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砰!”

  无数刀冷厉的刀光向着中间那一道人影扑面而去,不将其彻底的扑杀便是不会罢休!转瞬之间,众人只看见在斗武台之上一个模糊的身影被青蓝色的刀光给紧紧包裹着,不间断的发出了阵阵的金属相撞之声。

  不一会儿,那道身影周遭便是布满了灰尘以及一些被击碎升起的碎石块。

  虽说是看不清陆飞的具体状况,但是猜也能猜得到,在谷峰这么强悍的攻击之下,陆飞必死无疑!

  果然!那道身影便是逐渐的矮了下去,不用说,这是失去了力量的支撑,要倒地了。

  “哼哼!这就是得罪了我的下场!”

  谷峰骄傲的昂起了头,就像是头领一样巡视着周遭的众人,目光所及之处,竟是没有人敢于直视他的眼睛!

  霸刀谷峰!积威如此之深!

  看到众人畏惧的神情,谷峰也是满意的微笑着,准备走出这斗武台。

  “咳咳。”

  突兀的,陆飞所在的方向传来了一阵轻咳声,将众人的目光都是吸引了过去。

  什么!

  这人竟然是没死?!

  而且,听他这咳嗽的声音来看,似乎受到的伤害并不大!

  “嗯!?”

  谷峰挑了挑眉头,转身望去,此时,那被猛烈的攻击掀起的石块及灰尘都是落地或者散开了,陆飞的身影也是已经清晰的显露了出来。

  “我考!鞋带竟然散了,这什么破鞋啊!”众人瞪大的目光中,陆飞正在悠闲的蹲着系鞋带!

  原来他刚才的身影变矮是因为要系鞋带的缘故?

  我考!

  这个时候还有心情搞什么鞋带?这是在生死搏斗啊!而且,你还是以弱势面对着比你强大两个修为等级的霸刀谷峰啊!

  能不能走点心?!

  众人好似是看到了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一般,微微的抽搐着嘴角,呆呆的看着陆飞缓缓的将鞋带系好。

  “你的实力超乎了我的想象,但是,你应该也是受了不小的伤吧?这样的攻击,你还能坚持几次?”

  谷峰看着陆飞,面色平淡,冷冷的说道。

  他清楚的感觉的到,陆飞体内的灵力波动有些紊乱,明显示受了不小的伤,而他只是耗费了诸多灵力使出这一招傲寒狂刀而已,因此,多来几次,陆飞还能受得了吗?

  闻言,已经是站起来的陆飞眼瞳微缩,静静的看着面前的谷峰,默不作声。

  正如谷峰所言,他的确是在刚才的攻击中受了点伤,只是没有谷峰所说的那么严重罢了。

  到底谷峰也是金丹圆满的修士,半只脚已经是踏入了元婴期,实力还是不容小觑的。

  “呵呵,你说的对,这样的攻击我坚持不了多久,问题是,这样的攻击你能够用出来多少次呢?一次还是两次?你的灵力消耗程度恐怕不比我低吧?”

  良久,紧张的对峙中,陆飞终于是开口了,诚然,这傲寒狂刀威力惊人,但是,法诀的威力和灵力的消耗程度是成正比的,这傲寒狂刀这么牛批,灵力的消耗也是极为剧烈的。

  磕下了数枚益气丹,陆飞便是绷紧了神经,思索着对策。

  “少废话,受死吧!”

  谷峰没想到陆飞在这种情况之下还能够看出他的虚实,直接就是再一次的跃起,一股极为猛烈的灵力波动传来,又是施展出了他的那招傲寒狂刀!

  “咻!”

  同一时刻,陆飞也动了,影雷步全力施展开来,同时也是全速使用者空间法则的力量,向着谷峰飞驰而去。

  只见到在那斗武台中,一边时如同寒极一般冰冷刺骨,而另一边则是有着一道看不清具体方位的身影在不断的向前摆动着。

  一息!

  两息!

  三息!

  三息过后,谷峰的傲寒狂刀已经蓄力完成,而陆飞也是已经迫近了上来。

  “任你千变万化!我自一力破之!”

  陆飞凌空跃起,飞起的身影在阳光的照耀下,就像是天神下凡一般耀眼,只见他双手持着太阿剑,像是秃鹰一样飞驰而下,破风的声音震耳欲聋呼呼作响!

  同时,谷峰的刀光也是朝着陆飞奔来的方向齐齐射去。

  “砰!”

  两者相击,强烈的冲击波竟是将斗武台那不菲的地砖都给击的粉碎,就连一些靠的较近的倒霉蛋都是被震出了血。

  一阵阵浓烟神起,再加上剧烈的灵力波动搅乱了空间,使得肉眼和神识都是无法探查到其中发生了什么。

  “我说,这应该就是一次生死战了吧?”

  “你们觉得哪边会赢?是谷峰还是他吧?”

  “我觉的是谷峰吧,毕竟金丹圆满的修为摆在那里。”

  众人是叽叽喳喳的议论了起来,而片刻过后,二人的身形也是清晰的显露了出来。

  “我考!我没做梦吧,你掐我一下看看。”

  “今天这次比斗,果然是没白看,以后又有的吹一波了!”

  “真是牛批啊!没想到这么,这么的凶猛!”

  场中的陆飞身上被一层浅浅的青蓝色冰块覆盖着,除了头部还露在外面,剩下的部份全部是变成了冰雕一般。

  而顺着他的双手望去,可以看到的是,太阿剑正好是插入了谷峰的胸膛,不偏不倚的插入了心脏!

  “噗!噗!”

  谷峰摇摆两下,欲言又止,一口鲜血不自然的喷了出来,随后萎靡不振的倒了下去,死不瞑目!

  他没想到的是,陆飞这剑怎么会越过他大部分的攻击直接就是击中了他,他也没想到陆飞竟然不怕死,冒着身死道消的风险和他以命搏命。

  只是,他并不需要知道了,一切都随着他的最后一口气消弭了。

  “咳咳!看来我是赌对了。”陆飞看着到底的谷峰,摇了摇头将那些失去了力量支撑的冰块震开,稍稍的活动了一下被冰冻的有些迟缓的身体,说道。

  他刚才以自己的身体硬抗了一波谷峰的攻击,同时也是群里施展空间法则,迅速的来到了谷峰跟前,趁其不备时,将太阿剑怼入了他的心脏之处。

  谷峰太过于自负了,竟是没有任何的防御在身体内!

  “......”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