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好修炼,迟早惹出祸事来!”

  剑心冷哼一声,虽然剑尘不争气,但总归还是自己的亲身骨肉,儿子受了气,做老子的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所以,他一指弹出,一道灵气随之融入群山禁制之中。

  南剑阁护山大阵只有阁主才能掌控,其余长老虽然没有掌控权,却有辅助的权利,这也是南剑阁的训诫之一,目的就是以防阁主不在时遭遇外地攻击,在场长老也能辅助大阵自行运转。

  这道灵气融入到大阵之中,刚还在快速跃升的陆飞突然感觉到周身的压力瞬间暴涨一倍之多,身体一个踉跄,险些被撞飞出去。

  饶是如此,这股突如其来的强横威压也让他体内气血翻涌,一丝殷红自嘴角渗出。

  “怎么回事,这是金丹后期的额威压?”

  陆飞站在台阶上努力抵挡着这股威压,当看到旁边的金丹后期轻松走过时,心中彷如一千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这是谁在玩我!”

  再三观察之后,陆飞终于确定了眼下的状况,绝对是有人暗中使坏,使得这个大阵针对自己的威压提升了一倍之多,而其他人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想来想去,陆飞突然想到一人,在他来到南仙城后,也只和这一人有过冲突。

  “剑尘,你小子竟敢阴我,等我上去了定要你好看!”

  虽然心中愤慨难平,但陆飞还是有些感慨,这在哪儿都一样,有个牛笔的爹比啥都强。

  “想玩我,我到要看看你们还有什么能耐。”

  现在的威压已经到了元婴初期,陆飞虽然被压制的每走一步都很艰难,但这些困难对他来说并不是不可逾越。

  他张开了护体灵气,鸿蒙的灵气不断和外界的威压抗衡着,耳边灵气被挤压产生的额音爆声不绝于耳。

  路过的一些年轻修士纷纷侧目,有些人都为他竖起了大拇指,更有甚者开始劝起他来。

  “兄弟,不行就下去吧,明年还有机会,在这么挺着受伤了也是你自己的事情,不值的!”

  “不碍事,这些不过都是些小事而已,你们走你们的。”

  过往修士闻言摇头叹息一声,全都飞速上去了,陆飞调整着体内的灵气,伸手将即刻益气丹抛入口中。

  你玩阴的,小爷也不惯着你!

  有了益气丹的加持,陆飞体内的灵气越发充盈,他再次迈开脚步,一步步朝着山顶走去。

  一直想看陆飞被压飞的剑尘此时惊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他揉了揉眼睛仔细看了半天,确信自己不是花眼,当即怪叫起来。

  “怎么可能,这小子怎么还能往上走,爹,快把他弄下去。”

  剑心静静的看着一步步踏着台阶的陆飞,心中也开始好奇起来。

  这小子以金丹中期的修为竟然能够抵挡元婴初期的威压,肯定不简单!

  就在他犹豫之时,陆飞已经走上了九千之多,还有最后的几十阶就要到山门之下了。

  不远处,早已经苦苦等候的聂明月看到脸色苍白的陆飞嘴角噙着的血迹,一颗心猛地揪了起来。

  “陆飞,加油!”

  在山门前等候接引的几名剑阁弟子看到陆飞也满脸骇色,九千阶的威压可是接近元婴期的威压,就算是金丹后期要想上来也很勉强,但现在他们眼前出现的竟然是一个金丹中期的青年。

  “不会吧,他真是金丹中期,竟然能够走到这里。”

  有的弟子还以为大阵不问题了,一脚踏在了最后一级台阶上,满天的威压顿时压得他有些触不及防,他慌不迭收回了脚,看向陆飞的眼神多了几分钦佩。

  “以金丹中期的修为走上来,自咱们南剑阁建立以来,他是第二个。”

  “别说的太早,最后三阶才是真正的考验,以前也有一些成功走了上来,可最后还是停在了最后三阶上,他能否上来还是个未知数。”

  听着这几人的交谈,聂明月的心更紧张了,最后三阶的威压他亲身体会过,已经达到了元婴初期,很多金丹后期的年轻修士就是折在了最后的伞洁尚。

  可是它不知道,现在陆飞身上的威压已经达到了元婴初期,而且随着他不断向上,这威压还在提升着。

  终于,陆飞来到倒数第四阶,山门距离他只有三步之遥,聂明月就站在他面前,那一双清冷的娇颜上满是忧色,陆飞看的清楚,她的那双眸子已经微微泛红了。

  “这是在关心我么!”

  陆飞心中美滋滋的,能让聂明月这么个冰山美人关心,真是天大的荣幸。

  陆飞笑着踏上了第三阶,还未等他站稳,身上的魂体灵气轰然破碎,巨大的威压挤压着他的身体,微笑的脸色顿时变得格外凄惨。

  “噗……”

  一口鲜血喷洒而出,将聂明月的胸口都染红了。

  “陆飞……”

  聂明月脑海中一片空白,泛红的眼角垂下一颗颗晶莹的泪珠。

  “没事,我挺得住!”

  陆飞弯着身子不断的喘息着,听到聂明月的哭泣声后努力抬起头来,咧嘴笑了笑。

  在他身上,一股凌冽的剑意拔地而起,太阿剑感受到主人的危险自主冒出体外,释放出的惊天剑意抵抗着这股威压。

  “好霸道的剑,好强的剑气!”

  所有人都被这股剑意震惊了,眼前的陆飞周身飞剑环绕,一身剑气直冲霄汉,清脆的剑鸣声不绝于耳。

  “嘿嘿,想让我屈服,做梦,就让你好好看看我如何走上去。”

  第二阶,陆飞再次喷出一口逆血,惊天的威压压得他身体几乎弯曲了九十度,双腿不停的打着颤,虽然如此,但他依旧苦苦坚持,一双手死死扣着大腿,即便是抠出血也在所不惜。

  在他身旁,太阿剑也被这股剑气震得插在了地上,太阿剑在挣扎,无数裂纹在它挣扎时向着四周蔓延。

  人如剑,剑映人,一人一剑就站在倒数第二阶台阶上苦苦挣扎着。

  剑尘看的心惊肉跳,阴沉的脸都快要扭曲了,眼前的男子那一身凌冽的剑气,竟然让他开始感到害怕。

  “爹,快杀了他!”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