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得出来,他们对于陆飞的到来很是惊讶。

  一个打扮的非常时尚的中年金发女人赶紧朝着妮可走来:“妮可啊!怎么到现在才回来?兰斯他们可都来了很久了,就等你了……”

  “妈。”妮可有些紧张羞涩的应道。

  中年女人走到妮可身旁后,先是看了陆飞一眼,然后,小声问道:“妮可,他是谁啊?你朋友吗?今天可是你和兰斯少爷定亲的日子,你怎么还带外人回来了?而且还是一个男性朋友。”

  “妈,我……”妮可越发的紧张了。

  同一时间。

  原本坐在大厅中间的沙发上的一个带着金边眼镜、身高一百八十三左右、看起来二十五岁左右的年轻人面带儒雅的笑容,朝着大厅门口走过来,走到了妮可和陆飞的身旁,直接无视陆飞,眼睛盯着妮可,声音磁性而又温和的道:“你就是妮可吧!你好!我是兰斯!是你的未婚夫!很高兴认识你!”

  妮可很是紧张,因为她还未有过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异性,当然,雷默和陆飞除外。

  就在妮可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一只温暖的大手,一下子牵住了她的小手。

  扭头一看,是陆飞。

  陆飞上前一步,同样面带微笑,对视兰斯:“你好,妮可有些不舒服,不想说话,我是陆飞,妮可是我女人,有什么事情可以和我说。”

  一刹那,整个大厅,寂静的连一根针掉地上都能听见。

  妮可更是颤抖,心底充满了异样的羞涩。

  陆飞的那一句‘妮可是我女人’,真的霸道的无边无际、嚣张的无法形容,也真真切切的好似天籁之音荡漾在她心底,让她之前的紧张、不知所措,一下子全都消失。

  莫名的,她有一种安全感和直觉,似乎,一切有陆飞,什么都不用怕。

  “妮可,你朋友真会开玩笑!”足足寂静了好几个呼吸,兰斯的眼神也从极致的阴郁变为了不屑,他看向妮可,淡淡的笑道。

  兰斯这一开口,大厅内,剩下的几人,也在反映了过来,每个人的脸色各不相同。

  “雷默,你是在开玩笑嘛?”大厅中,坐在沙发中间的一个头发花白、秃头、穿着灰色上衣的中年男人也笑了笑,看向身旁坐着的带着眼镜、个子高高的中年男人。

  前者是奥利尔伯爵,兰斯的父亲,后者是雷默,妮可的父亲。

  “妮可一直很喜欢开玩笑!”雷默尴尬一笑,眼睛则是朝着门口的妮可狠狠的瞪去。

  一直以来,女儿都不是任性、胡闹的人,今天是怎么回事?明知道今天兰斯会来,明知道今天是定亲的日子,还敢这样做,真是无理取闹!

  雷默愤怒极了,他事先是一点都不知道,他是打算将女儿嫁给在政商两界都有很大话语权的奥利尔伯爵之子奥利尔兰斯,也好借此机会来洗白自己,这样就可以摇身一变成为“正经商人”。

  雷默赶紧开口:“丽娜,你带妮可的朋友出去吧!今天是重要的私人场合,不见客,要拜访的话,明日再来!”

  雷默口中的丽娜,正是已经走到陆飞和妮可身旁的中年女子,也就是雷默的妻子、妮可的母亲丽娜。

  丽娜听到丈夫的话,就想要说什么,可还没等她开口,陆飞率先开口了:“阿姨、叔叔,小子没有开玩笑,妮可的确是我的女人!”

  说话间,陆飞更是扬了扬自己抓着妮可的小手的手。

  于是乎,原本缓和的气氛再次寂静下来!

  奥利尔伯爵的脸色难看成猪肝色。

  兰斯则是微眯着眼,盯着陆飞,眼神深处,杀意闪烁。

  今天是两家定亲的日子,也是男女双方孩子第一次见面,因此,奥利尔伯爵将嫡子兰斯和长老莫可莱都请了过来。

  长老莫可莱今年六十岁,看起来却很年轻,和四十岁差不多,已经是先天中期的武者,武力强悍。

  奥利尔家族据说和教廷有着不可言说的关系,非常强大,不然的话,雷默也不会二话不说,就敲定了与奥利尔家族的联姻。

  “哪里来的小子?真是找死啊!妮可也是不懂事,就算不想嫁给兰斯,也不能把自己的朋友拖下水啊!”雷默深吸一口气,心底,有些责怪女儿。

  他确定,这个名为陆飞的年轻人,必死无疑。

  奥利尔伯爵最好颜面,他的脸面可不是谁都能挑衅的,陆飞连续强调两遍妮可是他的女人,这是狠狠地抽了他的脸,怎么可能不死?

  别说是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小子,就算是高卢国内几个有名大家族,也不会在奥利尔家族面前嚣张至此。

  “小伙子,有什么事,明天再上门吧!”下一刻,丽娜开口道,她的声音里充斥着急。

  她算是善良的人,平生也没做过什么恶事,更不想看到无辜的人死在这里,所以,她恨不得现在赶紧将陆飞推出门。

  “伯母,先不急!”不过,丽娜刚开口,兰斯就上前了一步:“这位小兄弟既然说我兰斯的未婚妻是他女人,怎么也应该把话说清楚不是吗?”

  “这,好吧。”丽娜的脸色微微一变,不知道说什么了,兰斯的要求的确不过分,换做任何一个男人,要是定亲当日,突然出现一个自称是自己未婚妻的男人的人,都会大怒、问清楚,兰斯的反应算是有素质、有涵养的很了。

  “今天是我兰斯的订婚之日,兄弟上门,是来捣乱的吗?”兰斯看向陆飞,幽幽的问道,兰斯的声音虽然还是很平静,可是,如果仔细听,声音里的森寒是怎么也遮掩不住的。

  捣乱?好严重的两个字,丽娜、雷默都忍不住屏住了呼吸,一个劲的给妮可使眼色,让她赶紧带陆飞离开。

  不然的话,陆飞真的必死无疑了。

  陆飞要真是应下来了,简直就是天塌了!

  捣乱捣到奥利尔家族这里,就是神经病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

  “捣乱?”同一秒,陆飞对视兰斯,笑了笑,继而,摇头。

  丽娜、雷默看见陆飞摇头,稍稍松了一口气,总算,女儿的朋友没有找死到至极的地步,多少,还有挽救的机会。

  “......”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