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楼的房间门被踹开,店小二跌跌撞撞从里面摔了出来,而后一脸苦色的下了楼转入了内院。

  不会儿,就听得内院传来一声少女愤怒的吼声。

  “爹,我死也不会去的。”

  声音刚落,一女子从内院走了进来,气呼呼的朝茶楼外跑去。

  在她身后,一中年男子急忙追了出来,拉着女子的手哀求道:“媛儿,算跌求你了,你就去见见他吧,就喝几杯酒而已,不然咱全都得倒霉。”

  女子愤怒的盯着他,一双眸子里莹光闪烁,“爹,女儿要是去了就回不来了,你就真的把女儿往火坑里推么。”

  中年男子闻言沉默了,他自然清楚自己女儿要是上了楼会是怎样的后果,可上面那位他实在是惹不起,要是女儿不上去,恐怕他们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想了半天,中年男子一狠心,拉着女儿就往楼梯上拽。

  “女儿,为了咱家上下十几口的命,就先委屈你了。”

  女子哭的凄凄惨惨,男子却没有丝毫心软,这一来二去惊扰了二楼那人,只见门哐当一下被踹飞了出去,一年轻男子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让你陪小爷喝酒是你的荣幸,还不快滚上来,难不成让小爷去请你不成!”

  “哎哎,我这就带她上去。”

  中年男子十分忌惮楼上之人,慌不迭的应了一声,拖拽女儿的力道更大了。

  一楼众人看的怒不可歇,却没有一人敢上去阻拦,因为二楼的年轻男子身上穿着的是南剑阁的服饰,而且蓝衣红领,是南剑阁极少的真传弟子。

  “这畜生!”

  剑冲看的怒气冲天,刚要起身,只听的一声破风声传来,一根筷子正好穿破中年男子的手掌,将其钉在了楼梯的扶手上。

  中年男子顿时惨嚎一声,松开了抓着女儿的手,年轻女子倒也聪明,径直跑下了楼,跑到了聂明月的背后藏了起来。

  “你是谁,敢管老子的事情,难道不知道老子是谁么?”

  二楼的年轻男子怒视着陆飞,因为先前的筷子就是他射出去的,现在手中还有一根筷子。

  “管你是谁,猪狗不如的东西就该大棒伺候。”

  说罢,另一根筷子也脱手而出,带着一阵破风声射向二楼。

  年轻男子见状脸色一变,瞥眼便看到自己的一缕头发飘落下来,而那根筷子就插在了自己耳边不足寸许的地方。

  “你找死,敢伤剑尘少爷,留下命来!”

  二楼上,又有两人跳了下来,都是南剑阁的服饰,不过和蓝衣红领的剑尘还有些差别,他们都是蓝衣白领。

  “聒噪!”

  看着几人冲过来,早就看不惯的剑冲一手拍在桌子上,一股剑意冲天而起,带着一声轻鸣扩散而出,两人顿时如遭重创,向后退了出去。

  “元婴期!”

  剑尘眼尖,顿时看出了剑冲的修为,纵身一跃来到一楼,手中多了一柄长剑指向剑冲。

  “你知道我是何人么,感怀老子的好事,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你。”

  “不就是剑尘么,南剑阁中剑心长老唯一的儿子。”

  剑冲冷眼打量着他,讥讽道:“拿你爹的名头在外面为所欲为,有其父必有其子,我看你爹也不过如此。”

  话音未落,剑尘已经一剑杀到,剑冲一动不动,身前已经多了一柄由灵气凝聚的剑影,正好挡住了这一剑。

  “你还敢还手!”

  剑尘死死的握着剑,奈何眼前的剑幕在眼面前坚不可摧,就算他用尽全力都无法再进分毫。

  一旁的陆飞看的直摇头,两人同样是元婴初期,可这剑尘和剑冲比起来实在是差太远了。

  体内灵气虚浮,显然这修为是外力帮助提升上去的,要真论战力,他连剑冲一剑都接不下。

  “滚出去吧,南剑阁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剑幕散去,剑冲大手一挥,犹如利剑出鞘一般,剑尘整个人就被掀出了茶楼。

  “你给我等着!”

  外面一阵嘈杂,剑冲也懒得理会,回头看向隐藏在聂明月身后的年轻女子。

  这女子长得十分俊秀,和聂明月相比少了几分清冷,多了几分柔美,泪眼婆娑的娇颜让人看着心生怜惜。

  “好了,你可以放心了,他已经被赶跑了!”

  女子悄悄的探出头来,见剑尘已经不再,胆子这才大了一些,急忙朝着剑冲和陆飞行了一礼。

  “谢谢你们,你们快走吧,他肯定回去找人去了,你们再晚些就走不了了。”

  一旁的几人也应和道:“快走吧,他可是南剑阁长老的亲子,一会儿肯定会来寻仇的。”

  “怕什么,若是南剑阁都是这种货色,那我不去也罢。”

  见剑冲死活不走,那几人纷纷告别一声急冲冲离开了茶楼,剑冲见状冷哼一声,这些货色平时看着人模人样,关键时刻却夹着尾巴,真是枉为剑修。

  陆飞端着茶杯抿了一口,饶有兴致的看着剑冲,心中对他十分欣赏。

  “来,你先坐下,别害怕,一切有我们在!”

  既然打定了心思,陆飞自然也不是怕事的人,先前剑冲的话他很赞同,若是南剑阁都是这种货色,那不去也罢。

  女子受宠若惊的坐在剑冲旁边,带着氤氲水汽的眸子不时的看向他,陆飞见状嘿嘿一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文媛。”

  “我叫陆飞,这是我朋友聂明月。”

  陆飞随后向剑冲努了努嘴,笑道:“他叫剑冲。”

  文媛见状俏脸一红,看了一眼剑冲后羞答答的低下了头,聂明月见状不禁瞪了路飞一眼,“人家女孩子脸皮薄,你当是你呢,这么厚脸皮。”

  陆飞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索性喝起了茶水,和聂明月犟嘴,他不是纯粹找抽么。

  整个茶楼因为剑尘这么一闹顿时空了下来,整个茶楼只有陆飞他们几人,就连文媛的父亲也不知道龟缩到什么地方去了。

  不多时,门外便传来一阵嘈杂之声,几名身着南剑阁服饰的青年弟子走进了茶楼。

  当看到剑冲的那一刻,剑尘立刻跳了出来,指着他们叫嚣道:“师兄,就是他们坏我的好事,帮我杀了他们,女的留下。”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