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主,我有话说!”

  这时,一旁久不言语的剑心突然开口了,他看向陆飞,目光之中暗藏着几分阴鹫,陆飞见状心中已经,暗知不妙。

  一旁的剑十三也站了出来,还不等剑心开口,就说道:“殿主,陆飞师弟在引动剑碑前有所疑虑,我不过为其解答不算作弊吧。”

  “自然不算,我都看到了。”

  殿主闻言呵呵一笑,转眼看向剑心,道:“剑心长老,这陆飞能够引动十块剑碑,绝非十三一眼就能成功,这其中主要还是靠他自己的资质。”

  剑心语塞,脑子里急速的转动着,既然殿主已经看出了他意图,那他自然不能在往枪口上撞,否则得罪了殿主不说,对自己也不好,于是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法子。

  “殿主,剑心并没有怀疑的意思,我是想收他为徒。”

  殿主闻言尴尬一笑,回头埋怨的瞪了剑十三一眼,笑骂道:“你这小子,这点事情还需要和我说么,在场长老都看得清楚,对陆飞来说没有任何影响。”

  “是!”

  剑十三退了一旁,殿主回头看向剑心,后又看了看其他长老问道:“你们的意思呢。”

  剑心也看向其他长老,说道:“几位是兄弟都选了各自心仪的弟子,而我自九年前选了萧宇之后就在没有收徒,还好小徒也算长进,在天榜排名第十五位,陆飞这样天资卓越,我一定会悉心教导的。”

  其他长老你看我我看你,都没有说话,人家剑心长老收徒严谨,萧宇年纪轻轻就位居天榜第十五位,而他们的徒弟有的也在天榜之内,但排名却在二十位之后,几位长老中只有落霞长老门下大弟子排名天榜第十位,但人家只收女弟子。

  见众人都不说话,殿主随机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陆飞你就……”

  “等等!”

  陆飞最不喜欢的就是不问自己的意见就强行安排,而且安排的还是剑心,剑尘和他有过节,现在被他老爹收了当徒弟,陆飞用脚都能想到自己以后的生活。

  殿主话到一半便停了,看向了陆飞,旁边的剑心急忙喝道:“没大没小,赶紧和殿主赔罪。”

  陆飞瞥了他一眼,哼道:“你们这就把我安排了,咋不问问我的意见。”

  “你能有什么意见,拜在我门下难道还委屈你了!”

  陆飞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你还真说对了,就冲你在山门外那一手,还有你那不孝儿子,我还真看不上你。”

  其他长老都看向了剑心,刚才剑心临时出去一趟,用的是尿遁之法,现在想来另有隐情啊。

  殿主也听出了一些隐晦的意思,满是皱纹的脸皱的更厉害了,一双眼睛都快被挤没了。

  “怎么回事?”

  “是这么回事,几天前在南仙城……”

  当下,陆飞便将自己在南仙城遇到的事情和先前山门外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众位长老听得眉头紧皱,这事情可着实不小啊。

  至于剑心,此时的脸色都成了猪肝色,他万没想到这陆飞竟然如此大胆,敢在众位长老面前把这事挑出来,要知道就算是剑十三都不太愿意和他撕破脸。

  “您不信的话,十三师兄和明月他们都可以作证!”

  殿主他老人家被气得脸色潮红,一双眼睛隐隐带着几丝锋芒,一旁的副殿主见了急忙喝止陆飞。

  “师兄,您别生气,这些事情师弟来处理。”

  “不用了!”

  殿主冷着脸,一身威严自苍老的身躯中散发出来,一众长老全都沉默不语,看戏的样子。

  “剑心长老,你儿子的事情你自己处理,我不希望再有下次。”

  殿主顿了顿,又道:“至于你插手试炼的事情,这次就算了吧,我同样不希望有下次,不然你知道我的脾气。”

  “是,我这就回去处理。”

  剑心诚惶诚恐的应了一声,急忙灰溜溜的走了,殿主的脾气他可清楚的很,别看现在慈眉善目,但真要发起怒来,恐怕能把整个南剑阁给掀了。

  百年前,南剑阁的数名历练的女弟子被东海冉蛟一族玷污而死,就是这位殿主大人盛怒之下冲到了东海,整个冉蛟一族死伤大半,剩下一半纷纷远遁深海,到现在都不敢露面。

  “终于清静了!”

  老殿主长须口气,脸上的阴郁瞬间消失,他笑看着陆飞,道:“你这小家伙倒是有趣,要不是我即将飞升,倒很想手下你这个徒弟。”

  陆飞急忙拜谢,朝着老殿主笑了笑,眼前人的性格倒和他有些相似,无形之中他更愿意和这个在别人眼中极具威严的老殿主打交道。

  “我和十三师兄很投缘,所以我想……”

  陆飞故意拉长了音调,目光扫视着众位长老,他倒是不知道剑十三师承哪位长老,所以只能这样故意拉长音,以引起那位长老的注意。

  扫了一圈,陆飞都没找到,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心中暗道:这位长老也真是的,倒是给点反应啊!

  “别找了,剑痴师弟不在这里!”

  殿主哈哈笑了几声,转向剑十三,道:“既然他想拜入剑痴师弟门下,那我现在就替他做了这个主,这小娃就交给你了,你师父没说何时归来啊?”

  剑十三应道:“不知,师尊走前曾说少则数月多则一两年。”

  “既然如此,那就这样吧,十三,在你师父未归之前,他就先由你带着吧。”

  “是!”

  剑十三应了一声,带着陆飞出了太一殿,剑十三驾着飞剑带着陆飞直奔外侧的一座山峰而去。

  “师兄,师傅他老人家去什么地方了?”

  陆飞很好奇他这位从未谋面的师傅,到底是怎样一位人物,竟然能够教出剑十三这样的天才人物。

  “具体不清楚,前一段时间依附南剑阁的楚家在一夜之间满门被灭,咱们派出的弟子也无故陨落,师傅他老人家正好游历在外准备归来,听闻此事后就直接去了楚家,传信说少则数月多则一两年。”

  “原来如此!”

  陆飞闻言恍然,看来自己想见这位师傅还挺不容易。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