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都解决了。”陆飞走出门没多久,邱焱他们也搞定了其他喽啰,来向陆飞汇报。

  “嗯,你们配合一下大牛把现场处理一下吧。”陆飞习惯性的抽出了根雪茄,悠闲自在的留下了个背影,走了。

  剩下的何大牛等人相视一笑,便开始忙碌了起来,何大牛最擅长的就是爆破方面,陆飞的意思已经非常明白了,要让这座大楼连带着里面的一切都全部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真狠!不过我们喜欢。

  何大牛等人如是想到。

  约莫有两小时后,陆飞将任务交给邱焱等人,就去往了李梓熙家里的路上,他可是答应了人家要去做客的。

  此时,爱德华家族的议事厅内,一片肃穆。在场的家族核心成员都凝气静神,看着里奥那猪肝一样的脸色,不敢发出半点声音,生怕得罪他。

  “里奥,发生什么了,这么急急忙忙的把我叫过来,玩得正嗨呢,真是的。”布莱克放荡不羁的声音首先打破了这个尴尬的局面,也拉开了此次议事的序幕。

  “就在刚刚,我得到了一个很不好的消息。”里奥面色有些憔悴,轻咳了一声,继续说道,“就在两小时前,北区有栋大楼爆炸了你们知道了吧?”

  “当然知道,据说炸的里面的人连渣滓都不剩,全化成了粉末,不过这和我们有关系吗?我查过了,他们只是一家普通的传媒公司而已。”杰克应声道,他感到很疑惑,那家公司和爱德华家族并没有任何的利益往来,死了也就死了,怎么会让家主如此慌张?

  “是的,他表面上是一家普通的随处可见的传媒公司,可是,事实上,那是杀手家族在高卢的分部!”里奥像是苍老了几十岁,有气无力的说道。

  “什么?竟然是杀手家族分部!”杰克震惊道,他没有想到,杀手家族会如此反常态的将分部光明正大的设在闹市。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现在不仅得罪了一个战斗力强悍无比的陆飞,更是因为高卢分部接了他们单子才覆灭,也惹上了更加霸道更加狠辣的杀手家族。

  可谓是前有狼,后有虎!

  “上帝啊,里奥,我就说了吧,不要去激怒他,你偏偏要一意孤行,现在好了,给家族惹上了这么大的麻烦。”布莱克失控尖叫道,要是按他的意思来,早早地向陆飞妥协,不就没那么多的事了吗?

  这些个老家伙,非要在乎什么家族的脸面!脸面能干嘛?能拿来吃还是能拿来换钱?

  “你,你混账!家族都危难之际了,你竟然还在如此无礼取闹!”杰克听到布莱克这不负责任的话语,愤怒的咆哮道,作势欲冲上去揍布莱克。

  “老家伙,我可不会怕你!”布莱克也是怒了,愤而怒起道。

  早就看家族里的这些老古董不爽了,只知道讲什么荣誉挂在嘴边上尸位素餐,一点屁用也没有。

  “算了,杰克,他说的对,是我没有考虑周到,诶,现在不知道我们妥协,陆飞是否会接受了。”里奥制止了二者的闹剧,叹息道,事已至此,尽量避免内耗吧。

  “布莱克,这件事就交给你负责了,只要李飞愿意和解,我爱的话家族愿意交出三成的家产。”里奥吩咐布莱克道,既然布莱克这么跳,那就让他也为家族做点贡献吧。

  说罢,还是有些不放心道,“杰克,你去联系一下教廷那边的人,告诉他们,只要他们能护佑我爱德华家族的周全,我们愿意成为教廷的附庸。”

  教廷的实力是不容置疑的,仅仅是明面上的实力就有一位金丹期的教皇,以及多位先天巅峰的红衣大主教,是能够影响西方政局的庞然大物!

  “让我去?这不太适合吧?”布莱克听到了里奥的命令,顿时不愿意了,他只是个纨绔而已,怎么能当此大任?不过在看到里奥那杀人的凌厉目光后,还是选择了闭嘴。

  “什么?成为附庸?”杰克愣了一愣,说得好听是附庸,说的直白一点就是教廷的狗。虽说对于大部分的人来说,能成为教廷的狗就是最大的荣幸,但是他爱德华家族可不一样,是位于高卢国金字塔顶峰的几个贵族世家之一。

  “难道你还有什么更好的方法不成?”里奥回道,一下就将杰克失落的瘫坐在椅子上。

  是啊,事已至此,难道还有什么更好的方法吗?能够将家族的荣耀血脉传承下去才是唯一的目标。

  “好了,就这样吧,没什么事的话,都散了吧,散了吧!”里奥挥了挥手,将众人逐了出去。

  “是陆飞先生吧?我是管家老武,小姐和老爷已经等候多时了,请进。”陆飞驱车来到了李梓熙给的地址,是一处位于郊外的大庄园,此时一位身着明朗的鹤发老仆早已等候多时。

  陆飞看到李家庄园的外廓,微微点头,用简单的一句话形容就是高调而又不失内涵,并不像暴发户那样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有钱。窥一斑而知全豹,由此也可以看到李梓熙的父亲是个什么性格的人。

  约莫走了有百米的路程,终于是走到了一座别墅门口,此时已经有着一些仆人在迎接陆飞了,看得出来,李梓熙的父亲李义航是一个讲究礼数的人。

  “闺女,瞧把你给急的,陆飞又不是不来,还不快坐下,免得失了礼数。”餐桌上,浓眉大眼的中年男子笑着打趣道。

  他也对女儿口中的能一招击败汉克的叫陆飞的小伙子好奇,昨晚就派家仆老武调查了一番,却发现只能查到二十岁以后的,二十岁以前的资料就像是被抹去了一样,这也使得他对于陆飞更加的好奇。

  “爸,哪有啊,我只是,只是,”李梓熙娇羞道,声音像蚊子般,逐渐变小。

  “哈哈,老李啊,你也别在吓唬孩子了,免得客人看到了不好。”李梓熙的母亲翁春素笑道。

  “......”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