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明月!”

  看着跪倒在地满身是血的聂明月,陆飞两眼一红,熊熊怒火都快喷了出来,一手紧握着太阿剑,另一只手摸在了胸口的混沌古玉上。

  “给我滚!”

  一剑斩出,刚要对聂明月下死手的王之林只感觉一股寒意由心底生出,急忙挥刀当在胸前。

  咔嚓!

  只听得一声金铁交鸣的声音传出,王之林难以置信的看着手中的断刀,带着一股血线倒飞了出去。

  “你没事吧,坚持住!”

  将聂明月抱在怀中,当看到她苍白如纸的脸,陆飞的脸色变得越来越冷,聂明月是为了救他才上的如此之重,这份情陆飞永远记在心中。

  “你先休息一下,接下来交给我。”

  还没等聂明月开口,陆飞便不由分说的将她抱到一旁的树边,喂她服下几颗益气丹,这才缓缓起身,一步步走向王之林和柳潇。

  “你们成功的激怒我了!”

  陆飞彻底怒了,浑身散发出一股令人心底生寒的杀气,王之一怒,就算是经历了血雨腥风的王之林和柳潇也感到一丝心悸。

  “这小子有古怪,小心些!”

  王之林拿着断刀来到柳潇面前,两人看了一眼断刀后相视一眼,眼神之中已经达成了一致。

  他们作为元婴初期的修士,联合起来对付一个金丹初期的小子,传出去肯定叫人耻笑,但是眼前这小子很是古怪,正所谓小心驶得万年船,他们这样做也是为了万无一失。

  再说了,若是他死了,这件事情有又谁会知道。

  “你们今天一个都别想逃!”

  陆飞脸色阴寒的看着二人,手中的古玉散发着微弱的气息,事到如今,他已经不得不使用他所领悟的那一丝空间法则之力。

  虽然空间法则的消耗巨大,但现在呀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

  “就凭你,给我去死吧。”

  王之林怒喝一声,飞身而上一刀劈下,凌厉的刀芒直奔陆飞面门而去。

  陆飞双眼微微眯起,脚下施展雷影步,一刀之下,留在原地的幻影瞬间破碎,王之林见状大惊失色,转身又是一刀,刀气斜刺里斩在地上,留下一道巨大的沟壑。

  “去死吧!”

  阴冷的声音犹如深渊爬出来的恶魔一般撕扯着他的魂魄,王之林惊得魂出七窍,一抹血色在他眼前亮起。

  他呆滞的看着自己的胸口位置,那看似古朴的太阿剑已经洞穿了他的胸膛,肆虐的剑气在他体内大肆破坏,使得他不断地咳着血。

  “你竟敢……”

  “死了就别废话!”

  陆飞冷哼一声抽出太阿剑,一股鲜血喷洒而出,王之林顿时倒在了地上,逐渐冰冷的身体不停的抽搐着。

  “接下来到你了!”

  被这阴冷的目光盯着,柳潇只感觉自己的身体都有些发寒,眼前的男子实在是强的有些可怕,表面看似金丹初期,但爆发出来的力量实在是恐怖。

  不过她也看出了一些端倪,那就是陆飞灵气的消耗,此时的陆飞脸色苍白如纸,体表的护体灵气也消失了,这就说明他已经完全放弃了防守,将所有的灵气全部用在攻击上。

  “既然如此,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撑多久!”

  想清楚这些,柳潇当即打定了主意,有了王之林的前车之鉴,她已经收起了对陆飞的小觑之心。

  太阿剑下,无数剑影出现在陆飞面前,最终唤作一柄巨大的灵气巨剑,朝着柳潇刺了过去。

  幻剑归一,这正是庆师太传授的幻影剑法中的最后一招。

  如此庞大的灵气消耗,对于柳潇来说正是她所期望的,她手中的储物戒亮起,一面巨大的盾牌出现面前,将她护在其后。

  “只要挡住这一招,我看你还怎么挣扎!”

  透过这面盾牌,柳潇脸色露出狠辣的笑容,食人花的本性暴露无遗,她此时在心中想了很多种将陆飞玩死的方法。

  “向消耗我的灵气,真是个好想法,可惜!”

  陆飞心中冷笑一声,手中紧握的混沌古玉微微亮起,他所领悟的那一丝空间法则之力再次发挥了作用。

  绝对的攻击,这是他现在最大的依仗,就算是有盾牌的防御那又如何,在空间法则之力面前根本毫无作用。

  一剑之下,盾牌顿时变得支离破碎,纷乱的碎屑之中,巨大的剑影直接斩在了柳潇身上,在她身上留下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你……等着,这仇老娘一定会报!”

  带着一声不甘的咆哮,柳潇身体瞬间化作一道红芒飞掠而去,沿途洒下大片血雨。

  “终于跑了!”

  陆飞心中暗叹一声,身体顿时变的摇晃起来,原本苍白的脸色现在更没有一丝血色。

  他急忙吞下几颗益气丹,这才拖着疲惫的身子来到聂明月身边,此时的聂明月已经在益气丹的帮助下暂时止住了伤口的血。

  “我们得赶快走了,再要是有人跟上来,我们可就真走不了了。”

  搀着聂明月站起身来,陆飞又给了她几颗益气丹,二人这才朝着道边的林中走去。

  入夜,陆飞带着聂明月在林中终于找到了一处较为隐秘的天洞穴,二人一进洞穴洞穴就瘫在地上,即便有益气丹的帮助,他们现在也已经到了极限。

  “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恐怖,看来我真是看走眼了!”

  望着陆飞,聂明月叹息一声,自从陆飞斩杀了谷峰,聂明月就察觉到陆飞的不凡,但却没想到竟然如此恐怖,以一人之力斩杀了王家的王之林。

  “可惜,你没能灭杀了他的元婴,只要他的元婴回到王家,不久之后就能重生。”

  “是么,那可真可惜!”

  陆飞闻言也有些遗憾,先前他还真没想到这些,再者说,王之林是在大意之下,以及在陆飞的突然袭击下才成功将其斩杀,旁边还有柳潇虎视眈眈,若是再有拖沓,恐怕今天留在那里的就是他们两人的尸体了。

  “先疗伤吧,这次之后王家河柳家肯定不会散罢甘休的,咱们得小心些了。”

  看着脸色凝重的聂明月,陆飞也没再说什么,可心中却腹诽起来。

  若是说得罪人,他得罪的可多了,估计现在在墟界中就得排一条街了。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