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飞拿着这黄沙金斗,按着识海中的操纵方法将魔气灌入其中,黄沙金斗猛地散发出一阵妖艳的白光,竟然直接冲破了陆飞的掌控。

  “你现在身上都是魔气,这是先天灵宝,不可能被你掌控的。”

  苏萱看着这黄沙金斗,金斗散发出的仙灵之气不断冲击着陆飞身上的魔气,无形之中竟然对陆飞身上的魔气起到了压制作用。

  “好一个先天灵宝,我就不信收不了它。”

  陆飞冷哼一声,一手摸在了自己的混沌古玉上,混沌古玉散发出微弱的灵气,竟然对他的沟通产生了排斥,继而便切断了和他的联系。

  “真是废物!”

  陆飞冷哼一声,抬头看向黄沙金斗,心中暗自思忖起来。

  这东西是个极为难得的宝贝,放眼整个墟界都屈指可数,这次遇到实属是莫大的机缘,若是就此放弃太过可惜。

  “有了!”

  陆飞转头看向苏萱,道:“你收了它。”

  苏萱闻言一愣,有些难以置信的望着陆飞,他竟然将这么宝贵的东西送给了自己,心中暖洋洋的。

  转念又一想,苏萱立刻应了下来,一把将黄沙金斗抓在手中,一丝鲜血从她的指尖滴在了黄沙金斗上。

  顷刻间,整个黄沙金斗散发出浓郁的仙灵之气,逐渐和苏萱相融合,本体也逐渐没入她的体内。

  感受着它与自己血肉相连的亲切感,苏萱欣慰一笑,这个黄沙金斗对魔气有着压制作用,也能阻止陆飞向魔渊的更深处堕落。

  “走吧,我们该出去了!”

  苏萱心念微动,黄沙金斗立刻散去四周的黑暗,二人眼前虚晃一下,再出出现在罗刹殿中。

  他进入的阎罗雕像已经消失无踪,在他们二人出现时,一直在黄沙中苦苦寻找出路的法海也被强制辇了出来。

  “魔头,你终于出现了,纳命来!”

  法海怒视着陆飞,一身袈裟上面满是沙粒,显然在黄沙金斗中没少受苦。

  “老秃驴,你当真以为你能杀了我,现在就让你尝尝苦头。”

  陆飞发出一声厉啸,一滔天的魔气从体内散发出来,化作无数幽冥罗刹朝着法海冲了过去。

  法海一身金光笼罩,脚下踩着金色万字,无数罗刹冲击在他的佛光之中,但他却纹丝不动,犹如老僧坐定一般,在他的左手上出现一柄降魔杵,在佛光中极具威严。

  “我佛慈悲,愿以一身血肉度众生轮回,今日我法海亦是如此,魔头,就让你尝尝我降魔杵的厉害!”

  降魔杵脱手而出,带着一声厉啸刺向陆飞的胸膛,其中蕴含着的精纯佛气迅速破开了陆飞的魔气防护,朝着他胸口刺了下去。

  一抹剑光悄然出现,太阿剑径直撞在了降魔杵上,伴随着一声金铁交鸣,降魔杵发生了偏移,重重的砸在了陆飞的肩膀上。

  魔气爆散,陆飞肩上出现一个血窟窿,残留在伤口上的精纯佛气不断吞噬着他体内的魔气。

  一时间,他的体内成了两股气息的战场,不断在他的经脉中来回冲撞。

  还好陆飞有荒古雷体,经脉的坚韧程度远超他人,这两股气息至始至终也没能冲断他的经脉。

  饶是如此,他的体内也受了不小的创伤。

  “噗……”

  一口鲜血喷洒出来,陆飞的神色逐渐萎靡下来,身上的魔气也淡了许多。

  “好你个老秃,今日一杵我陆飞记下了,他日顶双倍还给你。”

  看着陆飞阴冷的眸子,法海冷哼道:“还想逃,今天你休得逃出贫僧的手心。”

  降魔杵再次被他祭出,带着强横的气息刺向陆飞,一道纤纤玉影突兀的出现在陆飞的身前,与降魔杵撞在了一起。

  “嗡……”

  一阵轻颤声响起,降魔杵被撞的飞了出去,金光散去之后,降魔杵身上出现无数裂纹,落地时完全碎成了渣。

  “怎么可能,你不过金丹期……”

  法海怒目而视,看到的却是陆飞二人远去的影子,浓浓的魔气之中,一抹白光悄然而逝。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作为正道一员,为何如此执迷不悟!”

  法海不断的狂吼着,心中更是怒气冲天,他到现在都想不通,为什么苏萱会一直呆在陆飞身边,现在得到了阎罗石像中的秘宝竟然还帮着他。

  ……

  幻天境外,一道黑芒从中激射而出,直奔远处天际而去。

  飞了许久,陆飞眼前的额视线越来越模糊,直到最后终于昏死过去,笔直的朝下落去。

  “这是哪儿?”

  昏迷了整整十天的时间,陆飞终于醒了过来,模糊的视线逐渐变得清晰。

  眼前是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看着十分精致,四周的空气中隐隐还带着一丝芬芳。

  陆飞艰难的做起了身子靠在床头,转头看向自己的肩膀,伤口已经结疤,但胳膊暂时还不能剧烈活动。

  “你醒了?”

  屋门打开,一身素装的苏萱走了进来,手中端着一盆清水,当看到陆飞醒来时脸色一喜,急忙放下水盆扑到了陆飞怀中。

  “嘶……”

  陆飞倒吸一口凉气,肩膀的伤口还没有好,可也不愿去打断苏萱的欢乐,这一下可让他切实的体会了一把有苦难言的滋味儿。

  “你终于醒了,你都昏迷了十天了!”

  陆飞看着苏萱清瘦的脸庞,冰冷的心趟过一道暖流。

  “对了,该换药了!”

  苏萱在这温暖的怀中温存许久,突然惊呼一声坐了起来,转身把水盆端了过来。

  “这一段时间你的胳膊千万不能动,不然会把伤口撕开的。”

  苏萱小心翼翼的将陆飞肩上的纱布拆掉,然后将药均匀的涂抹在伤口上,因为这是贯通伤,表面虽然结疤,但内部还没有愈合,导致一个不慎就会裂开。

  “这是哪儿?”

  “这里是东海之滨的一个小镇,这里距离墟界各大宗门很远的,你可以在这里安心养伤。”

  苏萱一边小心为陆飞包扎着伤口,一边说道:“那天你昏倒后,恰好碰到返回这里的商队,我就摆脱他们捎我们过来了,这里属于墟界大陆边缘,其他宗门极少出现在这里,也省去了很多麻烦。”

  “东海之滨!”

  陆飞呢喃一声,心中也稍稍安定了一些,既然远离各大宗门,对他来说再好不过。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