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暂的沉默后,王家雅间中再次传出声音来,低沉的声音在拍卖场中回荡,所有人都能听出其中蕴含的怒火。

  “我王家出价一百零五万。”

  “你们王家可真是铁了心要这幻影剑典了,既然如此,那我柳家就让你了!”

  柳家退出,对于王家来说可是个天大的好消息,现在能够和他们抗衡的也只有天剑山庄,至于聂明月,不过一届散修而已,他们根本不看在眼里。

  但事与愿违,聂明月冷彻的声音恰好在这时候响了起来。

  “我出一百一十万。”

  钪铛一声,拍卖师的锤子竟然掉在了地上,在这落针可闻的卖场中显得格外刺耳。

  “对不起,我太激动了。”

  妖娆女子抱歉的说了一声,急忙将锤子捡了起来,但心中依然难以抑制自己的激动。

  一百一十万,这可是这几十年来拍卖场交易出来的最高价格了,按着分成来算,她从中可以得到十多万的灵石,这笔财富对于她来说可是一个天文数字了。

  “你……”

  王家雅间传出一声怒喝,紧接着便没了下文,显然他们被气得够呛。

  “好你个聂明月,这次我王家认栽,不过这还不算完,谁笑到最后还不一定。”

  听着王家的威胁,聂明月眉头微皱,她早已经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却没想到王家竟然会在沐兰家族面前说出来。

  “好一个王家!”

  一直沉默的沐兰慧冷笑一声,冰冷的目光看向二楼雅间,被这目光盯着,就算是身在雅间中,王家人都能感觉到一股彻骨的寒意。

  “你们敢在我拍卖场威胁客人,是谁给了你这个胆。”

  沐兰慧一字一顿的说着,字字扣动着在场所有人的心弦,强者一怒,可不是谁都能承受得起的。

  想起先前天音宗的殷晓生,王家人不禁感到心底生寒,急忙陪笑道:“木兰小姐息怒,我们王家绝对没有冒犯您和沐兰家族的意思。”

  “那就好,我不希望再有下次,否则你们王家就不用出现在墟镇了。”

  王家没了动静,剩下的唯有天剑山庄,在拍卖师的第一锤落下后,天剑山庄终于出声了。

  “我出一百二十万。”

  全场哗然,一百二十万在他们心中已经是天文数字了。

  “不愧是大家族,竟然这么有钱,一百二十万要是给了我够花一辈子了。”

  “据说这天剑山庄中的修士都是剑修,幻影剑典正是他们需要的,这次一定会全力以赴。”

  一百二十万的高价,对于聂明月来说可十分吃力,她看着场下那本泛黄的古籍,心中开始犹豫起来。

  “怎么,若是太难就放弃吧,你一人和一个家族根本抗衡。”

  陆飞坐在她旁边,作为一个旁观者,他的头脑最为清醒,眼前的局势很明朗,天剑山庄对这本剑典势在必得,他们想要虎口夺食太难了。

  “不行,这本剑典我一定要拿到。”

  聂明月紧咬着牙,冷彻的脸上带着一股倔强,毫不犹豫的再次举起了牌子。

  “我出价一百四十万。”

  喊出这一数字,聂明月就如同泄气的皮球一样瘫在椅子上,脸上的汗水顺着脸颊流淌下来。

  这是她能拿出的所有灵石,能否成功就在此一搏了。

  果然,这一价格一出,天剑山庄顿时陷入了沉默,一百四十万灵石对一个家族来说也算不菲,对于他们天剑山庄来说占据了家族流通资金的百分之八十之多,虽然剑典很珍贵,但若是家族资金断链,后果不堪设想。

  内心挣扎了许久,天剑山庄终于放弃了。

  “恭喜聂姑娘,希望姑娘能够好好待它。”

  天剑山庄的剑修性格如剑,一向光明磊落,既然剑典落入他人之手,他们也心服口服。

  第三锤终于落下,听着拍卖师宣布最后一场拍卖结束,聂明月终于松了口气,历时几个时辰的拍卖会,就如同一战战斗,整场下来让她有些深身心疲倦。

  “走吧,我们该走了。”

  陆飞跟着聂明月出了雅间来到后台办理了交接手续,而后从拍卖场后门悄悄离开。

  如今已是黄昏时分,街上行人逐渐变得稀少,聂明月带着陆飞一路急行,直奔自己的住所而去。

  剑典到手是好事,但最重要的是能守得住,拍卖场上对这本剑典垂涎三尺的大有人在,历年来拍卖会后杀人越货的事情也时有发生。

  二人刚转过一条街,就看到一群人正聚集在大街上指指点点,几名执法队的修士就在人群之中。

  “队长!”

  其中一人看到聂明月急忙迎了上来,“是冯家的冯志明,被人一剑削首而亡。”

  陆飞闻言冷笑一声,道:“殷晓生倒是好手段,可惜冯志明花了那么多灵石,到最后却为别人做了嫁衣。”

  聂明月脸色阴沉,简单和自己手下交代了几句,拉着陆飞急忙离开。

  “我们现在就是下一个冯志明,有心感慨,还不如想想接下来咱们怎么应对。”

  “那不简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元婴期你对付,其他我来。”

  二人一路急行,在镇上大街小巷中七拐八拐,最后并没有去聂明月的住所,而是直奔镇外而去。

  “我们先躲几天,等墟境入口打开再出现,到时候我们只要进了墟境,他们在想找到我们就难了。”

  聂明月好盘算,可陆飞却不这么认为,他一边被聂明月拽着,一边回头望去。

  明锐的感知力已经告诉他,后面有人在跟踪。

  “我们躲是躲不了了,只要被神识锁定,我们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是枉然。”

  陆飞停了下来,转头看向身后,喝道:“滚出来吧,想像哈巴狗一样跟多久。”

  “没想到你小子修为不怎样,鼻子还挺灵。”

  声音未落,几人便出现在他们眼前,为首之人是一中年男子,一脸的横肉。

  “王之林,是你!”

  来人正是王家,为首之人聂明月倒是知晓,正是王家的一名长老,元婴初期。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