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的战斗让陆飞也感到身心疲惫,虽然他的身体没有受到大的创伤,但精神上的压力还是不小。

  现在暂时摆脱了危险,他也终于能松口气,在洞口处布下禁制后,将苏萱小心安置在一边,自己在另一边坐下,不知不觉间靠着岩壁睡了过去。

  这是陆飞自进入墟界中睡得最舒服的一觉,他终于久违的体会了一次睡觉睡到自然醒的感觉。

  可当他一睁眼,眼前的一幕让他彻底傻眼了……

  自己身上的衣衫竟然被人解开了,身上盖着的衣服让他倍感熟悉,就在他的胳膊上,轻柔的吐息声让他浑身紧绷。

  缓缓侧过头去看,陆飞脸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身边躺着的竟然是苏萱,再往下看,他顿时闭上了眼睛吞了口口水,这丫头竟然身无寸缕的缠在自己身上。

  “这是怎么回事!”

  陆飞闭着眼睛不断搜索着自己的记忆,到最后心中狠狠的骂了自己一声。

  真是老马失前蹄,一向警惕的他竟然在洞口布下禁制后忘记了留下神识警戒,这连番的折腾积攒的疲倦一起爆发,使得他这一觉睡的一点知觉都没有。

  “现在怎么办!”

  接下来,他想到了眼下的尴尬局面,心里乱糟糟的,都想不出一个好的解决办法。

  “醒了就别装了!”

  苏萱看到了他紧皱的眉头,轻柔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夹杂着幽幽的香气吹入他的耳朵中。

  “你……你醒了!”

  陆飞睁开眼尴尬的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十分古怪,苏萱毫不避讳的坐了起来,光洁的后背背对着陆飞,陆飞急忙眯着眼睛。

  不看,不看,还是偷偷看一眼吧!

  “你不必内疚,这是我自愿的!”

  苏萱的声音格外的清冷,和之前的她判若两人,她转过身来,正面对着陆飞,丝毫不在意自己一丝不挂的样子。

  “我什么都可以给你,你只要帮我做一件事,为我爹报仇!”

  四目相对,陆飞逐渐平静下来,眼神之中充满了怜惜,如今在她面前的虽然还是苏萱,但她的心已经完全被仇恨控制了。

  短短的一个夜晚,或许是两个夜晚,眼前的苏萱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成了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她了解陆飞,这样做也不过是她自己拿出来的筹码而已。

  陆飞坐起身来,将衣服披在了她的身上,望着她冰冷的脸,陆飞心中一痛,猛地将她拉入自己的怀中。

  “我不喜欢你现在的样子,明家的仇我自然会去,苏家被灭不是你的错,你又何苦委屈自己。”

  “我们该走了!”

  苏萱挣脱了他的怀抱,陆飞看的心中很不是滋味,仇恨的力量到底是有多么恐怖,竟然会让一个人一夜之间变得面目全非。

  这种力量,就算是陆飞都感到恐惧。

  从苏萱口中,陆飞得知了关于灵石矿的许多信息,他们的目的地就是这座矿山。

  云家小镇上,陆飞和苏萱两人坐在一处餐馆的靠窗位置,一边吃着饭一边扫视着过往行人。

  灵石矿就在这座小镇外的山里,现在明家得到了灵石矿,已经派人进驻云家小镇,镇上不时能见过明家弟子。

  “你有什么想法!”

  陆飞看向苏萱,苏萱的脸上没有丝毫变化,就像是一块被冰封了石雕一般,就算是下方的明家弟子也掀不起她脸上的一丝涟漪。

  “没有,我只要一个结果。”

  “……”

  陆飞竟然无言以对,最终只能叹息一声,转头又看向窗外,心中开始想着对付明家的办法。

  入夜,陆飞离开客栈,独自一人悄悄朝着灵石矿而去。

  寂静的大山中零星出现几团火光,那是明家的守卫,在暗处还有许多暗哨,陆飞神识敏锐,悄无声息的从他们之间穿了过去,来到山谷中。

  这里搭了许多帐篷,无数明家弟子不分昼夜的忙碌着,山体一侧被开了一个巨大的豁口,源源不断的灵矿元石从里面被运出来。

  中央大帐中,有三人坐在里面,看着面前的这些元石不断大笑出声。

  “明长风、明长青,他们竟然都来了!”

  辨别出其中两人的身份,陆飞心中思虑一番,小心靠了过去,微弱的声音逐渐传入耳中。

  “长青长老,得麻烦你跑一趟万妖谷。”

  “家主,您的意思是!”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灵石矿储量不小,咱们一家肯定吃不下,炎爆门胃口绝不会小,既然都是送,那我们还不如送给万妖谷,你这次去最好请万妖谷派高手来,到时候咱们明家攀上万妖谷这棵大树,就可以和炎爆门平起平坐。”

  “家主深谋远虑,我这就去。”

  “把咱们开采出来的这些灵矿原石都带上,以显示咱们的诚意。”

  明长青出了大帐,将大帐前的所有原石全都收入储物戒中,带着几名弟子离开了山谷。

  “还想攀上万妖谷,就不怕被吞个骨头都不剩!”

  暗处的陆飞嗤笑一声,转头看了一眼逐渐消失在空中的华光,心念一转也跟了上去。

  后半夜,陆飞终于返回了客栈,屋里的灯还亮着,苏萱缩在被子里痴痴地不知在想些什么。

  窗户打开,她恍然惊醒,一道寒光射了出去,陆飞头一瞥将这道寒芒夹在了两指之间。

  “是我!”

  陆飞将窗户关上,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将杯中剩下的半杯茶水一饮而尽,顺便丢给苏萱一枚戒指。

  “这是明长青的,里面有他们刚开采出来的原石。”

  苏萱紧握着戒指久久不语,既然戒指在他手中,那人自然也彻底消失了。

  “谢谢!”

  苏萱久违的开口了,随后又将戒指丢给了他,“我不需要。”

  看着她的样子,陆飞无奈的摇了摇头,将戒指戴在了自己的手上,算是寄存在他这里。

  陆飞一夜都没有睡着,自己和衣躺在床上,一旁的苏萱紧紧的躺在他的怀中。

  黑暗中,他听到了一阵轻微的抽泣声,胸口的衣衫都被打湿了。

  哭吧,哭出来就好了,现在的你就需要一个发泄的空间!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