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整个南仙城都沸腾了。

  天还未亮,南仙城的人流就已经朝南剑阁汇聚,偌大的南仙城转眼间成了一座空城。

  南剑阁位于南仙城北三十里的落云山上,落云山共有六座山峰,互成掎角之势。

  自剑阁分南北剑阁之后,南剑阁便在此创下山门,历经数百年的不断壮大,弟子之多不下北剑阁,宗门囊括落云山整整六座山峰。

  一大早,陆飞、聂明月、剑冲三人就来到落云山下,这里聚集人数足足十万之多,有的是为了来看热闹,有的是为了做生意,还有的只为一睹南剑阁青年才俊的风貌。

  也有一些踏上了前往山顶的石阶,只不过他们走的并不轻松,每上一阶都显得有些吃力。

  “这是登天梯,总共九千九百九十九阶。”

  剑陆飞要踏上台阶,剑冲急忙将他拽了回来,指着一望无际的台阶道:“整个落云山都被南剑阁的祖师布下了禁制,只要踏上台阶就会进入禁制的威压之中,越往前威压越强,这是南剑阁收徒的第一道试炼。”

  陆飞有些吃惊的看着登天梯,“这么变态,那到最后一阶的威压会有多强。”

  “不知道,据说接近元婴期吧,你别看现在参加试炼的有这么多人,但能够通过第一层试炼的不足一层,很多人都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就算进不了南剑阁也算是一次不错的修炼机会。”

  “元婴期么!”

  陆飞望着登天梯,脸上充满了自信,三人中他第一个踏上登天梯。

  一脚落下,陆飞顿时感到肩上沉甸甸的,体内灵气随即运转起来抵挡着这股威压。

  感受到体内奔涌不息的灵气,陆飞恍然一笑,在这股威压之下,能够加速淬炼肉身和体内灵气的精纯度,和外界相比起来,的确是一个绝佳的修炼之地。

  “我们走吧,走完这九千九百九十九阶估计得大半天的时间。”

  最初的威压也不过金丹初期而已,依着剑冲和聂明月的修为,这点威压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他们二人登山的速度极快,很快便到了五千左右。

  “陆飞,能坚持住么?”

  聂明月回头看了看紧随其后的陆飞,见其脸色如常,丝毫没有一点压力,悬着的心也逐渐放了下来,毕竟眼下的路才走了一半。

  到了五千阶,这里的威压再次提升一个档次,这里的威压就像一个分水岭,由金丹初期跃升到金丹中期,很多金丹初期的年轻修士在这里盘膝修炼。

  前面还有五千阶,对于他们来说入门已经毫无希望,与其浪费时间倒不如借助这里的威压努力修炼,争取下一次有所进步。

  越过五千阶,陆飞明显的感觉到身上的压力有提升许多,感受到脚下略微有些沉重的步伐,他心中有些侥幸。

  还好小爷我刚刚突破自金丹中期,不然从这里开始也走不出多远。

  在同等级的威压下,陆飞并没有张开自己的护体灵气,任由这满天威压压在自己身上,现在的他境界已经到了金丹中期,肉身的强横程度再次提升,凭借着荒古雷体的坚韧,他又硬生生的挺上了八千阶。

  一过八千,禁制的威压再次提升一个档次,能够走到这里的人已经是极少数,大多都是金丹后期,他们一个个为了抵挡这威压将自己的护体灵气张开。

  而像剑冲和聂明月这样的元婴期修士更是凤毛麟角,脚下的抬价在他们看来和如履平地差不了多少。

  “陆飞,在坚持一下,马上就要到山顶了!”

  聂明月此时停了下来,回头看向陆飞,清冷的脸上多了几分担忧。

  陆飞抬起头来,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远处依稀间已经可以看到南剑阁的山门。

  “你不用管我,先和剑冲去吧,我随后就到。”

  剑聂明月停滞不前,陆飞上一阶她跟着上一阶,剑冲不禁低语道:“我们走吧,在这里是帮不了他的,你这样若是被剑阁负责考核的长老看到了会被看成是作弊,落在你们身上的威压会成倍增加,到时候你扛得住,但他不一定能扛得住啊。”

  听了剑冲的提示,聂明月再三犹豫,后再陆飞的催促下这才随着剑冲急速而去。

  看着远处巴掌大小的山门,陆飞咧嘴一笑,不就是金丹中期的威压么,这有什么难的,小爷我连元婴初期都干过,还惧这些不成。

  深吸了一口气,他体内的混沌太一决开始缓缓运转起来,四周的天地灵气如潮水一般涌入体内,瘦削的身体隐隐泛着蓝色的光芒。

  荒古雷体,作为逍遥圣者最得意的雷法之一,可不是浪得虚名。

  在雷体的支撑下,陆飞身上的压力瞬间减弱了几分,他脚下猛一用力,一跃就是数十个台阶。

  在他两侧,那些苦苦支撑的金丹后期修士看的目瞪口呆。

  “他真的是金丹中期,怎么这么变态。”

  “他一定作弊了,我要举报!”

  有人看的愤愤不平,张口怒吼起来,结果体内气息稍一紊乱就被这漫天的威压撞了出去,刚辛辛苦苦登了几十阶瞬间化为泡影。

  南剑阁的一座险峰上,剑尘透过千里眼也看到了陆飞这恐怖的攀登方法,一双拳头攥的死死的。

  “这小子不过是金丹中期,为何能够抵挡得住金丹后期的威压,爹,他一定作弊了!”

  在他一旁,一白眉老者负手而立,浑身没有任何灵气波动,俨然和四周天地融为一体,可当他通过千里眼看到陆飞的时候,脸色却是微微一变,神色虽未变化,但他头顶的天空中的云层却豁然散开,犹如被一剑劈开似的,此人便是剑尘的爹剑心,同样也是南剑阁的长老之一。

  “这就是你和我说的那个小子!”

  “是的,爹,您一定要为孩儿做主,还有那天剑山庄的剑冲、剑十三,我都要他们付出血的代价。”

  看着陆飞不断跃升的样子,剑尘的脸上充满了狠辣之色,想要进入南剑阁,得先问问他同不同意。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