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体内灵气的储量,你们还差很多!”

  看着他们一个个倒地,陆飞冷然一笑,他的境界虽然只是金丹初期,但也是从金丹后期掉下来的,体内灵气的浓郁程度远远超过他们。

  再加上混沌古玉,论消耗陆飞还真不怕他们。

  “小子,你杀我族人,柳家是不会放过你的!”

  不远处,柳潇也被聂明月逼得节节败退,身上满是寒冰剑伤,妖娆的脸上布满了煞气。

  “柳家三番五次杀我,这笔账我迟早会讨回来,现在你还是先担心担心自己吧!”

  柳潇闻言更是气氛,一个不慎又被聂明月刺了一剑,这一剑恰好刺在了右胸,吓得她急忙向后退去。

  “这下你心理平衡了吧,左右各一剑,正好对称!”

  看着一脸调侃的陆飞,柳潇气的一口银牙都要咬碎了,眼下殷晓生还没有赶来,她一对二实在有些勉强。

  虽然陆飞受了伤,但在柳潇眼里,陆飞的威胁远超过聂明月。

  “你等着,终有一天我要亲手杀了你!”

  柳潇气汹汹的瞪了陆飞一眼,掏出一张黄色符篆燃烧起来,符篆上散发出诡异的灵气波动,柳潇的身体顿时消失在他们眼前。

  “陆飞,洗好脖子瞪着老娘来取你的脑袋!”

  听着虚空中传来的愤怒声音,陆飞不禁嗤笑一声,这威胁从小到大他都不知道听了多少回了。

  若是这威胁都能杀人,他现在早就死的尸骨无存了。

  “你没事吧!”

  逼退了柳潇,聂明月快步来到陆飞面前,抬手为其擦拭着脸上的血痕。

  不知为何,当看到眼前的男子伤痕累累的样子,她的心都被揪了起来。

  “没事,这点小伤不算什么!”

  陆飞洒然一笑,转头看向归墟城的方向,敏锐的神识已经告诉他,几道不弱的气息正朝他们这边飞速赶来。

  “快走吧,他们马上就要到了!”

  聂明月也感受到这几股气息的快速逼近,两人当即朝着远处再次奔逃。

  苍茫的平原上,两道身影急速飞掠着,速度之快让人都无法看清其真正的面目,只能看到一连串的虚影在闪动。

  在他们背后,无数剑光紧随其后,片刻后竟然超过这两道虚影。

  几道华光落地,现出几个人影来,为首之人正是殷晓生。

  “小兔崽子,你还要逃到哪里去!”

  看着陆飞和聂明月,殷晓生阴恻恻的笑着,在他身后的几人也是如此,脸上都带着浓郁的杀伐之气。

  “杀我宗门真传弟子,你以为你能逃出我的手心!”

  看着一脸风尘的陆飞和聂明月,殷晓生嘿嘿一笑:“跪下来求我,或许我还能给你个痛快!”

  “至于你!”

  他看了看聂明月,心中不由惊叹一声,这可是十足的美人坯子,看得他都有些心痒难耐。

  “你就自缚双手跟老夫走吧,到时候让你好好体会体会这世间的乐趣。”

  “无耻!”

  聂明月一脸的寒气,谁都知道殷晓生心中打的什么主意,陆飞心中也有些恶寒,感情这老东西也是个为老不尊的无耻之徒。

  “你这老东西,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今天划出道来,小爷我接下了。”

  陆飞很不爽,一步踏出来挡在聂明月的面前,这美人他还没看狗够眼,竟然敢有人虎口夺食。

  “嘿呦,你个将死之人也敢口出狂言,难不成她是你的!”

  看着一脸怒气的陆飞,再看看羞怒不已的聂明月,殷晓生顿时明白了过来,盯着二人恶狠狠的说道:“那正好,今天我就让你好好看看得罪我天音宗是什么后果。”

  “你们把这小子给我废了,记得先别杀了他,我要让他亲眼看着我是怎么玩死他的心上人的。”

  “尼玛,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小爷和你拼了!”

  泥人尚有三分火气,何况是陆飞,就算聂明月不是他的女人,但经历了这么多也算是出生入死的战友,怎能让别人这般侮辱。

  “交给我,我要杀光他们”

  聂明月先冲了上去,寒冰剑在手,化作无数剑影,和冲上来的那些人战在了一起。

  “这是幻影剑典!”

  看着聂明月施展的剑法,殷晓生微微眯着眼睛,越看越激动,这剑典可是少有的上品剑法,眼前的聂明月虽然之修炼的皮毛,但手中青锋已然初现峥嵘,自己的这些人联手竟然只和她打了个平手。

  “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幻影剑典也是我的了!”

  “就你个老杂毛也能配得上幻影剑典,可笑!”

  “你找死!”

  被陆飞连续打击着,殷晓生也发起飙来,飞身而起一掌拍了过去。

  陆飞见状急忙后退,一股旋风在他脚下突然升起,而后快速扩大着。

  “这是……”

  殷晓生慌不迭停了下来,向后退了几步,眼前的旋风不断扩大,卷积着砂石升向天际。

  他啊抬头望向天际,原本晴空万里的天此时竟然像是小娃娃的脸说变就变,厚重的云层压在头顶,隐隐之中还有雷芒闪烁着。

  不远处,数十股龙卷风出现在平原上,上接天际,在平原上不断的肆虐着。

  “不好,是墟界风暴,快逃!”

  如此熟悉的一幕让殷晓生惊出一声冷汗,急忙招呼其他人向后飞掠而去。

  陆飞来到聂明月身边,看着四周怪异的天象,问道:“什么事墟界风暴?”

  “快走,一边走我一边和你说。”

  事到如今,他们也不管彼此有没有仇怨,纷纷朝着风暴最弱的地方冲去。

  一边跑,聂明月一边解释道:“据说墟界风暴是墟界最可怕的天灾之一,也有传说风暴中藏有上古秘宝,以前曾有许多元婴期甚至是化神期的强大修士冲入风暴之中,但结果无一生还。”

  “这么恐怖!”

  陆飞惊讶的看着她,转头看向背后的风暴,这些风暴掀起的狂风将大片平原撕扯的满目疮痍,这要是出现在城镇中将会是毁灭性的灾难。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风暴出现的地点是随机的,有几次就出现在了城中,导致这些城镇险些灭亡,就连沐兰家族也经受过一次风暴的洗礼。”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