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一天一夜的潜心修炼,陆飞体内的伤势终于痊愈了,修为虽然没有得到提升,但他已经隐隐摸到了突破的门槛。

  这就是战斗的好处,只有生死之间才是突破的最佳机遇。

  而聂明月也早在他之前就已经退出了修炼,她体内的伤势已经痊愈,但外伤就没这么快了。

  “你醒了!”

  看到陆飞睁开眼,聂明月冷冰冰的脸上带着一些古怪,就连说话时也带着一丝古怪。

  是什么呢,陆飞想了想,绞尽脑汁突然想到一个词来。

  扭捏!

  “这妞儿今天转性了!”

  陆飞有些不可思议,但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而后起身舒展着身体,在这里坐了一天一夜,他的身体都有些僵硬了。

  看着眼前男子的背影,聂明月紧咬着下唇,似有什么想说却说不出口,经历了一番思想挣扎,她终于下定了决心,低声道:“帮我个忙!”

  陆飞回过头看着她,而聂明月却死死低着头,不敢接触他的目光。

  “什么事?”

  “你……帮我上药!”

  陆飞闻言恍然,怪不得她今天这么反常,原来是因为这事情啊。

  “好!”

  “那你不许偷看,不然我挖了你的眼睛!”

  江少寒有些无语,他看着聂明月叹道:“拜托,现在是你求我好吗,我帮你上药你还要挖我的眼睛,那要不你自己来吧。”

  聂明月脸色一红,呢喃道:“这不是够不着么!”

  这般小女儿姿态出现在一向强势的聂明月脸上,就连陆飞都被深深吸引了。

  古有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只为博褒姒一笑,国家虽然灭了,但那时候的周幽王看到褒姒脸上的笑容时心情也不过如此。

  “好了,我不看,你就放心吧!”

  陆飞蹲下来将药瓶夺过来,聂明月微闭着双眸,缓缓的解开了身上的衣衫。

  入眼的雪白,隐隐之中透着一丝粉红,再往下,当看到那高耸的隆起时,陆飞都快要把持不住自己了。

  “你看哪里?”

  不知何时,聂明月竟然睁开了眼,当看到陆飞有些发直的眼睛时脸色顿时有些滚烫起来。

  “没看到!”

  陆飞讪笑一声,急忙将药瓶的药粉倒在伤口上,小心翼翼地将药粉涂抹在伤口上。

  这么漂亮的姑娘背着这一道疤,就连他都感到有些惋惜。

  “好了!”

  许久之后,陆飞终于将药上好,急忙起身出了洞穴,他怕再不走,即将面对的就是一番狂风暴雨。

  看着逐渐远去的背影,聂明月冰冷的脸上突兀的出现一抹微笑,伤口虽疼,但她的心却美滋滋的。

  一连三天,他们都在这山洞中度过,聂明月的伤势在这三天中也有了极大的恢复,在灵气和药物的滋润下伤口快速结疤,现在已经不影响手臂的正常活动。

  “陆飞,这是幻影剑典,你看看吧,墟界入口马上就要打开了,我们得在这之前修炼剑典。”

  陆飞接过剑典翻看起来,手中还不断比划着,现在的他有了太阿剑,最缺的就是这种上品的剑法。

  看了许久,陆飞心中一直存在的谜团终于解开了,那就是庆师太给自己的额幻影剑法和幻影剑典到底有没有关系。

  有!

  陆飞仔细的研究了一番后发现,庆师太的幻影剑法其实就是这本幻影剑典的一小部分的简化版,保留了其中的剑化万千的特点,却省略了其他的很多东西,这样一来剑法的威力也就十不存一。

  想必是这本剑法的一小部分被人改动后流传了下来,这才造就了现在庆师太的幻影剑法。

  不过既然有了修炼幻影剑法经验,陆飞修炼起幻影剑典就容易了许多。

  剑典上已经注明了,修炼者需心中有剑,方能让手中的剑随心所欲,达到大成者便可以剑化万千,挥手间犹如万剑降临一般,一剑之下可平山断流。

  陆飞发现这种修炼方法和剑修很像,这也怪不得天剑山庄会耗费巨资争抢这本幻影剑典。

  用了大半天时间,陆飞将剑典的心法完全记在心中,便在洞口的空地上开始比划起来。

  一开始是显得有些生涩,但越往后越熟练,招式也开始变得行云流水起来。

  聂明月坐在洞口的巨石上从头看到尾,看的专心致志,谁都不知道她到底是在看剑还是在看人。

  整整两天的时间,陆飞的心全部沉浸在剑典的修炼之中,聂明月作为旁观者清晰的感觉到一股剑意在他身上由弱变强。

  直到第二天修炼结束,当陆飞将太阿剑插在地上的那一瞬,一股滔天的剑意从他体内散发出来。

  “这是剑修的剑意!”

  聂明月诧异的看着他,从他的眼神中竟然隐隐之中可以看到两道剑芒,对视之下就连她都感到一丝震惊。

  “还不错!”陆飞将剑意收敛起来,但眼神之中的剑芒依旧存在,“这只是开始而已,距离后面的剑体还差得远。”

  陆飞来到聂明月的身边坐下,看着它的肩膀问道:“你的伤怎样了?”

  “已经不碍事了!”聂明月眼神有些躲闪,“我也将剑典的心法全都记了下来,现在时间要到了,咱们得出去了。”

  “好!”陆飞跳下巨石,看着天上的红日,道:“咱们现在就走。”

  墟界的入口已经打开,布在上面的禁制正在逐渐减弱,等到完全消失的时候就是进入的时候。

  几个时辰前,入口外已经汇聚了大量的修士,他们的修为大多在金丹期之上,自然满足了进入墟界的入口,至于手执沐兰令牌的人则是极少数,因为这令牌代表的乃是沐兰家族,此时这寥寥几人正由沐兰慧带领。

  远处,两条人影越来越近,有些人看清来人的面目,当即叫道:“是聂明月,他们竟然还活着。”

  “不会吧,你是不是看错了。”

  “怎会有错,你仔细看。”

  “还真是,他们命可真大!”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聂明月和陆飞二人也来到了入口外,几乎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汇聚在他们二人身上。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