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给给为长老疗伤”

  几个带着血迹的杨家护卫走了进来,看到长老们都是瘫软着,纷纷是前去耗尽自己的内力给他们逼出毒力。

  这也是让急切的想要表现自己的杨昭瑜很是懊悔不已,自己怎么就没有想着这一茬呢?白白浪费了这一个机会!

  正在杨昭瑜懊悔不已的同时,那些护卫们也已经是将那些软骨散的效力给化解了大半了,虽然说还不能生龙活虎的跳起来,但仍然是可以毫无顾忌的正坐于太师椅之上,商议着最后的决定。

  “将那逆子扔进执法堂!”一位白发苍苍的坐于家主之位旁边的首位,吩咐那些护卫将那陷入了疯狂状态的杨昭振抓起来监禁着,可以想象,杨昭振接下来的生活将是怎样的凄惨了,不过这也怪不得别人,要怪也只能怪他自己心狠手辣不择手段了。

  若是让他成功的话,恐怕在座的各位都没什么好果子吃!

  因此,谋变失败的杨昭振必须要有受到严惩,方能以儆效尤,警示杨家的后来人!

  “那么,我们的决定是,杨家的家主之位就由杨昭振,”又吩咐几人将那杨昭振吐血晕厥的父亲杨明福带走治疗之后,那首位的长老与其他几位长老对视了几眼,交换了意见之后,说道。

  “慢着!我有一个问题。”那长老还未说完,乔治埃尔顿确实是突然的站了起来,问道。

  这让得肖杰马正方还有杨昭瑜都是很不爽,都已经胜利在望了,你为何还要横生枝节呢?

  这简直就是胡闹!要是等下长老改口了怎么办?

  乔治埃尔顿却是没有理会三人那要吃人般的眼神,径直走到了满带笑意的陆飞面前,竟是有些恭敬的问道,“阁下就是查尔斯王子经常所说的那个陆飞先生吗?”

  就在刚才他终于是想起了陆飞这个名字是在哪里听过得了。

  他的父亲乔治公爵带他去参加查尔斯公爵的宴席时,便是听过查尔斯用一种极其推崇的语气向他们说道他的这个朋友陆飞。

  还多次有意无意的暗示他们要注重在华夏和陆飞之间要搞好关系,乔治埃尔顿自然就是将他记载了心里,也是打算就这么去做。

  他心里明白的很,乔治家族能有今天的地位与财富,很大一部分要归功于初代乔治公爵能够舍下面子,一心一意的听从枫叶国王室的指挥,所以,这投桃报李之下,乔治家族也是逐渐做大。

  即便是被其他眼红的家族暗地里骂做王室的忠犬,但乔治家族依然是不改初心,继续当王室的舔狗。

  脸面这东西,能换来货真价实的真金白银吗?

  而乔治埃尔顿也是明白他们家族被王室赋予的使命,那就是帮助王室做一些不方便的事情,以及帮助王室招揽或是结好一些有实力的势力。

  好在乔治埃尔顿对自己的定位很是清楚,如果他们不愿意替王室做事的话,那么想要将他们取而代之的大家族多的是!数不胜数!

  别看他们现在是一副不是五斗米的清贵姿态,但实际上心里想的什么却是明白的很,国王你看看我,我才是你最忠实的仆人,快来吩咐我做事吧!

  “我就是陆飞,怎么,查尔斯和你提起过我?他现在过得怎么样啊?”陆飞见状,也不好抚了人家面子,满面笑意的伸出手握手道。

  “尊敬的陆飞阁下,查尔斯王子近来甚好,还经常在我等仆人面前夸赞您的智慧与勇气,我代王子敬谢您的问候。”乔治也是伸出了手,彬彬有礼的问候道。

  随后,他便是在杨昭瑜夸张的表情中,对着那些个长老们说道,“现在,我宣布,若是杨昭明先生能够登上家住之位,那么,我以乔治家族继承人的身份起誓,若是乔治家族在华夏有任何新的项目,一定会优先找你们杨家合作!”

  乔治埃尔顿的华语很不标准,带着枫叶国特有的口音,但,这并不能影响众人对他的话语的理解与震撼?

  乔治家族的体量足足有杨家的三倍之多,而且背后还有着枫叶国王室的大力支持,只要杨昭明能当上这家主,那在华夏今后的项目全部会拿来和杨家合作,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杨家可能真的会跃上一个更高的层次。

  想到这里,那些长老们的呼吸都是有些急促起来。

  看到众人还未消化他说表述的消息,乔治埃尔顿也是不急,自顾自的坐在了陆飞旁边的椅子上陪笑道。

  陆飞见状,也是有些意外,他没想到的是,查尔斯的影响力竟然有这么大,竟然能够影响到庞大的乔治家族的继承人。

  虽然说他是王储。

  不过陆飞也并没有多想什么,他与查尔斯之间,之真挚的纯洁的朋友关系,并没有什么利益瓜葛,因此,他对于查尔斯很是有好感。

  因此,对于乔治埃尔顿这种交好的行为很是欣赏,这人的确是很会审时度势,不愧是能够远在华夏却能够坐稳乔治家族继承人身份的人,果真是两把刷子。

  “埃尔顿!你怎么能够背叛我们的友谊呢?”杨昭瑜回过神来,指着老神自在的埃尔顿怒骂道。

  “埃尔顿,我们不是已经谈好了吗?”肖杰也是惊愕的说道。

  “乔治埃尔顿!你难道就不顾及你们乔治家族的脸面吗?怎么能够出尔反尔呢?你的契约精神呢?”马正方也是怒不可遏的指着埃尔顿怒骂道。

  不是说西方人讲究契约精神吗?已经谈好的事情却是突然间就变卦!

  让杨昭瑜原本大好的局面尽皆丧失!也让的他们唾手可得的一些个利益泡汤,这让他们如何不惊?如何不怒?

  “为枫叶国王室尽忠乃是我们乔治家族的祖训之一,再说了,我可没有和你们签订什么契约,你们口中的契约精神,又从何说起?”乔治埃尔顿悠闲自在的应付着这几人的指责,说道。

  这让杨昭瑜他们顿时就是如同吃了蟑螂一般难受。

  “......”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