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水潭的水都被抽空了,化作漫天的水汽漂浮在四周,毫无一滴水的深潭中,一只足有百丈之长的水虺盘踞着,乌黑的身体上缠绕着三条金色的纹路。

  在水潭边上,一众南剑阁弟子都被震得跌倒在地,仅有几个元婴中期的弟子还在死死抵抗者。

  至于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剑尘,早已经被这堪比化神期的威压压得倒在了地上,一身衣衫被潭水浇的透心凉,两腿之间隐隐留出一些黄白之物。

  “南剑阁的小辈,我与你们并无仇怨,为何伤我孩儿!”

  水虺妖王愤怒的盯着众人,猩红的眼睛中凶光乍现,一群人都被吓得脸色泛白,哪里还有勇气回答妖王的问话。

  最苦逼的莫过于萧宇这几个还能有些抵抗之力的弟子,现在的他们即将承受妖王的怒火。

  “没想到陆飞说的竟然是真的?”

  萧宇心中恨恨的问候着剑尘祖宗十八代,早知道就该相信陆飞,那会落到这般田地。

  水虺妖王的目光在众人之中扫了一圈,而后突然扬起头颅来看向远处的天际。

  两道金光由远及近,很快便落在了它面前。

  “九曲、问道,没想到是你们两个老头子来了!”

  水虺妖王怒视着出现的两位南剑阁长老,喝道:“今天若不给我个交代,你们就别想走出紫山境。”

  “紫山幽王稍安勿躁,我们稍后一定给你个交代。”

  九曲长老回头怒视着一帮弟子,呵斥道:“不是说让你们小心行事么,你们倒好,竟敢伤了紫山幽王的子嗣,难不成嫌自己活得太长了。”

  “马上滚蛋,再有下次,我们也救不了你!”

  听了问道长老的话,一帮弟子慌不迭的跑路了,问道见状松了口气,回头看向被称作紫山幽王的水虺,说道:“使我们管教不严,您孩儿的伤势就由我们二人来治疗,您只管放心,绝对让您孩子恢复如初。”

  “这是你说的,我孩儿要是无法恢复,你们也不用走了!”

  “好,我们这就给你孩子治疗!”两位长老慌不迭的跑去查看小水虺的伤势。

  在这紫山境中共有五大妖王的存在,历来他们和南剑阁有约定存在,所以每次南剑阁弟子进入紫山境试炼,这五大妖王都会极力约束自己的手下,给剑阁弟子带来最小程度的麻烦。

  但现在的情况不同,五大妖王在他们的认识中一向同气连枝,只要一方有难,其余四大妖王肯定全力帮助,紫山幽王孩子的伤若是治不好,或者有更坏的结果,那他们恐怕就很那走出紫山境了。

  不仅如此,现在这种情况可以算是南剑阁率先破坏约定,五大妖王若是以此为机,强行攻出紫山境,恐怕就算是南剑阁也会遭受重创。

  一想到这一连串的后果,两位长老的头皮都麻了,可当看到小水虺的伤势后,死的心都有了。

  这剑尘下手也太狠了,竟然将小水虺斩成了两截,不仅如此,剑气还破坏了小水虺体内的血脉之力,就算现在救活了,恐怕日后也成长不成像紫山幽王一样。

  “怎么办!”两位长老围着小水虺身边,头顶还有紫山妖王盯着,他们两人冷汗涔涔。

  “你先把它的伤势稳住,我去找二师兄求取丹药,这件事情要是办砸了,恐怕咱们会成为千古罪人。”

  ……

  就在两位长老急的抓耳挠腮之际,陆飞一行人已经接近了紫山剑冢,他们不知道,因为约定的存在,他们一路上并没有遇到强大的灵兽,而那些弱小还未开启灵智的灵兽听着声音就已经逃之夭夭了。

  利用将近两天的时间,他们三人终于来到了光柱下方的紫山剑冢外。

  这是一处巨大的山洞,洞外的石碑上刻着紫山剑冢四个遒劲大字。

  剑冲指着洞口,说道:“这里之所以叫做紫山剑冢,是因为当初南剑阁祖师在开辟紫山境时,祖师最心爱最强的飞剑因此折断,祖师伤心之余便将断剑埋在了这个洞穴之中,但是这柄飞剑剑灵不灭剑气不散,剑气在这里长久盘踞,成就了现在的紫山剑冢。”

  “看来你这一年没少做工作!”

  陆飞笑语一声,三人随即进了山洞。

  在他们进去不久,剑尘一行人也来到了紫山剑冢外,有了先前的教训,剑尘一路上收敛了很多,尤其是他被吓得尿裤子的事情更成为了众人的笑柄。

  现在到了紫山剑冢外,剑尘的嚣张本色又暴露了出来。

  “哈哈哈……我们终于到了,这里就是紫山剑冢,里面保存着咱们开山祖师爷的仙剑,我爹曾说过,这柄仙剑可是当世最强之剑,若是有机会能修复此剑,我们南剑阁终有一日能超越沐兰家族。”

  其他人闻言皆目露异色,一旁的萧宇急忙干咳一声,和剑尘悄声道:“师弟慎言,万一传出去,恐怕会引起咱们南剑阁和沐兰家族的冲突。”

  剑尘不以为然,嗤笑道:“怕什么,我说的是事实,只要仙剑重铸,他沐兰家族算什么,不过是借助沐兰天尊的遗泽罢了。”

  其他众人都听在耳中,见他们的议论声越来越大,萧宇的脸色越发难看起来。

  “走吧,我们还是快进去吧!”

  为了转移他人的注意力,萧宇急忙出言提醒,众人急忙收敛心神,随着萧宇和剑尘的带领走进紫山剑冢。

  剑冢之中荧光璀璨,浓郁的灵气中隐隐带着一丝剑意,但这些剑意十分温和,对进入者没有丝毫阻拦的意思。

  陆飞一行人在蜿蜒的通道中走了许久,估摸着路程大概快到山腹之中,眼前突然变得豁然开朗。

  眼前是一个巨大的山洞,四周岩壁棱角分明,显然是人为开凿出来的。

  山洞之中空荡荡的,只有中央位置有一个高台,光柱透过岩洞上方的露天通道中照在石台上。

  就在这光柱之中,漂浮着两截短剑,浓郁的灵气自两截断剑中释放出来,化作虚幻的剑影随着光柱冲出洞外。

  陆飞怔怔的看着这两截断剑,惊呼道:“这就是祖师爷的飞剑!”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