

  “唰。唰。唰。”

  数声破风声响起,陆飞手指之间就各夹了一根粗细各不相同的闪烁着神秘光芒的银针,于父见陆飞手法这么熟练,原本到了嘴边的话又收了回去,莫非这少年真的有几把刷子?就算打娘胎里就开始修炼,也不会这么精通医术吧?

  看到陆飞二话不说就开始治疗父亲的身体,于佳佳也是不再说话,静气凝神的将期冀的目光直盯着陆飞双手,仿佛这双手牵连着父亲的生命一般。

  “突,突,突。”

  只见陆飞双手一摆,轻轻一挥手,就将那些银针给飞向了于父的各处穴位上,随后又是走到于父跟前,拿起了于父干瘪的左手,把起了脉来。

  “这,拜托了。”于父见到陆飞手法熟稔,也不似好说话,就短短的说了几句,闭上眼睛等待结果。

  如果有可能的话,他当然希望自己的病能够治好,谁会希望自己快点死掉?他开始质疑陆飞也只是不想要女被骗而已,如今陆飞已经展现出了他的实力,于父哪里还不懂的尊重一点。

  陆飞在二人不可见的地方缓缓地踱了一部分的真气过去,探视着于父体内的经脉,这一探视可惊呆了,于父体内经脉基本上都是一些黑色的物质在流动,这黑色物质恐怕救治于父身体崩塌的罪魁祸首。

  想到这里,陆飞连忙暗暗使劲,将更多的真气给踱了过去,像清道夫一样请洗着这些根深蒂固的“污垢”。

  “加油啊,师父,只要你能够将我父亲救好,做牛做马都可以。”于佳佳见到陆飞脸上微微冒汗,这也是稍稍握紧了双拳,紧张了起来。可千万不能出什么岔子啊!

  “嗯,这样的话,也行。”陆飞心里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眉头微皱,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般,站了起来,对于佳佳说道,“你父亲的病我已经帮你缓解了一部分。”

  “只是一部分吗?好吧,也好过什么都没有。”于佳佳低了低头,略微有些啜泣道,没想到连陆飞这样的神医都治不好,看来还是不行了,随即便是听到了陆飞毫无感情的寒冷的声音道,“因为我是故意没有治好的,这是在考验你。”

  考验?难道自己还没有得到信任吗?于佳佳心下有些不忿道,她觉得陆飞是在玩弄她,欺骗他,正要开口质问,有听到陆飞说道,“因为,我想考验你的天赋和毅力,所以我决定,这剩下的一部分,由你来解决。”

  说着,陆飞便是将一个泛黄的小本本给到了于佳佳手中。

  “什么?”听到了陆飞的解释,于佳佳有些意外,看了看手中写着《医术精要》的小本本,略有疑惑的惊吓道。

  要靠自己来给父亲治病吗?刚才错怪了师父呢。只是,凭自己的能力,能把医术学好来救治父亲吗?

  于佳佳对此有些迷茫,她对于自己很没有信心,要是出现了失误怎么办?要是没学会怎么办?无数的念头出现在于佳佳脑海,将她搅得有些思维混乱。

  待到她清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陆飞早已经远去,这才靠近父亲照料。

  “就凭你们这些个小杂毛?”陆飞出去没多久就碰上了几个纨绔带着一群小瘪三威胁他要《蕴灵诀》陆飞哪里还不明白?

  这就是其他几个没有拍到《蕴灵诀》的世家大族来使些见不得光的手段了。

  既然无法光明正大的得到我想要的东西,那也就不要怪我使用一些卑鄙下流的手段了!

  这是这些自誉为光明磊落的世家大族最为得心应手的勾当,早就把这一套玩得熟稔无比了。

  只是,就凭眼前的这些个内劲修为小杂鱼?这也太瞧不起人了吧?

  陆飞知道在自己和强大的杨家面前,那些懂了歪心思的世家肯定会挑自己这个软柿子捏,但是却没有想到自己在他们眼里就这么不值钱。

  “哼哼,怕了吧?还不赶紧把东西拿出来?或许你肖里爷爷我还能大发慈悲的饶了你。”见到陆飞愣住,肖里以为陆飞是被这么大的场面给震住了,连忙在一堆狗腿子的呼喊下进一步恐吓道。

  “给你们三秒,三秒内离开我的视野,否则,别怪我没有好心的提示过你们。”陆飞置若罔闻的说道。眼前的这几个菜鸡,连他一根毛都伤不到,实在是提不起他半点兴趣。

  “什么?你小子找死不成?”那纨绔子弟肖里很是惊讶,没想到陆飞这么嚣张,看来只能用硬的了,等把《蕴灵诀》拿到手,先自己抄一遍,再交上去就是大功一件。

  想着,他就带领小弟们冲了上来。

  ......随手解决了肖家的几个渣渣后,陆飞就坐上了去高卢的飞机。

  这次坐的还是头等舱,还是靠窗。

  陆飞静静坐在靠窗位置,思绪已经飞到了巴黎,想着前两次去巴黎都是严寒的冬天,也没好好领略巴黎的风景,这一次倒是可以到处走走看看,顺便也可以去看看巴黎的美景正思绪乱飞之际,陆飞嗅到了一缕好闻,也能拨撩人心扉的香水味,不由得抬头朝前看去。

  这一看,倒是把陆飞给看得两眼一亮。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