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人怎么这么蛮横无理?什么叫我影响病人病情?”公孙扬也是被陆飞这句话给气的不打一处来。

  他明明就是在帮于父治病好吧?怎么就和陆飞一样成了影响病人病情的人了呢?

  “怎么?难道救治病人就不是影响病情了吗?”陆飞似是没有看到公孙扬的脸色,也不管他了,径直的走向了病房之内。

  “师父!”甫一进来,于佳佳就激动的喊道,方才陆飞在门外她听声音只听得到大概,心下却已经将其认定为陆飞,没想到果真是如此。

  现在有了陆飞在旁边看场子,以备不测,那么她父亲这一次一定能把病治好。

  “他就是你那个师傅?佳佳,你不能就这么被江湖骗子给骗了啊。”公孙扬见到陆飞被于佳佳成为师父,立刻就想起了之前于佳佳所说的她有一个师傅可以帮他父亲治病。

  就这么年轻,还没有什么从医资格证,很难让公孙扬相信他有着治疗于父的病的能力。

  再且说了,他学西医学的越深,就越是相信那些仪器的力量,更加的瞧不起中医了。

  “公孙扬,你怎么又进来了,我还要给我爸治病呢!”于佳佳看到公孙扬又进来了,不禁有些恼怒道,“你不是说你有能力能够治好你父亲的病了吗?你也知道,我对这是很感兴趣的,我留在这里,就是想长长见识。”公孙扬说的冠冕堂皇,但真实的目的却是想看于佳佳和陆飞究竟是怎么失败的,他也好展示一下自己的医术,也好用实践证明西医就是比中医有效!

  “扬少,这位是?”这时候,从外面来了一位带着黑边眼镜的中年白大褂,他看到公孙扬和陆飞等人的气氛并不是那么友好,连连询问道。

  说不定这就是一个抱上公孙家大腿的好机会呢,他可一定要好好的把握住。

  “哦,是周医生啊,患者家属被这小子给忽悠了,非要信什么封建迷信的那一套中医,现在他们就准备试一试呢,我本着学无止境的精神,就在这里看一看呗。”

  公孙扬冷哼一声,双手紧靠,冷冷的看着陆飞二人手里的银针。

  那周医生也是和别人勾心斗角了这么多年,再加上公孙扬暗示的这么明显,哪里还不懂的公孙扬的意思?当即就是怒喝道,“于佳佳,你可要想好了,你这要是出了医疗事故,那就只能怪你自己了。”

  “你!不就是想甩开责任吗,我自己承担,行了吧!”于佳佳说完就扭头,继续做着相关的准备。

  “那好,那我也来和扬少一样,学习学习你们是如何治病救人的。”周医生也是不相信甚至是瞧不起中医,在他眼里,只有西医才是万能的,也只有西医才能救兵治人!

  只要陆飞等人的医疗失败了,他就配合公孙扬的意思嘲笑一番,在看扬少的意思来决定是否动用那些昂贵的仪器来治病救人,这次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

  “开始吧,”陆飞坐在椅子上,忽略了公孙扬二人的嘲讽,静静的看着于佳佳做好了准备。

  “嗯,我一定会成功的!”

  于佳佳深深的点了个头,给自己打了点气,就端坐在于父面前,拿出了陆飞给她得一套银针。

  “加油啊,爹相信你。”浑浑噩噩的于父似是感应到了于佳佳,张开了浑浊的眼睛,对着于佳佳鼓励道。

  他自从上一次陆飞使用那出神入化的针技之后,就成了中医的脑残粉了,再加上女儿接受了陆飞的医术真传,且小有所成,那一定会成功的!

  想到还能多活几年,于父不禁有些心满意足的微笑着。

  “嗯,会的。”于佳佳将那一套针平铺开来,对着自己也是对着于父说道。

  只见于佳佳将于父上衣脱下,拿出了一根闪烁着反光的银针来,插入了于父的一个穴位,甫一插入,于父便是有些困意了,随后就是陷入了深深的沉睡之中。

  接着,于佳佳又是依次将其他的一些长短粗细各不相一的银针给插入了于父的身体。

  约莫有十来分钟后,公孙扬看的都是有些倦了,于佳佳这才停止插针。

  此时的于父,完全可以用刺猬来形容了,基本上有穴位的地方都是被插了一根银针。

  “他们这样乱来,肯定是会出事故的!”眼见此景,公孙扬和周医生不约而同的想到,在病人身上扎这么多针,怎么可能不出问题?中医就是喜欢这样乱搞,枉顾病人生命。

  接着,于佳佳又是在不停地一个个的扭动着银针,将其渗入血管内皮肤内。

  轮完了一遍之后,于佳佳再拿起了身旁那已经熬制好了的药液,用汤匙小心翼翼的倒在了那些针上。

  药液顺着针往下流,流进了于父的皮肤和血管里,片刻后就消弭不见,这是药液不足了,于佳佳又是重复着方才的动作。

  以肉眼就能够看得到,于父的面色也是逐渐在变得红润了起来,气色明显就变好了很多,公孙扬和周医生相视一眼,皆是露出了震撼的神色来,莫非这中医的针灸还真的有效不成?难不成是误打误撞?

  就在众人都以为事情已经快要结束时,陆飞却是眉头轻佻,于父的病情可没有那么简单,那些药液都是停留在了体内的血液中,并没有顺着血液进入肝脏内部,这就使得于佳佳做的都是些无用功!

  果不其然,约莫有两分钟过后于父脸上的红润就渐渐的消弭,又是渐渐的恢复到了先前的地步。

  “看来你们的水平也就是只能够偏偏无知之人了吗。”周医生领会了公孙扬的意思,开启了嘲讽炮,难以掩饰其中的幸灾乐祸的说道。

  中医西医一直就有着道统之争,见到中医失败了,他就感到十分的高兴。

  这感觉就像是自己的死对头重病一样令人感到愉悦!

  “佳佳,我说了,治病救人还是得要靠我这种有指示有能力的西医来。”

  公孙扬连忙献殷勤道。

  “......”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