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在莫虚山附近的一处一栋极尽奢华的别墅里,有着一张能容纳十余人坐下的圆桌。

  有着数人围着这一张圆桌,场面一片肃穆,一名身着黑色风衣的男子坐在圆桌正上方,他的眼睛就像黑夜里的一抹亮光一样,灿烂而绚丽。他此时正在用手把玩着一个高脚杯,杯里的红酒在灯光下,闪烁出醉人的光芒。

  他就是上次一号首长告诉过陆飞的那个曾经在十年前在狩猎阶段覆灭了整个世家大会年青一代的倭国修仙天才,小野金木。

  “各位,我想,你们出现在这里的目的应该是和我们一样的吧?”良久,这个男人才在众人期盼的眼神中说出了第一句话。

  “那可不?小野金木,要我说,这次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他们的年长一倍也做掉就行了。”坐在小野金木对面的一个精瘦的年轻人说道,他是交织国护国宗门影风门的首席弟子,阮小剑。

  “呵呵,你可不要忘了我们的目的是什么?要是事情超出规则之外了,那可就麻烦大了。”阮晓剑旁边,一位看不出具体模样却能分辨出性别的女子把玩着手里的弯刀,轻轻地说道。

  “也是,我们的目的是为了消耗华夏年青一代武学天才,而不是简简单单的为了杀几个人。”说话的阿三国的乔普拉,“要不是华夏那些隐世宗门长年累月的不出山,我们也不敢对他们的后辈下如此重手。”

  “话说二十年前华夏的那场修士的灾难,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一个矮小的丑陋男子说道,他是高丽国护国宗门四极宗的当代杰出弟子,李和风。

  听到了他这句话,在场的众人都是陷入了沉思。

  二十年前的那一场灾难,让得华夏修士界人才大规模丧生,这才造成了青黄不接的局面,以至于他们这些以往被华夏修仙界吊着打的的小国才有了勇气阴谋坑害华夏。

  “呵呵,管他呢,说不定是他们遭了天谴,这预示着我们倭国将要取代华夏成为亚洲修仙界的领军人物。”片刻之后,小野金木重重的将杯子放在桌子上,杯子里的红酒也不住地往外溢出。

  反常的是,面对着小野金木这一极具有挑衅意味的话语,其余几人竟是没有丝毫的不满,反倒是觉得正应该如此。

  想想也是,如今这几年,倭国的修仙天才层出不穷,已经有着隐隐比肩华夏的趋势,眼前的小野金木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在十年前的狩猎就凭借着先天巅峰的实力击杀了华夏十余名先天巅峰的联手。

  如今的他,以不到三十岁的年龄就达到了金丹期的水平,在同龄人中,能够与之比肩的人杰少之又少。

  他的确是有资格说这种傲视群雄的话!

  接着他们又继续谈起来一些具体的步骤,一副吃定了华夏的样子。

  而他们并不知道,小野金木或者说倭国修仙界,要的不仅仅是亚洲修仙界领头羊的地位,甚至是将亚洲修仙界给统一,从而为了世俗做准备。

  他也没有告诉这些人,倭国在华夏还买下了一个很重要的棋子。关键时刻能够华夏迎头痛击的那种。

  陆飞并不知道,一场阴谋将围绕着他们这些华夏年轻俊杰产生。

  他现在感觉脑袋就像炸了一样。

  陆飞醒来之后就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温软舒适的床上,一睁眼就看到了杨心妍正趴在床沿上小眛。看来杨心妍是照料陆飞直到困为止了。

  陆飞心头不禁升起一股暖流。

  “我这是,在杀了赵明德之后就晕倒了吗?”陆飞不禁喃喃自语道。

  “啊,你醒了?我这就给你倒水喝。”陆飞轻轻的几句话,却是将杨心妍给叫醒了,耨了耨眼睛,说道。

  “那个,谢谢。”即便是以陆飞的“无耻”个性,此刻也是被杨心妍这么深切的关怀给感动到了,当下,脑子一宕机,却也只能支支吾吾的而说出了这么几句话来。

  “嘻嘻,没事哒,你醒过来了,真是太好了,你已经昏迷了两天了,我和爷爷差点都以为你会错过狩猎环节呢。”杨心妍小心翼翼的将开水递了过来,轻轻地吹了几口再交给了陆飞。

  “狩猎环节?你是说第二轮已经过去了?赵明德呢?死了吗?”陆飞听到了杨心妍的话,连忙问道,他最关心的就是赵明德是否已经死亡。

  “放心吧,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赵明德当场是没有死,但是那天晚上就咽气了。嗯,你那个叫姜时年的小弟,他们姜家也在爷爷的帮助下勉勉强强的进入了中等世家的行列。”

  杨心妍露出了甜美的笑容。向陆飞解释道。

  “哦,对了,十大顶尖世家中,除了江淮付家被滇西龙家给取代了之外,其他九家倒是没有任何的变化,你的仇人顺天赵家依然是位列第一。”

  “滇西龙家?”陆飞对着江淮付家和滇西龙家都没怎么听说过,甚至是第一次听说。不过想来,这滇西龙家应该是有着真本事的。

  “是啊,这次滇西龙家运气好,出了一个和你一样的妖孽天才,好像是叫什么,什么龙庆桑吧,他也是半步金丹的修为。”

  “龙飞桑嘛?”不知为何,陆飞听到了这个名字心里就有点不舒服甚至是压抑的感觉,陆飞能感受到,这是那块命运古玉的力量。

  它到底想告诉我什么呢?陆飞疑惑的想着,这次命运古玉就像是要提示他一些东西一样,但却让陆飞百思不得其解。

  “嗯,你怎么了?是不是太累了?那你好好休息吧,我先出去了,明天就是去狩猎区域的时间了,千万别忘了。”看到陆飞皱眉,杨心妍以为是陆飞身体不适,就宽慰了几句,欲要离开。

  “等等,心妍,能帮我一个忙吗?”陆飞叫住了已经迈开第一步的杨心妍,说道。

  “啊,什么?什么事啊。”听到了陆飞对她称呼为心妍,杨心妍有些兴奋道。

  “......”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