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扎完伤口,陆飞随着苏萱出了房间来到小镇上。

  一出门,一股海风拂面而来,空气中到处弥漫着一股咸腥之气,虽然还未看到大海,但耳边却能听到海浪声。

  这个小镇并不算大,若和云山小镇相比,这里不过就是个村庄罢了。

  两人行走在街道上,苏萱揽着陆飞的胳膊就是不撒手,引得四周过往行人纷纷侧目,有的还不断的称赞着。

  “这姑娘长得真好看,男的也很俊,真是郎才女貌!”

  在这称赞声中,苏萱俏脸微红,搂着陆飞胳膊的力道更大了。

  “陆飞,你快看,那就是东海!”

  绕过几条街,两人面前出现一片巨大的海滩,海滩外就是一望无际的大海。

  岸边停靠着许多的渔船,很多渔民在沙滩上晒网,还有许多孩童在浅水区玩耍。

  两人来到沙滩上,许多渔民都和苏萱打着招呼,显然在这几天的时间里苏萱已经和这里的渔民相熟了。

  两人在柔软的沙滩上散着步,陆飞目光凝视着不远处的一个女子,他们正给自己的孩子洗衣服。

  让陆飞感到震惊的是这几名女子胳膊上都有一些细密的鳞片,在阳光的照射下五彩斑斓。

  “他们不是人!”

  陆飞低语一声,随即又看向另一边的几个男子,他们身上并没有鳞片,身上也没有任何妖气。

  “你看出来了,刚到这里的时候我也很惊讶,后来才知道这里竟然是鱼人部落。”

  “鱼人部落!”

  陆飞有些惊讶,随即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苏萱指着大海,道:“据他们说这里曾经是冉蛟一族的领地,他们是冉蛟一族的奴隶,后来你们南剑阁与冉蛟一族开战,逼得他们退到了东海深处,鱼人一组也就逃了出来,在这里定居后逐渐和这里的居民融合了。”

  人与妖和睦相处,而且还诞有后代,这在整个墟界中可算是奇闻了,不过陆飞倒不惊讶,不论是人还是妖,都是这个世界的一份子,只要以诚相待自然能够和睦相处。

  就在世俗界中,也流传着许多人妖的恋情,那都是人们津津乐道的事情。

  “还真是个好地方,这里就是人们梦寐以求的世外桃源了吧!”

  “你要是愿意,我们就永远呆在这里!”

  苏萱喜滋滋的看着他,自从醒来到现在,陆飞身上的魔气在没有出现,这是她最欣慰的地方。

  “你快看,是鱼人王回来了!”

  大海远处,一艘巨大的渔船缓缓驶来,船头站着一中年男子,赤膊着上身,露出古铜色的皮肤,两条小臂上的鳞片煞是耀眼。

  渔船靠岸,男子从船上跳了下来,在水面上行走竟如履平地。

  “丫头,你朋友醒了!”

  “嗯,今天醒的,谢谢大叔的药。”苏萱柔柔一笑,看向了陆飞,“陆飞,这是莫大叔,也是我说的鱼人王。”

  陆飞微微颔首,朝着莫大叔行了一礼,“多谢莫大叔救命之恩!”

  “小事罢了!”莫大叔笑着摆了摆手,道:“听说你是剑阁弟子,真要算起来,你可是我们的恩人!”

  陆飞闻言讪笑一声,没有在答话,自己现在已经入了魔道,就在也不是剑阁弟子了。

  三人正聊的开心,远处有几人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其中一人看到莫大叔扑通跪倒在了地上,哭诉道:“莫叔,请救救我的女儿吧!”

  莫大叔急忙将他扶了起来,问道:“怎么回事?”

  那人哭哭啼啼的说道:“我家丫头外出采药,被一群人抓了!”

  “什么?敢抓咱的人,他们人呢?”

  “他们朝鹿城的方向走了,莫叔,你可要救救我女儿啊!”

  莫大叔安慰那人几句,让他先安心一些,等送走他们,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这下麻烦了!”

  陆飞闻言问道:“怎么了,难道他们不好惹么?”

  “也不全是!”莫大叔摇了摇头,眉宇之中满是担忧之色,“很久以前鹿城的修士经常抓我们鱼人一族的姑娘去售卖,我为此和鹿城城主鹿一鸣打了一次,那一次我们两人一见如故,还拜了把子,他回去后下令鹿城的修士不准在来,还将我的孩子们都送了回来,这些年虽然未曾见面,但这条禁令无人敢触碰,现在又出了这事,恐怕……”

  陆飞闻言恍然,道:“唯一的可能就是鹿一鸣出事了,现在的鹿城怕是变天了。”

  “对,我猜的也是这样!”莫大叔满脸的忧色,转而朝着远处喊了起来。

  “来几个好手,准备出发!”

  “莫大叔稍等!”陆飞打断了他的话,道:“既然鹿城可能变天了,他们又明目张胆的来抓人,肯定已经做好了对付你的准备,你现在去无异于自投罗网。”

  “那怎么办,我总不能看着自己的族人被他们欺负吧!”莫大叔一脸煞气的盯着陆飞,“就算是天罗地网我也要去闯一闯!”

  “还是我去吧!”陆飞平静的看着莫大叔,“你救我一命,现在该我还你的恩情了!”

  说罢,他将苏萱推给了莫大叔,“帮我照看着她,我很快便回来。”

  也不等莫大叔再多说,陆飞体内发出一声铿锵之声,驾着太阿剑已然离去。

  莫大叔看着逐渐远去的身影,脸色逐渐冷了下来。

  “丫头,他当真是剑阁弟子?”

  苏萱被他的凌厉眼神盯得有些发慌,刚才陆飞御剑而去,身上的魔气再次涌了出来,莫大叔又怎能不会发觉。

  鱼人一族身世极为凄惨,曾经饱受妖魔两道的迫害,所有鱼人对妖魔两道都有着根深蒂固的仇恨。

  苏萱支支吾吾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看着莫大叔越来越冷的脸色,索性也不再隐瞒,便将陆飞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故事讲完后的很长时间,莫大叔都沉默不语,脸上的神色不断变换着,显然内心中极为挣扎。

  忽而,他发出一声叹息,看向苏萱的脸色逐渐柔和起来。

  “他也真是有情有义,现在入魔真是太可惜了,你很有福,这一辈子能够遇到他就应该好好珍惜,别等阴阳两隔后才去后悔!”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