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洞炸裂产生的余波冲击了整个山谷,余波之后一片狼藉,无数巨大的沟壑四处蔓延,四周的几座高山也从中裂开,看起来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

  陆飞在烟尘中快速掠过,几名明家和炎爆门的金丹期弟子就这样悄无声息的丧命在他的手中。

  找了半天,他终于找到了苏萱,苏萱受到余波的冲击也受了伤,好在没有性命之危。

  “杀了他们了么?”

  看到陆飞的第一眼,苏萱脸色少有变色,随即又恢复了冰冷。

  “不知道,估计悬,我们得先离开!”

  陆飞将他背在背上,慌不迭的朝着外面疾行而去。

  废墟中,两道灵光从中冲了出来,明长风浑身是血,一条胳膊都被炸飞了,身边的八指长老也是披头散发,脸色苍白如纸,显然也受了伤。

  “人呢,我要将他挫骨扬灰!”

  八指长老怒视着四周的惨淡场景,两撇胡子都气的立了起来。

  明长风抬手指着远处急速远去的灵光,十分虚弱的说道:“逃了,我们晚了一步!”

  “废物!”

  八指长老怒视着他,低头看着脚下的废墟,一口牙都快崩碎了,百年修为的他没想到却折在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手里,这股气憋在他的心里久久不散。

  “都愣着干什么,给我去找,就算挖地三尺也要给我把这个小子给我找出来!”

  一众弟子虽然不忿,但也只能拖着受伤的身子朝着陆飞逃走的方向搜寻去了。

  深坑中,一道微弱的灵气悄然散出,继而快速扩大,整个深坑中的碎石顷刻间化成了粉尘。

  灵光冲天,隐隐之中夹杂着更古沧桑的古老气息。

  “下面有东西!”

  这道灵光出现的那一瞬,八指长老先是一惊,当他感受到这股沧桑的古老气息时,脸色顿时变得激动起来。

  这种气息他是多么熟悉,墟界中出现过无数的宝藏,很多都是数千年甚至是上万年前留下来的宝藏,千万年岁月的洗礼下,这些宝藏中蕴含着的就是这种气息。

  灵光逐渐收歇,而后就在大坑边缘形成一个椭圆形的灵气光罩,诡异的符文在光罩上缓缓流转。

  原本晴朗的天空瞬息之间乌云密布,一道巨大的虚幻身影出现在虚空之中。

  “千万年了,终于有人能够开启它了!”

  身影幽幽的叹息着,声音如同魔音一样出现在两人的脑海之中,八指长老和明长生面面相觑。

  这声音竟然是九天传音的仙法,那眼前的不就是传说中的显圣么!

  “这宝藏竟然是上古天尊的宝藏,不知道是哪位天尊的!”

  看着虚影,八指长老一脸的激动,没想到竟然能够亲眼看到上古和沐兰天尊同期的其他天尊,这是何等的荣耀!

  这一身影响彻整个墟界,所有的修士此刻脑海中都响起这位天尊的声音。

  “吾乃幻天天尊,后世的孩子们,上古一战吾陨落与黑暗之主手中,虽然身死道消,然吾坚信黑暗一族不会就此罢休,如今吾之秘宝得以现世,望得吾之力者传承吾之意志,十日之后,吾之封印就会解除……”

  显圣之下,幻天天尊的声音响彻整个墟界,所有人都为疯狂了,各大家族也都集合人马立朝着显圣的地方赶去。

  “我得马上回一趟宗门,你在这里继续寻找那小子!”

  显圣之下,这处秘宝已经成了整个墟界争夺的目标,八指长老也自知不可能独吞这处秘宝,于是立刻赶回到炎爆门商量对策去了。

  ……

  云山小镇上,陆飞和苏萱刚回到房间,就听到显圣的声音,陆飞闻言惊得下巴都快掉在地上了。

  万没有想到,他先前感应到的那个藏在灵石矿下的神秘东西竟然是一处秘宝,而且还是一位天尊的宝藏。

  “看来这里马上就要热闹起来了!”

  陆飞嘿嘿的笑着,现在的局势对于他来说是最有利的,他还巴不得再乱一些,这样一来就没人会注意到他。

  “这些和我没关系,我只想要明长风死!”

  一旁的苏萱倒是很镇定,脸上没有任何向往的神色,在她心中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复仇,仅此而已。

  陆飞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明长风倒是好解决,但苏萱的情况就比较难办了。

  短短的几天,他越来越感觉到苏萱的陌生,身上那股寒冷越来越盛,仿佛已经深入骨髓一样。

  这可不是个好兆头!

  看着苏萱,陆飞试探着问道:“苏萱,若是杀了明长风报了仇,你以后怎么办?”

  苏萱沉默了,冰冷的脸上出现了一些迷茫,片刻之后,她的脸色突然一变,一口淤血从嘴角溢了出来。

  “不好!”

  陆飞脸色大变,急忙将软倒的苏萱接在怀里,看着瞬间萎靡气若游丝的佳人,陆飞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子。

  这丫头心中就吊着这一口气,现在让她这么一问,心中的气顿时散了,她吐出的这口血可是心头血,人死了神魂未散,救起来还好一点,但若是心死了,想要救活可就难了。

  正所谓哀莫大于心死,心若死了,留在这世间的就是一具行尸走肉。

  “萱萱,你快醒醒,你的大仇还没报,可不能就这么走了!”

  陆飞一边为她过渡灵气一边低吼着,声音之中还带着一些灵气,不断冲击着苏萱的神魂。

  “快醒醒,你难道不想报仇了么!”

  眼下,也只有仇恨才能延续苏萱心中的求生欲望,陆飞不断的以此刺激着她,在他不断的呼喊中,苏萱终于有了反应,死灰色的脸上浮出一丝红润。

  “在明长风死之前,我不会死的!”

  苏萱长吁口气,淡淡的血腥之气从口中吐了出来,喷到了陆飞的脸上,一股凉凉的感觉。

  人活着呼出的气就是热的,可苏萱吐出的气是凉的,显然已经一只脚他进了黄泉之中。

  陆飞阴沉着脸,不由分说的将手深入苏萱的胸口之中,苏萱脸色微红发出一声呻吟。

  胸口彻骨的凉意让陆飞整个人都坠入了冰窖之中,他望着苏萱的娇颜,一双手捧着她的脸颊,慢慢的吻了上去。

  既然你成了我的女人,我又怎能让你就这样死去!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