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年啊,哥哥们不是为了觊觎你的财产。”

  姜家大堂内,一个身材魁梧,脸上有着疤痕的大汉裸露着上衣,躺在太师椅上,享受着侍女的按摩,说道。

  他是姜时年的大哥,姜时业。

  “就是,大哥说对,我们要求入股,这是为了怕你被骗,这才打算帮你来管理的。”

  坐在姜时业旁边的,是姜时年的二哥,姜时明,他穿着一身透着豪贵气息的西装,手里还叼着根进口的雪茄。

  他前几天和几个世家子弟厮混的时候,无意中得知了他的三弟姜时年名下有着一家利润极为丰厚的产业,再被赵家一个旁系子弟赵明辉一挑唆,立刻就动了贼心找到了大哥姜时业。

  两人一合计,只要把事情解决了,那么那个叫陆飞的小子也无法在说些什么了。

  因此,他们还以分股为代价拉来了赵明辉做支持,想必陆飞也只能吃个哑巴亏了。

  在他们眼里,陆飞是无法撼动赵家这棵大树的,尽管说他们和赵家并无多大的往来,最多只是和赵明辉有些联系而已。

  但这又怎样?大树底下好乘凉,赵家也不会刻意的出来撇清关系,这不就可以了?扯张虎皮做事都方便些。

  至于陆飞?那是个什么东西?要不是那天赵明德身体状况不太好,陆飞能打赢?那可是世家排位第一的顺天赵家!

  是的,时候顺天赵家对外宣称是因为赵明德当日正好身体状况有问题,这才被陆飞捡了个便宜。

  只是,这个美丽的谎言终究会给它们带来厄运。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想要干什么,不就是眼红时年集团的利润吗?”姜时年脸色不渝,恼怒道。

  “告诉你们!这家产业是陆少的!你们谁也抢不走。”

  姜时年说完就将头扭向另一边。

  “哼,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只要你百分之五十一的股权,已经算是够仁慈了。”坐在太师椅上的赵明辉失去了耐心,撕开了最后一层伪装,露出了他们此行的真面目。

  “就是,三弟啊,你那个陆少都已经逃到国外去了,你还能指望他帮你什么?”、“就算他还在这里,他又能把我们怎么样?”

  姜时业兄弟二人嘲讽道,他们已经对股权势在必得了,自然是沉不住气,开怀大笑。

  “砰!”

  这时候,大门被一脚踢开,传来了阵阵回响。

  “谁!”

  姜时业怒喊道。

  “不是说了不准任何人进来吗?!”

  “呵呵,姜大少爷,你们想要瓜分我的产业,还不让我参与,这未免有些,不地道吧。”陆飞似是没有听到姜时业的怒吼,径直的走了过来。

  “你就是陆飞?”

  赵明辉翘着腿,斜眼瞄了一下,问道。

  对他来说,愿意和这个没有根底的人说句话,那都是在赏他脸。

  “陆少,你终于来了。”

  “时年啊,你干的很不错,也不枉我对你寄予的厚望啊。”陆飞对着紧张无比的姜时年点了点头,算是对他忠心的认可。

  “你没听见老子问你话吗?”

  赵明辉站起来,一脸怒容,愠道。

  没想到这个陆飞这么倨傲,竟然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他是谁?他是顺天赵家的后辈!

  尽管说只是一个旁系子弟,但那也是姓赵啊!

  这个陆飞算个什么东西?

  想到此处,赵明辉怒上心头,抄起手里的凳子朝着陆飞的脑袋磕了过去。

  “要是真被打中,那不死也要半死!”姜时业二人看到此状,幸灾乐祸的想着,吞你的产业,那是看得起你,现在被打死,也是你自己找的。

  姜时年也是一脸的嘲讽,只不过,嘲讽的是赵明辉三人。

  他自幼刻苦修炼至先天期,照样是被陆飞一招击败,而这三个只知道声色犬马的纨绔,占用了优质的资源,却依然是内劲期的水平。

  能伤到陆少一根汗毛,算我输!

  “砰!”

  木质的椅子碎成了一块块木屑,漫天飞舞后稀里哗啦的落在了地上。

  “什,什么?”赵明辉此时手里还拿着剩下了半截的椅子柄,呆在了原地,嘴唇微微颤抖,却始终说不出半个字来。

  “卧槽。”还是姜时业首先出了声,烟头掉在手上也没注意到,满脸的惊愕。

  赵明辉可是内劲巅峰啊!被这个陆飞一招给秒了?

  再看看面色正常的姜时年,这才明白,他们的一切表现,在陆飞面前,都像个猴子一样。

  “你,你,你想怎样?我可是顺天赵家的人。”赵明辉看着陆飞森冷的目光,倒在地上,朝后退去,颤颤巍巍的说道。

  刚才他还没看清发生了什么,手中的椅子就已经只剩下了半截木柄,这还怎么打?

  打不过怎么办?当然是装怂了!

  “你是顺天赵家的人?”陆飞闻言,面色更是寒冷,说道。

  “是是是,我是顺天赵家的人,你不能动我,你动了我你就会被家族追杀的。”

  听到陆飞的问话,赵明辉就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一样,拼命的告饶,他知道,陆飞会看在顺天赵家的威名上放了他的。

  等他回去了,就叫上家族内的长老来寻仇!

  “呵呵,遗言说完了,那你现在可以去死了吗?”陆飞说着就是不由分说的一脚踩在赵明辉的胸口上。

  “呜,呜,呜。”赵明辉胸口被踩,伤及了肺部,在挣扎了许久之后,绝望的吐出了一口鲜血,头垂了下去。

  “你竟敢杀顺天赵家的人?”姜时业用手指着陆飞,不敢置信到。

  竟然有人在顺天的地界如此放肆?

  难道他就不怕顺天赵家疯狂的报复吗?他不怕,老子怕!

  “杀了就杀了,你还想怎样?”陆飞面无表情的说道,“你们的事还没完呢,还有空去关心别人?”

  “????”姜时业二人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陆飞说的是什么事情,随后才反应过来,连忙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磕头道,“陆少,我们错了,我们不该觊觎您的财产,求您饶了我们这一次吧。”

  “......”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